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跑了很远过来,这里只有仍旧在下的冻雨,已经不见了船长的身影。张子民急的有些头皮发麻。

    抬手看表,现在不是威胁来临的时候,船长应该不至于遇到重量级危险。

    并且她就在附近,应该也没有重量级的进化者能威胁她,加之她有枪,以及充足的子弹……

    想着这些,张子民又略微放心了下来,慢慢平静下心情,试图感应到船长的位置。

    某个时候,还真的察觉到一丝动静,像是出自某个住宅楼的六楼上。张子民迅速绕过了两栋楼,第一眼见到船长虚弱的样子扑在楼口地上,还给张子民打了个手势,又指指楼上。

    就此张子民也隐藏着身子,藏在了墙的后面。

    应该是这里出现了一个幸存者,船长发现了后,本着狗过踢一脚的原则就追了过来?

    “楼上的幸存者,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路过并需要带走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再次重复,我们没有恶意,听到请回应?”

    等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张子民干脆开始喊话。

    没有回应,死一般的寂静,除了凄凄凉凉的小雨。

    看得出来的,船长明显不同意“咱们只是路过”的说法,她的表情完全可以形容为“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姐的”。船长的意图明显是要围堵上去把人抓了再说。

    只不过她比想象的更虚弱,这么一耽搁,连坐都坐不稳的样子了,不支的躺在了楼口的冷地上。

    张子民是又恨又心疼,这样让她在寒冷的地上躺久了,说不定她真就不行了。

    “楼上的幸存者,我再次强调我没恶意,我的同伴受了重伤,就躺在你楼下单元口冷地上,持续下去她会死。我们真的只是路过,不会威胁到你。”

    张子民再次着急喊话,“为了表达我诚意,我会先伸出白旗,然后逐步露出双手,一定会让你看到我没有武器。然后我会过去带走我的同伴,并承诺再也不靠近你的周围。”

    没有回应,死一般的寂静。

    “那,你不说话我就当做是你默认了。”

    张子民这么喊的时候,躺在那边的船长险些没被气死,寻思姐一世英名,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身怀绝技的鸡婆?

    最终,张子民就地找了个杆子,把当做围巾的一白毛巾取下来,用杆子挑着白毛巾慢慢的伸了出去。

    碰!

    一声枪响,杆子竟被准确的一枪击断,白毛巾掉在了地上。

    张子民不禁头皮炸裂,这样的枪法,如果敏捷度没达到昆兰那个地步,出去几乎就是送菜了。

    这也太彪悍了吧,妈的连白旗都要轰了,这得有多无聊。

    “你脑子有病吧,说了我没恶意,只是要带走我的同伴,她受重伤快死了!”张子民这次是怒斥的语气。

    倒是有回应了,一个女声从高处漂浮来,“你脑子才有病。你那同伴死了最好,救了没啥意义。反正她受了伤,有血腥味,你们现在还在这里,那基本上不可能活过今夜。晚上会有东西来找你们。”

    张子民冷冷道:“你凭什么说她死了最好。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我会把‘路过’修正为对你宣战,相信我,你不会想做我的敌人,哪怕是死我也会在这里对持下去,然后大家一起死。”

    对方沉默了一下道,“你这同伴不是善类,她见我第一面就用枪对着我,我闪身回跑她就开始追。伤这么重还还不想放过目标,足见她内分泌有问题、戾气不轻。所以她死了最好,如果你纠结于她这种人,那你也不算好东西,或者说你是个根本没有主心骨的舔狗!”

    “?”

    张子民脸黑下来了,抬手看了一次手表,还是耐着性子道,“或许你的判断有点逻辑,但缺陷也非常明显,首先她并没开枪,能追着你跑到这里,她当然有力气打空两个弹夹。并且作为一个身受重伤的惊弓之鸟,处于紧张陌生又危险的环境里,遇事时她没乱开枪,而是违背身体极限的去追击,说明她只想解决问题、排除威胁。这和你的判断是南辕北辙的。“

    没有回应。

    也不知道这危险的神枪手是在思考张子民的“哲理“,还是在等着张子民露头?

    又一次抬手看表,距离天黑很快了,除非能找到一架直升机,否则无论如何是走不出这死城范围了。看起来今夜还是注定了要在附近布防,再坚持一夜。

    另外,面对某神枪手女人这些说辞,自来脾气不小的船长竟是没立即破口大骂,代表她越来越虚弱,就那么躺在冷地上快要冻僵了。

    就此张子民再也等不下去了,沉声道:“楼上的幸存者你听着,这样下去黑夜一但来临,基本就是大家一起死。我同伴真的伤重很虚弱,持续下去会死的。我知道她狗过踢一脚的追来这里躺着不是你的错。”

    “但她快死了,而我不会放弃同伴。现在我会举着双手走出去,并把她带走。今夜我们会在已打开的仓库里布防。如果你信,就让我带走她。如果你持有你的神逻辑,那你就开枪,现在是末日,你高兴就好。我死了之后,再也不会有人来审判你的不恰当行为了。”

    对方仍旧没有回应,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然而顾不上了,所谓大力出奇迹,张子民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走了十米,竟是也没被一枪干掉?

    虽说每走一步都神经刺痛,这说明从感知来说始终处于危险之中,始终被对方锁定!

    但也就这样了,每一步都像是受到重压要崩断神经的状态下,张子民成功走过了六十多米的跨度。过去楼口查看了一下,船长身体是冷的,但额头发烫,且整个身体在冷的发抖。

    要是有温度计的话,她应该是发热至41度了。

    张子民重新把她裹紧,抱起来在怀里快走。

    走出一百米左右后,张子民又停下脚步回身看着那栋楼的某个窗口:“感谢是不可能感谢你的,你导致了我们无法顺利撤离这片死城。”

    没有回应。

    张子民又接着道:“不过今夜我会在仓库中布防,和那个暗影刺杀者决战。那么就此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自扫门前雪,静默到天明,然后永远逃离这里。二是抓住我们吸引它的机会,看是不是能合力做点什么。”

    “你想多了。我的枪能杀死你,但杀不死那鬼东西。”

    这是她第一次语气不太坏的回应。

    张子民淡淡的道:“一切奇迹都是创造出来的。我怀里这女人就伤在那鬼东西手里。但能从它的袭杀中存活下来,就一定说明它有弱点,也一定代表我们有特点。同时我还觉得出:这地方死绝了但你没死,一定有原因。而你不借助天明时候逃走,代表你就是要刻意留下来,其实你在想办法猎杀它,我没猜错吧?”

    她没有正面回答,转而问道:“你走出来的时候,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开枪?”

    “我不知道。”

    张子民回答这句后转身快走。

    少顷后六楼的窗口出现了个身影,一个样貌极其普通、约莫三十六七的女人,她的双手拿着自动步枪,握枪以及悬挂背带等等细节都极其专业。

    透过一直再下的雨,她看着张子民的背影时,目光充满了好奇的神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