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扼守石门峡主阵地的萧飞羽将前沿战士嘱托副团长朱赤后,自己携同警卫连连长付孟强转道位于石门高外围的炮兵阵地。王学兵炮营及时雨般的加入战斗,极力的支援了一团、三团和五团对垒波田支队第一步兵联队和第三步兵联队的战斗。对于很多之前参加过对日交锋的一团、三团、五团战士来说。炮营的加入,极大的刺激和鼓舞了士气。以往的战斗,基本都是被日军大炮压着炸,没完没了,铺天盖地的轰炸中,战斗没有打响,不少前沿部队已经损员严重,大炮,就是战士的提神剂。



      石门高一战,是很多出身国军的战士少见的看到对日交锋自己的炮兵部队能压制日军火炮的一役。战斗中,看着自己头顶流光飞舞破空砸向日军阵地的炮弹,战士无不欢欣雀跃,踊跃高呼。



      走进炮兵阵地,萧飞羽就看到沾染烟灰面如锅盖的王学精神高度击中的修理一门九二步兵炮。



      整个炮兵阵地人员各司其职,一片忙碌,火把的照耀下,王学兵脸膛黝黑发亮,热汗腾腾。专心致志的王学兵并没有发觉萧飞羽的到来,在萧飞羽制止士兵提醒王学兵的举动后,轻手轻脚的走到王学兵身边,悄然蹲下。



      整个九二步兵炮主防盾和辅助防盾撑杆已经扭曲变形,高低机涡轮涡杆箱严重损坏,看着远近不一深深浅浅被日军山炮炮弹砸出的弹坑,眼前王学兵修理的九二步兵炮肯定是在被日军反压制火炮对射中炸损的步炮之一。



      “怎么样,修的好吗?”萧飞羽轻声的问道。



      “去去去,一边去,少搅和”王学兵头也不抬不耐烦的说道。



      萧飞羽宛然一笑,静声不语,反倒是身后警卫连连长付孟强忍俊不禁,扑哧一乐。



      王学兵勃然大怒,扭头寻找那个胆大包天没事逗乐。



      一扭头就看到淡然恬静的萧飞羽。



      王学兵黑黝黝的脸憋涨的浅露出一抹通红,不知所措的搓搓手,涩涩笑道:“咋是萧团长,来了也不招呼一声,还以为是那帮兔崽子呢?”



      拉过一个空壳的弹药箱,王学兵不觉寒酸的礼让到:“萧团长,坐着说话”



      萧飞羽不客气的移身坐到弹药箱上,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损失大吗?”



      一句话问的王学兵像丢了孩子的娘,心疼的说道:“被小鬼子反制的山炮炸毁了四门步兵炮,炸死炸伤了数十人,幸好按照师长反复提醒炮弹和火炮分离摆置,而且炮位之间密位稀疏,然损失就大了”



      内疚的继续说道:“师长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家业都快被败家完了,都没脸见人”



      萧飞羽宽慰的拍拍王学兵肩膀说道:“王营长,我代表一团、三团、五团前沿阵地所有战士感谢你,感谢炮营艰苦卓绝为前沿提供火力援助,你不知道炮弹砸在小鬼子阵营听着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多鼓舞人心,这一仗,炮营绝对是当记首功,至于火炮被炸毁了,没关系,不要心疼,青阳还有盐田联队48山炮和野炮等着你接受呢,而且师长也说了,未来我们会有更多、打的更远,威力更加强大的火炮。别小媳妇一样,心里纠个疙瘩想不开”



      一听萧飞羽所言,王学兵一拍大腿激动的说道:“青阳县城小鬼子全歼了”



      “全歼了,大炮都是你的”萧飞羽笑着说道。



      “太好了,有了四十多门炮,小鬼子一个旅团老子都不怕”王学兵气冲霄汉的说道。



      随即感觉言语甚是不妥,难为情笑笑:“在国军喊习惯了,以后不喊老子了”



      萧飞羽不墨守成规,宽厚一笑,拍拍肩膀说道:“感觉解气提神就喊两声,没关系”



      “好叻”王学兵痛快的说道。



      看着其余幸好的九二步兵炮,萧飞羽正色说道:“小鬼子半响没有进攻,肯定是在布置新一轮攻击,这次攻击不动则以,一动势必石破天惊,等会好好打,不要心疼炮弹,也不要心疼炮”



      “好叻,知道了,放心吧萧团长”王学兵咧咧嘴笑道。



      巡视炮兵阵地一圈后,萧飞羽踏实安心的告别王学兵返回前沿阵地。惨烈的交锋中,炮营、一团、三团、五团都是无畏而战,越战越勇。任凭日军动如惊雷,萧飞羽相信三个团的阵地都会巍峨不动,分毫不失。



      就在文建阳和高传辉、方天浩、薛语嫣率领的二团、四团、特战团攀爬过轻烟缭绕,雾气湿重的云山山脉距离石门峡外围波田支队日军第一步兵联队和第三步兵联队不到10里地时候,兵力调整完毕,果腹食饱的的第一步兵联队和第三步兵联队开始了新一轮大规模的攻击战。



      果然如同萧飞羽所说,日军两个联队是不动则以,一动势如千钧,雷霆万钧。



      两个联队所属九二步兵炮,速射炮,山炮开始铺天盖地的倾斜火力,整个石门峡外围天空乍然被点燃一样橘红发亮。王学兵炮营四门九二步兵炮被日军反制炮火炸毁,让原本就处于火力劣势的炮营不能够之前一样和日军展开对射。



      汉华军火炮阵地开始隐而待发。



      石门峡外的日军指挥所,看着远处汉华军阵地狼烟四起,烈焰漫天,而汉华军火炮了无生息。



      秋永寿满意的点点:“吆西,吆西”。



      炮弹尖锐的破空声和汉华军阵地硝烟弥漫的爆炸声缓解了小池安之对当前局势的担忧。没有汉华军飞火流星一般的反压制,所有前沿等待冲锋的日军感觉一切都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模式,中国支那军队为数不多大炮在帝国炮兵精准雷霆轰击下飞灰湮灭,然后炮弹冰雹一样砸的对方阵地尸骸遍野,碎骨连天。



      剩下的,就是冲锋,踏上支那军队阵地,将刺刀在支那军人恐惧的眼神中刺入胸腔。



      日军第一步兵联队和第三步兵联队火炮一开始轰击,邓丁山和萧飞羽就感觉局势不对,按照常理,日军在短暂休整后攻势必然一浪如一浪惊涛拍岸,可是邓丁山和萧飞羽以及所有一团、三团战士都觉得日军火炮比较之前反而稀疏。



      萧飞羽脑子一转,立马明白蹊跷。日军改变攻击方式了,主攻方向不再是三管齐下,而是集中兵力,只攻一二。



      萧飞羽立刻观测一团和五团阵地。



      一团阵地也如自己前沿一样雷声大雨点小,视线移转到五团阵地。但见烈焰熊熊,翻云裹雾,整个五团阵地笼罩在一片烈火硝烟中,到处都是一团炸开的火焰和如雷密集的炮弹落地声。



      萧飞羽立刻让通讯兵联系一团阵地和五团阵地,一边命令邓丁山严守以待,一边让副团长朱赤带领两个营兵力驰援五团阵地。



      汉华军除了特战团的高标准,特殊性之外,五团和六团都是三营编制,而且是刚刚成军。独立面对日军两个联队的攻击,萧飞羽还没有托大到认为五团可以独自承受的地步。日军两个步兵联队的攻击力比较在白马塘长野联队和盐田联队一个步兵联队一个炮兵联队更加气势逼人,波澜雄浑。



      朱赤和吴求剑、郭凯明手手足情深,接到萧飞羽命令恨不得插翅飞到五团阵地,但是萧飞羽一次性抽调出两个营兵力,朱赤又内心极度不安,这可是整个三团一半的战力,而且三团扼守的是主力阵地。



      看到朱赤的左右为难,萧飞羽宽慰说道:“赶快驰援五团,日军改变策略,主攻方向就是五团阵地,其余都会佯攻,军情紧迫”



      萧飞羽言语解释,朱赤如吃定心丸吗,大吼一声:“是,保证完成任务”转身之际朱赤突然眼圈发红,向萧飞羽标准敬礼说道:“谢谢团长”转身带领一营、二营急奔五团阵地。



      朱赤的反常让萧飞羽诧异不已,但特有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辩思能力立马让萧飞羽明白为什么朱赤神情激动的说谢谢两字。



      在抗日战场,国民党各派系甚至是同一军系中为保存实力,明哲保身,出工不出力,见死不救蔚然成风。朱赤、吴求剑等人皆是深有感触,特别是朱赤,被日军围困俘虏最直接原因就是友军增援不利。



      所以朱赤对萧飞羽的决定感激涕零。



      所以萧飞羽明白朱赤为什么深情并茂的说谢谢两字。



      这就是文建阳所说的汉华军军旨“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此刻的五团阵地完完全全被笼罩在日军两个联队密集的炮火射击中,自日军阵地炮射的炮弹铺天盖地,飞火流星般砸向阵地,炮弹落地爆炸,绽放出雨后春笋般的朵朵死亡之焰。山崩林啸,碎石横飞,硝烟弥漫。空气中充斥着刺人口鼻的硫磺味,躲在防炮洞的五团战士耳朵嗡嗡的充斥满了蚊子嘶吟一样的沙鸣声,但觉整个大地都颤栗,爆炸的火光宛如乌云间闪电,雷霆万钧,震耳欲聋。大团大团炮弹爆炸冲击波连环形成的热浪夹杂着一股浓烈的硝烟味不断在头顶横扫而过。不断有脸盆大的山石和手臂粗的枝干被炮弹气浪掀飞到空中莞尔狠狠的砸落在地上、战壕中。整个阵地被炸的天翻地覆,一片狼藉。



      躲在放炮洞里面的郭凯明听着外面密集如鼓点的爆炸声大声说道:“团长,小鬼子这次炮击远比前几次合起来都要猛烈”



      吴求剑细致的听着外面阵雷般的落弹声道“听炮弹落地爆炸的频率声,差不多有日军两个联队70%的火力密度,恐怕小鬼子真的是重点攻击我们方向”



      郭凯明咋舌说道:“幸好多挖掘了放炮洞,而且全部经过加固,要不然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两个联队,来者不善”



      吴求剑眼神坚毅的说道:“来吧,早就等待这一刻,狻猊就在此战披甲执锐,立马扬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