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选举结果出来的时候,坐在主席台正中间的伊海涛心里很有些恼火,但是,他还是面带微笑,头一个站起来鼓掌,向当选者表示祝贺。本文由  首发

    从会场上下来,伊海涛第一时间给省里两位主要领导打电话,汇报选举结果。

    省长乔明松并没有劈头盖脸地批评,只是淡淡地说了句:“知道了。”但伊海涛能从这冷冰冰的口气中感到一股寒气直透心脏。

    省委书记南延平也说的是同样三个字,但他的口气与乔明松完全不同,很平静,很温和,这让伊海涛凉透了心又渐渐恢复了温度。

    省委副书记林国栋也说了这三个字,但加了三个字:“辛苦了。”伊海涛逐渐温暖的心又多了几分欣慰。

    省纪委书记何天影还是说了三个字,但吐字很是含糊,伊海涛想当然猜出来他说的也是前面领导说过的“知道了”。

    选举已经结束,结果不可更改。

    事已至此,伊海涛倒是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畅快感。

    反正不管选上了谁,也不能让所有的领导满意,肥水没流外人田,何苦要杞人忧天呢,给袁志超在政协里找个副主席的位子就是了。

    “两会”圆满完成了各项议程,顺利闭幕了,在会议总结时,照例还是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奋进的大会。

    楚天舒的升擢再次引起许多学者的抨击和媒体的热议。

    不久,新华社再次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称赞青原市的选举开创了中国民主政治的新篇章。

    因为,当选的候选人得到了23%左右的反对票和弃权票,这在全国各地候选人总是全票当选的大形势下,体现了中国民主政治的不断进步,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楚天舒的升擢实在让许多深谙官场之道的官员们不可思议。

    论出身,楚天舒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平民后代,没有任何背景;论工作,虽然他在执政的几年里取得了不少成绩,但媒体却一个劲地轰炸;论表现,他则是一个颇受争议的人物。

    对于这样一个太普通不过的人,能够在三十岁不到的年龄就官至青原市的副市长,应该说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更何况他是一个备受争议、屡遭媒体轰炸的人物。

    在当今中国官场的“潜规则”里,每一个升擢的人都各自有自己的“潜规则”,而大部分官员在官场上的目的都是如同爬台阶一样,一级一级往上爬,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心中清楚。

    当然,楚天舒也和这些千千万万的大小官员们一样,希望不断升官,不断进步。

    对官场中人来说,升官总是一件让人激动不已的大事。

    楚天舒既然身在官场,升官了同样是他梦寐以求的事。尽管如此,但当他真的要卸去县委书记的头衔,走出这块熟悉的土地,离开南岭九十多万百姓时,他的心情依然是复杂的,是留恋难舍的。

    阳春三月,轻风和煦,山峰青葱,大地盎然。

    清明刚过,春风吹绿了南岭大地,市里有消息传来,楚天舒将不再担任南岭县委书记,即将赴任青原市副市长。

    这是值得南岭人民永远纪念的日子,也是楚天舒终身难忘的时刻。

    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迷人的春天和人们的心情一样,慷慨地散发着芳香的气息,给未来带来了无限的向往。

    然而,当南岭人民得知楚书记就要离开他们,离开南岭这块正在蓬勃发展的土地,却是喜忧参半,离别之情牵动着每个人的心。

    楚天舒在南岭这块土地上耕耘了两年零一个月,南岭人民牢记着楚书记洒下的心血与汗水,从心底里舍不得他离开,而他更眷恋着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还有这里的淳朴的人民!

    两年来,经历的事情太多了,甚至是旷世未闻的惊天大事。

    两年,在历史长河里实在太短暂了,可是对于楚天舒来说,却是一个漫长的岁月,虽然他屡屡遭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也多少次如同行走在刀尖上,但是,他的心里是坦荡的,他始终认为他问心无愧,尤其是没有愧对南岭县近百万的老百姓。

    到南岭两年来,无论是全县的经济建设,还是综合治理,到铲除黑恶势力,清除分子,都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往事的艰辛和苦难已经过去,两年惊心动魄的历程,功过是非,褒贬不一,最有说服力的是南岭县的人民群众,是生机盎然的南岭大地。

    大礼堂里,四套班子走上主席台,台下已经坐满了机关和乡镇负责人,他们静静地等待着庄严时刻的到来。会场上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当省委组织部的领导走上主席台时,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随后,楚天舒在新任县委书记杨富贵和县长耿中天的陪同下,一边向台下挥手,一边向主席台走来。

    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宣布楚天舒调任青原市副市长这一决定时,会场上又一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只见楚天舒走到主席台正中,深情地想台下鞠了个躬,随后,微笑着走到鲜花簇拥的演讲台前。

    怎能忘却这里的山山水水,这里的父老乡亲呢?又怎能不怀念一起为建设南岭而共同奋斗的战友们呢?这里有他的欢乐与成功,这里有他的泪水与辛酸。

    随着离别时刻的临近,楚天舒的心情越来越难以平静,一幅幅画面,一幕幕场景萦绕在他的心头。

    是啊,一晃两年过去了!

    岁月匆匆,记忆发酵成醇香之酒,弥漫在心头,他对南岭这块土地,对南岭近百万人民倾注了全部心血,融入了所有的甘苦与快乐。两年风雨,涨满心池,历经坎坷曲折,艰难险阻,甚至生命威胁,他却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块土地爱得深沉……”

    楚天舒万千感概,含着热泪,吟诵起诗人艾青的名句。

    突然,罗玉彬出现在主席台下方,递上一张纸。

    主持会议的杨富贵稍作犹豫,看着纸条,对着话筒,大声说:“我现在给大家念一首刚刚接到的诗。春风夜暖万花新,化作明朝欢送情,河边美酒盼人归,挥臂欢声震南岭。”

    散会了,人们没有涌出会场,而是沿着礼堂两边自动排成两队,等待着楚书记的到来。

    如今狭窄的街道早已面目全非,整个县城焕然一新。

    在通往高速公路的大道两旁,一群又一群的人,向这条大街赶来,他们不是上班,也不是赶集,越来越多的男女老少聚集而来,都在路边寻找合适的位置站了下来,路那样长,人那样多,向东望不见头,向西看不见尾。

    一位头发斑白的婆娘,扶着一位瞎眼的中年人,倚在公交站牌上,焦急地等待着。

    他们是王贵田的三哥和三嫂,听说帮他们要到了补偿的楚书记要走了,瞎眼的三哥非要来送一程。

    一对年轻的夫妻,丈夫抱着儿子,妻子牵着六七岁女儿的小手,站在马路牙子上翘首以盼。

    他们是新泉、桂琴夫妇和他们的孩子,要不是当年楚书记抬着担架过了通天河,桂琴和儿子早就没命了,楚书记要走了,无论如何要带着儿子来见恩人一面啊!

    一群戴着红领巾的孩子,互相扶着肩,踮着脚,望着,望着……

    那是二妮子带领的城关镇中心小学的学生们,他们要当着楚书记的面,给他唱一唱排练好的采茶调!

    ……

    怎么还没来?人们等待心切,有人挤出人行道,探着身子张望。

    “来了!来了!”不知道人群中谁喊了一声。

    无数双眼睛,一齐望过去,期盼着今天的主人公登场。

    一点五十分,楚天舒从招待所你走出来,刚来到门口,早已等候在哪里的新任县委书记杨富贵、代市长耿中天等县领导纷纷上前,紧紧握着老战友的手,久久不愿意撒开。

    “感谢大家的盛情,请大家保重身体,我和大家永远是同事,永远是朋友!”

    此刻,二妮子带着一群小朋友欢呼雀跃,向楚天舒献上了鲜花,载歌载舞唱起了新编采茶调。

    楚天舒大声说:“感谢小朋友们,南岭的未来属于你们。”

    两点整,宽阔的大街早已被闻讯赶来的群众和机关工作人员围得水泄不通。

    “感谢大家,我会永远记住你们。”楚天舒向人群挥着手,大声喊道。

    人们纷纷上前与楚天舒握手。

    楚天舒挨个儿地握着热忱真挚的双手!

    这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拿着鲜花跑了过来,那是新泉家的小姑娘,楚天舒大步走了过去。

    孩子发出稚嫩的童音:“楚叔叔好!”说着,女孩将手里的鲜花送到楚天舒的手中,楚天舒激动地抱起孩子,亲着孩子的脸,连声说:“留个影,留个美好的纪念!”

    新泉夫妇抱着儿子过来了,他们一家人围在了楚天舒的身边,王永超举着照相机,将这感人的一刻定格了下来。

    是啊,人们爱戴他,敬仰他,因为他才真正是南岭人民的公仆。两年来,他和南岭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他的全部身心融入了南岭,成了真正的南岭人,难怪他说,南岭人民的殷殷之情已经融入了他的血脉之中。

    人越来越多,道路两旁到处都是人群。

    一位农民老大爷双手高举一张红纸,上面端端正正写着:“楚书记,南岭人民感谢你!”

    这是钱文忠,他的身边站着他的老伴儿,还有他的儿子媳妇和小孙子。

    人民簇拥着楚天舒缓缓而行。

    “楚书记好,楚书记慢走,别忘了南岭。”

    人群中不断传来喊声。

    楚天舒一步一回头,一步一招手,他依依惜别地上了汽车,他从车窗里挥动着手,泪水在眼眶里滚动,车又停下来了,他再次下了车,向依依不舍的送行人群深深地鞠了个躬。

    再见了,我的同事!再见了,我的朋友!再见了,乡亲们!再见了,培育我成长进步的南岭大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