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实在太可惜了!

    在这之前没认知到这鬼东西的形态,加之它速度实在太快,整个身子以及要害都几乎贴着地面,只有那用于攻击并掌握平衡的蝎尾尖刺是竖立起来悬空的。

    于是刚刚的弹弓应该只是把它的蝎尾组织击穿了,而没有伤到其他。

    “噔噔噔郎当……”

    忽然间,安静又相对封闭的仓库里音乐响起:

    “绝招——好武功——问世间多少个能上高峰——成功——威风——男儿有多少真的是英雄!”

    张子民的两个蓝牙音箱再次闪闪发光着。

    实在不想于这种情况下这个造型的,但很无奈,没有船长配合了,张子民需要声波的反馈,以便捕捉那头蝎尾人身的怪物踪迹。

    张子民以特殊的算法和声呐捕捉到它潜伏的大抵位置后,险些崩断了神经。因为距离实在太近,以这鬼东西的速度而言一但再度攻击,基本就跪了。

    现在也就因为它太疼、又被吓到,暂时有个安全期。

    张子民不敢迟疑,幻影似的连续三次开弓,分别朝着三个不同的地方射击,试图迷惑它、近一步的吓阻它。

    “我们走!”

    紧跟着张子民改变了战术,抱起昏迷中的船长后,飞快朝着仓库大门跑。

    跑跑跑——

    一眨眼就出了大门。

    这也是张子民今生所发挥出来的最快速度,但和后面的鬼东西相比还是慢。

    离开大门约莫十五米后,咚的一声——

    这动静表示追出来的怪物又被张子民刻意布置的大门蹭了一下,影响到了它的平衡和速度。

    张子民想都不想,依靠肌肉记忆级的本能打提前量,抱着船长一个滚地动作。

    嗖!

    躺倒滚地的动作堪堪完成,黑暗中乌光一闪,一条连接蝎尾的一尺多长的尖刺、几乎是插着两人的身子刺过去的。

    又是打提前量!

    堪堪躲过一击的同时,从小就是神童的张子民、通过这两三次的交锋基本已经有了针对这怪物的1.0版算法,能预估它下次的行动模式。于是翻滚的同时,同步再开工至大圆满,朝着一个空旷的方位射击!

    只见子弹和那猎豹似的怪物又呈现为两条规则不同的抛物线运行,看似不相干却又在某一点上撞击了。

    吱——

    又是它的惨叫。

    但仅仅只是惨叫,这次也有感觉,虽然击中却不是最给力的那种对撞。它是吓到和疼痛而已。

    跑——

    又创造了这第二次逃亡的机会后,张子民再抱起船长犹如丧家犬似的朝着既定方向逃亡。

    五米,十米,十五米,二十米……

    但某个时候距离又开始缩短,十五米,十米,五米!

    黑暗的环境里,一团带有少量荧光的黑影正在迅速接近张子民。

    最后距离,怪物起跳冲刺的时,碰——

    枪响惊破了黑夜的寂静,那个怪物在距离张子民两米之际,噗的一下爆了脑壳。

    还好。

    张子民近乎虚脱,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这无形中、从未沟通过的战术配合,一但出现瑕疵,慢哪怕一秒,船长以及张子民也就长眠在这个地方了。

    坐在地上喘息了一下,这才有机会关闭蓝牙音箱,停止了光污染。事实上这跟着大民身经百战的装备,刚刚已经摔碎了一只。

    又等了少顷,楼顶上某个地方看不到人,却传来了那个听过的女声:“你怎么知道我会开枪狙击它,而不是等你们死了再想办法?”

    “我不知道。”

    张子民虽然看不见人,却对着上面耸耸肩。

    “……”上面的某人又轻声道:“你总是这样不屑于使用脑子的?”

    张子民有点尴尬的道:“并不总是,只是有时候而已。”

    “你战法很奇怪,甚至就不是‘战法’。而是天赋,肌肉记忆级的应对,不论任何人,只要停下思考战法,都跪了,没机会活到我的枪响。”那个女声又道。

    张子民道:“是的,这就是不用脑子的好处。”

    就此没了声音。

    张子民又忍不住问道:“你这枪法……反恐部队出身?”

    主要是想到那个“枪神”聂风就是反恐部队出身的,也是这里的人。这地方的确安置了比例非常大的退役军人。

    没有回答。

    张子民只得转身走,走了两步却又听到了她的声音:“海军,我是海军声呐分析员出身。枪法是天赋,加上在这里做试枪员大量射击的缘故。”

    张子民停下了脚步试着问,“海军……话说我怀里这货正在招收海员,试图驱动一条船出海,你有兴趣加入吗?”

    “她节操比你怎么样?”女声问道。

    张子民不禁有点尴尬,“是倒是比我差很远,但我会……”

    “行,节操比你差我放心了,我加入。”她干脆的打断。

    “你的意思是?”张子民不禁有些脸黑。

    她的声音又传来:“前后观察,你这人很震撼并且不是虚的。将来把你写入历史教科书,你能感动一代人,影响一代人。你能取得所有人信任。但实事求是的说,作为一个个体,我不想跟着太有节操的人,就因为你太守序,所以没你的运气时,就会死的很难看。”

    张子民想了想道:“你说的蛮有道理,人各有志。运气没我好就莫装逼也算一种人生智慧。如果是刚刚灾变那会遇到你,我会强行招你归队。但是现在,我也在逐步的接受现实。做事还是要以实际情况为依托,不能太理想,不能距离地气太远。”

    她的声音又传来:“去休息一下吧,我警戒,天一亮我们就远远离开这里。你不知道的是,那种暗影刺杀者不止一只,它们只是去了别处。圣堂沦陷只是时间问题了。死的人越多它们就越强。出海还真是最后的希望。”

    关于这事是第二次听到了,张子民疑惑的问:“你确认它们有类似越战越勇的血祭能力?”

    “我确定。我们合力击杀的这只刺杀者我认识,因为它杀了我全家。起初它只有现在的一半大,并且迟缓的多,也就比普通的运动员敏捷些。但是杀了这么多人后,就变成你看到的那样了,近乎没有缺点,很难杀死。”

    自此后她的声音再没传来,像是开始警戒了。

    而张子民和船长也真的需要休息,迅速返回仓库,一切问题明天再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