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恍惚间,总算黎明来了。

    自打天边露出光亮后,张子民近乎虚脱的松了口气。实在是紧张了整整一夜。

    不论是对于张子民还是对于船长,昨晚都是距离死神最近的一次,哪怕现在天亮了,还是不禁使人恐惧。

    事实上每次吃亏都应该涨智慧,但很遗憾,下次再面对那种看都看不清楚的鬼东西时,张子民也仍旧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你怎么样?”

    见船长也醒过来,张子民问了一声。

    她感到很虚弱,略微一动整个肩胛部位就撕心裂肺的疼。不过却强撑着点头:“既然死不了么,应该问题不大了。”

    张子民知她在说假话,但也没办法了,这个地方不能停留,上天留给人类的最后安全时间——白天是有限的,必须抓紧时间上路。

    “我们走,今天日落前,必须拿到电驱模块并离开这个地域,远远甩开那鬼东西。”

    张子民把她背起来固定在背上,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屋顶。

    昨晚把这个厂房作为临时防御点,是因为四面空旷,有很大的缓冲和纵深。

    现在要离开时张子民停了下来,低着头在土地上观察。这里是软土,明显有某种大体重的东西在这里潜伏过的痕迹,但看不懂是什么?

    蹲下仔细辨认,又用尺子衡量了一下。很确定是某种爬行类留下的“足印”。但古怪的是前面两个是人类的手掌印,而后面两个是43码的AJ跑鞋印?

    张子民把船长放下来站在旁边,过去手对手印,脚踩脚印。但以人类的身体特性,无法完全贴合。张子民只能像是做俯卧撑的动作,脚尖在脚印中,脚跟却不可能落下贴合。

    但是这个痕迹的重心明显在脚跟?

    “你怎么了?”

    不等想下去,偶然回头看,船长竟是站不稳,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就此张子民也不敢耽搁了,过去重新把她背起来,继续上路。

    一路上船长一句话也不说,在张子民背上醒醒睡睡,还隐约有点颤抖,应该是因为冷的缘故。

    更糟糕的是,上午十点不到时又下起了冻雨。

    船长的身体越来越冷,张子民只得赶在成为落汤鸡前到处去寻找,好在运气不错,在一辆车中找到了一件外套,另外又在掉在路边沟里的一辆电瓶车里,找到了一件雨衣。

    回来后急忙把船长套上裹严实,又背起来走在雨中,继续向三车间前进。

    这场末日冬季的雨其实不算大。

    扑在张子民背上的船长时而又醒来了,看着冰冷的雨水顺着雨衣帽檐滴在张子民脖子里时,她像是又清醒了些,勉强打起了精神。

    哪怕是现在,船长还是不想去回忆从前了,不愿意去想之前对这货做了什么。但仅仅现在这雨中相依为命的情景,又一次的让她觉得:怕是又永生难忘了。

    为什么要说呢?

    “如果换我是你,我会让你留下自生自灭,这事你知道的对吧?”船长在他背上轻声道。

    张子民道:“所以我不是说了吗,必须让你跟我来,而不能是昆兰,因为跟着个死了也不心疼的人,闯龙潭虎穴时压力就会明显小一些。”

    船长盯着他的后脑勺,眯起了眼睛。

    不过张子民接着道:“一开始我的确这么想的。不过实话实说……那毫无征兆的危险来临,你受伤后虚弱昏迷的那时,我挺慌张挺凌乱,有点后悔带着你来,应该带昆兰。”

    “嗯,你在雨中慢慢走,我要休息一下。”

    听到这句后船长又扑在他背上安逸的闭着眼睛了……

    雨越来越大。

    十点半时候,到达了三车间的民用仓库附近。从这里开始要穿越一片住区,然后才是民用仓库。

    上住区的路是个水泥修的斜坡,现在,顺着斜坡流下来的雨水里带了不少红色和血腥味。

    张子民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前面的住区,实在也不知道里面死了多少人,才能把现在的流动的雨水里呈现红色。

    进入住区,曾经一户一楼的住户把房子该为了“小卖部”,现在看起小卖部的门开着,物资倒是不少。另外就是有两个持枪的人扑在货架上死了。

    大略扫了一圈,到处是死人。

    显然这里算是灾变后圣堂收纳杂物的仓库之一,于是派驻了一只武装守在这里,但他们瞬间死光了,应该就是昨天天黑之后。

    一个都没能尸变,譬如小卖部里这两人,也是脑壳被尖刺类的东西穿刺。两人的创口显示,尖刺从顶盖刺入,从下巴位置穿出的,所以在下巴外的皮肤有些脑组织。

    “这东西实在太可怕了,圣堂的阵地兴许会很强悍,但大概率会折损在这种鬼东西手里,除非他们有大量能破刺杀者‘隐形’的进化者……”

    张子民喃喃自语着。

    船长看到东西就来劲,原本谨慎萎靡的她,现在竟是扑在背上激动的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全是物资,发了,快集巧克力和牛肉干,其他不要。”

    张子民道:“我背着牛肉干的话你咋整?难道把你放这里,背走牛肉我自己慢慢享用?”

    船长道:“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牛肉干算我的,反正你背我也是背,背牛肉也是背,当做我把你这张车票让给牛肉干了。”

    张子民怒道,“所以你能自己走,但你现在才告诉我?让我在熬夜没睡的情况下还背你走了六公里?”

    “我……”

    船长迟疑了少顷又强悍了起来,“吵什么吵,姐就这德行,你不服气就任你为所欲为算了,反正这里没人,姐喊破喉咙也没人理会。”

    既然她持有这种态度,那么显然这问题是永远也扯不出结果。最终,张子民只能把这个要钱不要命的女强盗放下,把双肩包里能放弃的东西放弃,尽量带走这里高能量高营养的巧克力和牛肉干。

    “记住,你这张车票属于姐。于是你背的这些牛肉和巧克力是我的。”船长又强调。

    “没问题,但我的运费很贵,收一半。所以这些东西我有一半。”张子民不理会她的出去了。

    船长有点惊悚,屁颠屁颠的追在雨中道:“你说清楚,哦,你背过的东西你就占据一半,那么姐怎么算,被你背着我走了一段,难不成我就算失身了?”

    张子民反身回来指着她的鼻子道:“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的,现在时间紧,你不要跟我扯这些。”

    ……

    时间真的很紧。

    只得把虚弱的船长放在某个地方的长椅上坐着休息,分开前,张子民迟疑少顷又递了一把手枪以及两个满弹夹给她(来自小卖部的尸体)。

    她强撑着说没事,但张子民离开的时候心里竟是有些难受,直觉上感觉她很困,随时都会昏迷的状态。

    却是没办法,必须分开去寻找线索。

    整个庞大的住区已像是没有活物,偶尔有活物的气息也不是人类和丧尸,是别的动物,譬如隐藏中的猫狗老鼠之类。

    仓库不难找,但门打不开,被两把特殊大锁锁住了。张子民真不是眼镜蛇,所以要开那两把锁,必须去找不同的两把钥匙。

    在某个凌乱的地方(居民区配电室),张子民发现了一个死去的家伙的手边有个文件夹,是工作日志。

    就此又根据工作日志中的线索,花费许久,找到了特定的两个尸体,分别从他们的身上拿到了钥匙……

    “卧槽——”

    真是越忙越见鬼,把锁打开后,张子民试图分开两道像是飞机库规模的大钢门时,力量却不够。

    这像是废弃了很久失修,没有润滑,于是大钢门的滚轮不会动。

    还真有些当年玩生化危机的感觉,明显找到了某个东西,却又差某个东西。

    “要是小慧琪在就好了,那丫头的力气和牛差不多。”

    但也仅仅是吐槽,张子民只得又在雨中四处奔走。

    来来回回跑了怕是两万步,根据其他几人的日志线索,找到了一个最老式的那种小面包车用的千斤顶。收缩到最底时,刚好可以塞进大门间的缝隙内。

    就此张子民松了一口气,插入摇柄后开始挤压千斤顶。

    吱吱吱——

    巨大的钢门终于开始一丝一丝的挪动,最终被强行分开,刚好够苗条型的张子民进去。

    进去一看傻眼。

    目标箱子比想象的大了许多,是高强度合金并带锁的箱子。重量还好,也就比船长重些。

    但最大的问题是大门现在的缝隙,这箱子出不去。

    张子民皱着眉头抬手看表,现在下午14点。意味着从现在开始,每过一刻钟死神就近一步。

    今天没阳光,黑的会更早,从现在起,最多还有三小时多些就要天黑。在这之前如果不能离开这个范围,一但被“刺杀者”盯住,以现在的体能状态,必死无疑。

    那个躲在黑暗中的刺杀者,就像拦路虎一样,拦住了能让那艘大驱启动出航的关键点。

    “啊——”

    不等张子民决定怎么处理这些乱局,很远的地方隐约传来了像是惊慌的声音。

    张子民色变,猛的转身就跑了出去,那声音来源是船长所在的方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