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战斗一直以极高的强度打到深夜,双方阵地前沿出现了短暂的宁静,在一团、三团、五团阵地,神经高度集中的重机枪手、副射手一股紧绷的精气神突然间溃坝泄水一样释放出来,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样。仰面躺在浮土没足的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所有的人都感觉的双腿发软,肩膀酸痛。



      邓丁山宽厚的脸庞被硝烟沾染去了本来颜色,看着阵地前沿死尸层层积累的日军尸体,由衷的对副团长丁德彪说道:“老丁,小鬼子打的真是凶悍,远比和羽田联队,加藤大队,长野联队对垒时候吃累多了,如果是刚建军那会遇到这股小鬼子,肯定兜不住”



      背身靠着战壕,头惬意的搁在弹药箱上,丁德彪点点头说道:“你还别说老邓,这股小鬼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彪悍,以前我们打的是伏击战,适合于小规模的日军作战分队,如此联队规模的日军,伏击战等同于攻坚战,何况现在小鬼子也拿咋们当做是人物,以前我们打一个小鬼子中队,手榴弹一轰,狙击手乒乒乓乓干掉小鬼子中尉,小队长,战斗基本就成了围歼战,现在不行呀,小鬼子蚂蚁一样,打不过来,而且小鬼子枪打的太准了,炮轰的也猛,师长他们说的真对,小鬼子的军事实力还真不是吹出来的,我们要是没有脱筋拔皮的训练,保不准真就被小鬼子给冲垮了,老邓,你觉不觉得师长、萧团长他们好像对小鬼子仇恨特别深,而且对小鬼子了解简直是彻头彻尾”



      邓丁山哈哈一笑说道:“师长不说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走,抓紧时间修工事,工事已经被小鬼子炸的七毁八创,看架势,小鬼子一时半会不会发动后续攻击,我们的抓紧时间。”



      五团阵地,看着挥汗如雨加固工事的战士,郭凯明说道:“团长,这是第一次如此痛快酣畅淋漓的打鬼子,真他娘的痛快,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爷们,想想以前多窝囊,兄弟们兴奋劲别提了”



      吴求剑感慨的说道:“凯明,师长他们真是个人物,师长、萧团长、方团长他们对战争局势的把握不是我们所比拟,他们未雨绸缪的规划也不仅仅是驱除鞑虏如此简单,我们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战场就是军人最好的殿堂,不能给狻猊团抹黑,士为知己者死”



      郭凯明不解的说道:“你说师长他们志不在于驱逐鞑虏?”



      吴求剑笑笑说道:“凯明,我们都在讲武堂学习深造,在上海又接受德国军事顾问的军事指导,虽然时间短暂,不能一窥全豹,但也是大有裨益,在轻骑兵院校师长他们授课、训练方式你觉得和德国军事顾问团比较如何”



      郭凯明不假思索的说道:“就基本体能训练来说都远比德国军事团的训练计划要周详、科学、严谨、实用”



      吴求剑继续说道:“作战理念呢?”



      郭凯明回忆回忆说道:“轻骑兵院校对战术指导条例很有针对性,简直就是为小鬼子量身定做的,还有很多步炮协同的战术课目,感觉很深奥,但也感觉很实用”



      吴求剑点点头:“这就对了,师长他们就是不世之军事奇才,还有几个洋人你注意到没有,对师长是毕恭毕敬,什么时候洋人不都是看我们低人一等,能让洋人心服口服,没有真凭实学那是自讨耻辱,所以我敢说师长他们规划肯定是天地惊,鬼神泣,看看砸门手里的家伙,多解气,多提神,着可是中央军都没有的准备,师长说,火炮会有,飞机会有,我觉得这一切很快就会实现”



      郭凯明精神一振:“你小子行呀,观察的这么仔细”



      吴求剑得意的说道:“老祖宗说,事事留心皆学问,名言真理呀,凯明,我们一定要将五团打造成王牌猛虎师,不辜负师长所托”



      郭凯明听言诚恳说道:“这个自然,现在哪怕让我拿一杆枪和小鬼子拼命,我也毫不犹豫冲出去,军人求的就是这样环境,环境如此,夫复何求”



      嗅着漫天遍野轻雾笼罩一样的硫磺硝烟味吴求剑说道:“小鬼子这次撤退很蹊跷,阵型稳定,兵锋不乱,很可能在酝酿更大的作战计划,一旦攻击开始,势必雷霆万钧。凯明,我们阵地更利于日军大规模陈兵,所以要让兄弟们一定提高警惕,战壕要巩固,加宽加固,战壕中多挖掘防炮洞。”



      点点郭凯明说道:“好,你休息休息,我立刻监督布置”



      吴求剑一跃而起,拎着汤姆逊冲锋枪说道:“走,我们再观察观察,还有,让兄弟们在战场多捡些小鬼子完好无损的钢盔,小鬼子钢盔挡不住步枪弹,但是防流弹和被炸弹冲击破带起的碎石树枝还是很有效的”



      “好叻”郭凯明痛快的说道。



      镇守中路的萧飞羽一边让战士抓经时间建筑工事,一边联系一团和五团,在构建工事的同时抓紧休息,救治伤员补充弹药。萧飞羽并没有吴求剑在山翼居高临下一览无余优势,但是特种侦察兵出身的他还是很谨慎的叮嘱吴求剑要加固工事,特别是放炮洞,石门峡典型地势就是两山夹一道,左边峻峭右边开阔,日军久攻不下,定然会攻其一路,攻其一路,五团阵地必然首当其冲。



      接到萧飞羽电文,吴求剑更是对萧飞羽五内折服。自己居高临下,俯览无余,萧飞羽凭借判断就能知道日军意图,高山止仰!



      石门峡谷口波田支队第一步兵联队和第三步兵联队炮兵阵地,弹药手紧张忙碌的搬运一箱箱弹药,炮手不断在调整炮位。前沿阵地日军一边吃着野战口粮,一边养精蓄锐,等待攻击命令。



      联队指挥室天线林立,小池安之,秋永寿和一大堆参谋紧盯着军事地图。攻击到深夜,两个联队的兵力折损过千人,依旧没有撼动汉华军石门高防线,战事焦灼让小池安之越来越担心青阳县城的牧野联队和盐田联队。



      看着地图青阳县城坐标,小池安之喃喃自语的说道:“白马塘阻击牧野君和盐田君两个联队一日,然后炮袭兵营,最后兵围青阳县城,石门高又是死战不退半日,按照战役的兵力匹配,投入整个战场的支那汉华军至少有超过一万人的作战力量,这股力量凭空何来?”



      不假思索,秋永寿说道:“芜湖集中营,只有一个可能性,支那汉华军从芜湖集中营营救的2万多人战俘全部参加了此次作战活动,我们低估了这支部队对散兵游勇战俘的调整拟合能力”



      小池安之不可置信的摇摇头:“2万多人可都是缴械投降的帝国俘虏,怎么会现在如此骁勇,不亚于帝国勇士的战斗能力”



      秋永寿心情沉重,不可置疑的道:“只有这个可能,半年前,这支队伍只敢伏击帝国一个中队,现在确是直面我们两个联队而毫不退缩,发展之快,令人诧异,2万余人的战俘,我不知道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致使令一帮行尸走肉成了真正合格的战士,但肯定的是,和我们交锋的就是一个月前还在芜湖集中营的战俘”



      小池安之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



      或许中国军人,真没有自己臆想的那样溺弱。



      由于特战团在攻击牧野联队县政府最后据点时,牧野联队指挥室被炸成废墟,日军第一步兵联队和第三步兵联队并不知晓牧野联队已经是全军具焚。此时的青阳县城早就是一片忙忙碌碌热火朝天清扫战场的局面,而文建阳、高传辉、方天浩率领的特战团、二团、四团已经是轻装前行,脚不停歇,快马加鞭已经穿梭在距离石门高10里的云山山脉。穿过云山,队伍就可以自右侧截断日军两个联队退路。步一联队和第三步兵联队透彻头尾就会成为一支孤军。



      只有日军深受其困,才会扰乱安庆方向布局。



      特战团、二团、四团都是在青阳县城经历和日军两个联队的死磕后不及休整展开长途急行军。



      山势陡峭,林木荫翳,三个团过万人像一条巨龙一样逶迤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山中昼伏夜出的走兽早就被万人的行军队伍阵势和刚刚从血火战场拼杀凝结未散的萧杀之气惧惊的无影无踪。



      很多战士腿就像灌铅了一样沉重,机械的跟随着身前战友的脚步,文建阳和高传辉、方天浩不断的跑前跑后扶起一个个脚步不稳摔倒在地的战士,帮其携带枪支弹药。



      特战团依旧保持可重装行军无敌的风采,个个是精神奕奕,脚底生风,很多特战团战士在携带自身武器弹药的同时帮助历经白马塘血战又参加青阳围歼战的二团战士背负枪械带药。



      二团三天内连日不断的参加高负荷战斗后又两次长途行军,铁打的人都消瘦了一圈。



      所有汉华军行军队伍中,最轻松又最郁闷的就当属薛语嫣,一个人轻装跑行在文建阳、高传辉身边,数次薛语嫣想从文建阳、高传辉身上分担部分弹药,毫无例外被两个人义正言辞拒绝,数次薛语嫣看到战士东倒西歪,脚步蹒跚,等薛语嫣满怀热情的跑到战士身边协助帮拿弹药枪支时,原本神情萎靡,体力透支的战士立马如脱胎换骨,神力优德88唯一网上娱乐城一般,腰板子一挺,扛着枪,背着弹药脚步如飞,兔子撒欢一样跑的是无影无踪,每次薛语嫣上前帮忙都是如出一辙的表现让薛语嫣哭笑不得。



      最后是薛语嫣到哪里,那边的部队集体吃了兴奋剂一样呼啦啦的冲出大部队跑到队伍前列,留下一片星辉月影给目瞪口呆被超过的战士。



      最后还是方天浩“善解人意”的给了薛语嫣一挺勃朗宁轻机枪。



      薛语嫣喜滋滋的接过勃朗宁轻机枪脚步殷勤的跟在文建阳、高传辉身后。



      男女平等,这才算是正真的平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