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楚天舒半天才恍然大悟过来,心想,这么说来,副市长的人事安排已经传出去了!

    袁志超和许一民看望代表,都是名正言顺的。顶点小说

    楚天舒是暗定的“差配”,不能随便走动,这是组织纪律和组织原则,违反不得。

    见楚天舒还在犹豫,耿中天又说:“楚书记,要不我陪着你去……”

    话音未落,有人敲门了。

    楚天舒摆摆手,大步上前开了门。

    进来的却是袁志超,当年的市教育局局长,后来调到省里当了省教委副主任,前不久又回来了,说是在市政府办公厅,可没有明确职务,大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总不能叫老袁吧,不知道谁起的头,叫起了袁厅长,大家便都跟着叫了。

    袁志超很是热情,虽然离开青原市才一年多一点,市里的干部变化却挺快,但他与楚天舒以前有过良好的合作,彼此非常的熟悉,老朋友好久未见,过来看望也是人之常情。

    袁志超不断拱手,说:“楚书记,耿县长,辛苦辛苦。”

    耿中天恭维道:“袁厅长从省里回来,肯定带回来好的发展思路和改革方向。”

    “哪里,哪里。”袁志超客气道:“要说发展和改革,南岭县是走在全省前列的,在楚书记和耿县长的领导下,可谓是日新月异啊。”

    “袁厅长,你放心好了,南岭代表团的全体代表一定会和上级保持一致,维护组织意图的。”楚天舒握着袁志超的手,因为十分熟悉,所以也没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表了态。

    袁志超调回来,暂时没安排职务,但他的级别摆在那,是副市长的当然人选。他来看望楚天舒,实际上就是过来打招呼,希望南岭县代表团的代表们能投他一票。

    楚天舒在市府办的时候,作为工作人员张罗过人大会,见过类似的场面。

    每当此时,确定候选的人,脸上总是阳光灿烂,见到任何人都客气谦逊,一定要到各个代表团看望代表,既是体现未来领导的关怀,更是打招呼,拉选票。

    只有那些暗定的“差配”,走动不对,不走动也不对,很是尴尬。

    想不到今天这样尴尬的事轮到自己头上了。

    袁志超刚走,东湖区的区委许一民来了,他也是候选人之一,到代表团走动是必须的。

    许一民一进门,楚天舒就主动迎了上去。

    许一民紧紧抓着楚天舒的手,身体向前倾了过来,低声说:“我们相互支持,共同进步。”

    楚天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想松开手,却被许一民抓得紧紧的。

    许一民拉着楚天舒的手,另一只手向耿中天伸了过去,笑着说:“耿县长很快就当书记了,提前祝贺一个吧。”

    “许书记,不,要改口喊许市长了。”耿中天也没有太多的客气,而是加重了语气说:“你放心,我们南岭县代表团会投你一票的。”

    楚天舒微笑着没说话,许一民又说:“这时也难做人啊,代表都来了,不去看看大家,有人就说某某架子大,看了吧,又说拉选票,搞不正之风。不过,楚书记请放心,我们东湖区代表团也会投你一票的。”

    送走了许一民,耿中天说:“楚书记,他们两个都在走动,你要不走动,怕是要吃亏呀。”

    本次大会的选举任务除了市长外,还有增选两名副市长。

    市长是等额选举,没有任何的悬念。

    真正有想象空间的,是副市长选举。

    袁志超是从省教委副主任的任上回到市里的,在代表们的心中,级别在那里摆着,无论你投不投他的票,大家都认为他已经是副市级领导了,而对于许一民、楚天舒这两个候选人,就必须有一个人落选。

    许一民在跑,我跑不跑呢?

    楚天舒站在门口犹豫起来。

    突然听见隔壁房间里传来了欧阳美美很夸张的笑声,这一次,她是政协副主席的增补人选,肯定也在跑各个代表团,混脸熟,拉选票,因为不少的人大代表也是政协委员。

    楚天舒一时没了主意,欧阳美美那张嘴巴,怕是什么都说得出来,他害怕经历这种虚伪的场面,便对耿中天说:“中天,我不打算跑了,干部人事体制改革是我率先在南岭县提出来的,现在轮到自己了,又到处拉选票,这比没选上还难受。”

    说完,他把耿中天推了出去,见洗手间门开着,便一头钻进了洗手间。

    过了一会儿,欧阳美美在外面敲门,见里面好半天没动静,竟然嘟囔着嘲讽了一句:“奇怪呀,到处没见着人影,难道我们的改革家躲在房里睡大觉吗?”

    敲开耿中天房间的门,欧阳美美开口就问:“耿县长,你们的楚书记呢?”

    耿中天赶紧上前,带上了房门,说:“欧阳主席,他……唉!”

    “怎么了?唉声叹气的。”欧阳美美说:“楚书记当选了副市长,你就是县委书记,还不开心啊?”

    耿中天愁眉苦脸地说:“欧阳主席,你不知道哇,别人都在跑代表团,可我们的楚书记,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门,这不是皇帝不急要把太监急死吗?”

    “真在睡大觉哇?”欧阳美美也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妙,立即压低了声音,说:“耿县长,你没好好劝劝他吗?”

    耿中天说:“劝过了,可他不听我的,我拿他也没辙啊。”

    欧阳美美着急地说:“照这么看,他可能已经知道自己是内定的‘差配’了。”

    正说着话,外面又有人敲门,耿中天对欧阳美美做了噤声的手势,过去开了门。

    进来的是卫世杰,他在去年的两会上就以民营企业家的身份当选为市人大代表,他也是来找楚天舒的,没敲开他的房门,也过来找耿中天。

    带上门,欧阳美美先叫唤开了:“卫老板,你这个老同学是怎么回事,关键时刻怎么掉了链子?”

    卫世杰说:“怎么,你们也找不到他了?”

    耿中天便把原委说了一遍。

    卫世杰沉吟了片刻,突然说:“不行!老耿,美主席,这事老楚不好出面跑,我们来替他跑。”

    ……

    青原市人大第四次会议终于到了闭幕的这一天。

    上午八点三十分,大会主席团宣布选举事项。

    尽管在此之前,市委主要领导一再向各代表团说明省委和市委的意图,希望代表服从大局,听从组织安排,但是,毕竟选票拿在代表们的手里,投谁,不投谁,其实就在那一念之间。

    这几天,对于很多像黄腊生这样来自最基层的市人大代表来说,只不过是享受一年一度的最高待遇,胸前别着显眼的代表证,所到之处,都是鲜花和笑脸,吃的好,睡得香,他们巴不得天天过着这样的好日子。

    然而,对于像袁志超、许一民、楚天舒等增补选举的人来说,却好比度日如年。

    上午九时三十分,大会工作人员分发选票,选举大会应到代表七百三十六名,实到七百零五名。

    市长选举圆满成功,郎茂才以全票通过当选新一任市长。

    今天的大会执行主席十九名,楚天舒排在最后一名。此刻他坐在主席台上第四排最左边的位子上,根本没有“全票通过”和“高票当选”的想法,只要票数不寥寥无几,就谢天谢地了。

    得票时,楚天舒竭力屏住呼吸,调整状态,以使自己能在宣布结果的时候尽量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

    大会主席台两旁的屏幕上结果出来了,接着大会执行主席简若明宣布,楚天舒得票五百四十二张,当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时,他还恍然如在梦中,过了好一会儿,才在雷鸣般的掌声中惊醒过来,如释重负地长长出了口气。

    楚天舒的得票虽然过了法定的半数,但反对票和弃权票多达一百六十三张,占比高达23%,这却是全国范围内市级人代会上选举副市长时从没出现过的异常现象。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落选者并不是许一民,而是志在必得的袁志超。

    后来经过事后诸葛亮们的分析,这个结果看似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其一,选举内定“差配”是常规做法,但摆不到桌面上来说,主要靠联络各代表团的市领导从中运筹帷幄。但是,叶庆平、郎茂才、简若明、常胜利等市领导的说法相互矛盾,暗示得不够明显,令各代表团有点无所适从,投票时难以把控。

    其二,袁志超已经是副厅级,各代表团认为他是副市长的当然人选,其他代表团都会投他的票,我们团的选票多几张少几张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这种想法的代表团多了,选票分散也就在所难免了。

    其三,卫世杰运作了工商联代表团、耿中天接触了县区代表团、欧阳美美跑了妇联和工会、共青团的代表,简若明也在她联络的代表团讨论时,郑重其事地回答代表们的提问,说选举绝对没有内定一说,代表们应该尊重并行使好自己的权力,选出你心目中最适合的人选。

    如此这般,就出现了希望不大的楚天舒当选,希望最大的袁志超却落选了这么个结果。

    公道自在人心!

    不管怎样,楚天舒背着种种争议,最终踏上了青原市副市长这个新的仕途生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