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越往下深入越安静,一点声响都没有,仅仅只有冬夜里的风声。

    实在是神经绷紧后无法自处,船长开始忍不住的大声说话:“我们会不会……也被无声无息的杀死?”

    “不会。”

    张子民摇头:“因为就在你说话时,我的声呐系统捕捉了点什么,像是……距离还有点远,不太确定。”

    船长难免尴尬了起来,凑近耳语道:“不好意思,我没忍住就大声暴露了。反正是你指定要我跟来的,所以如果是我把你害死了,内疚是不可能内疚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内疚了。”

    张子民却仍旧正常说话,“别担心。你就算不说话,我们也会暴露的。一个能把3011变死城的lv4,它难道找不到我们?需要你大声说话才知道的东西么,这么和你说吧,论不到你来,它们就被这里的加特林打死一个团了。”

    船长楞了楞,觉得这货不愧是这货,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清奇,现在仍是。

    像是人在害怕时候就喜欢特意大声壮胆那样,船长大叫道:“这么说来姐可以放声说话了?”

    了——了——了——

    她的回音在夜下扩散出很远,仍旧在回响。

    张子民道:“可是可以的,但你这样大叫除了吵到它外也吓到我了,我发现它离远了些。”

    就此船长又捂着嘴不说话了。

    张子民道:“然而你仍旧需要说话,你是我的主动式声呐。我第一次捕捉到异常,其实就因为你第一次大叫,声音扩散又反馈后,让我察觉到了不同的东西。”

    原来这货这么厉害的说?

    就此一来船长不那么担忧了,假设姐的血不失效,配合他这么强的“反隐形自走雷达”,倒有可能把这个制造恐惧的怪物诱杀!

    想着,船长舔舔嘴皮。

    事实上张子民和她想的也差不多,边走边道:“没错,你我配合就有可能干掉它!刺杀型的东西特点应该是隐形,且之前没有出现过,又被打个措手不及,这里才会这样。其实只要能破掉它的隐形能力,我相信力量和护甲它甚至不如暗夜猎杀者。哪怕的你的血无效,你我配合仍旧有可能把它猎杀。”

    船长贪财的样子咬着指头道:“你说……这级别的东西脑壳中会不会有个晶体之类的?”

    “说不定真有。”

    张子民想到了眼镜蛇那个坏蛋从毒女朱娟的体内找到了活性物质。那么反过来,高级尸类身上肯定是有的。

    而到达一定级别后,活性物质太多而凝结成晶体,是可能的。

    此后船长正式开启了喧嚷模式,不知道哪个隐藏在黑暗中的怪物怎么想,反正张子民是被吵的够呛,但生死攸关,必须努力的从她扩散出去的声波中捕捉那些不一样的细微动静。

    这里近乎变成鬼城,应该是当时驻防这里的团队在黑下来的第一时间被打蒙,且暂时破不掉这怪物的“隐形”,于是死的死跑的跑,静默的静默,就短时间变成了这样?

    现在从“主动式声呐”的反馈来看,这个鬼东西相当谨慎又阴险,正在不停靠近。

    但它又像是真的有全频隐形能力,张子民的感知却始终没察觉到异常。那么以感知著称的张子民都没能发现周边异常,估计一般进化者在入夜后,真的很容易死在这种东西手里的。

    “你能从我发出的声波反馈分析出动静,为啥我不能!”船长忽然侧头对着张子民大喊大叫。

    大喊大叫是战术,然而被她套用了来和张子民“吵架”,这就是自始至终头疼的地方了。如果不回应,她会继续本着战术需要而大喊大叫。

    “因为我小从就是神童,还比你爱思考,比你留心细节,比你爱总结,比你努力。久而久之,就在潜移默化中升级了我的脑壳算法,加之灾变后被病毒强化了某些特质,所以我就相当于超级声呐加全波雷达你能咋的?”

    张子民道,“哦对了,哪怕是那艘正在对你召唤的055大驱,它那地球最强的隐形能力以及双波雷达,也没我的雷达先进。”

    船长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继续大声道:“我有感觉,老这么大喊大叫下去,会导致你对姐的好感度降低,所以现在我有点不想叫了!”

    “怕个毛啊!能拿到东西活着出海就行,都尼玛这种情况了还管谁的好感度呢!”张子民很烦的道。

    船长又大喊大叫:“可不知道为毛,我就是害怕你对我好感度降低!”

    “……”

    张子民脸上隐约出现了黑线,真的是被她“大吵大闹”弄的很烦了,哪怕这是战术需要也仍旧对她好感度降低了,这尼玛像是个泼妇啊。

    等等——

    忽然间张子民被什么东西刺痛了神经,心里一凛后再次集中精神,就像出现了“掉帧”,再次捕捉到那个“暗影刺杀者”的踪迹时,它竟是缩短了很大一段距离,已经来到了附近。

    这东西速度之快实在超越了张子民估计,感觉敏捷程度已经和昆兰相当,都是犹如猎豹,一个闪身就是十几米跨度的那种。

    但这也不是重点!真正让张子民心惊的是:这鬼东西不但敏捷MAX,它像是能捕捉对手的心理状态?

    譬如它这次大幅拉近距离,就发生在张子民被船长弄的烦躁、声呐系统“掉帧断片”的那个瞬间。然后,现在它又不动了,又处于阴险潜伏?

    想到这些时张子民瞬间毛骨悚然,险些崩断了那本已紧张的神经!

    等等不对!

    就在张子民因惊悚再次出现“掉帧断片”的状态的瞬间,来自身体的一种下意识肌肉记忆级的反馈、像是肌肉系统已经不信任视体内的声呐和雷达两个部门。从而绕开这两情报部门甚至是指挥系统、临时指挥身体自救一样,关键时刻,张子民身形微动从侧面撞击了船长的腰一下,试图把船长撞飞脱离危险。

    “啊——”

    却晚了些,船长惨烈的尖叫声撕裂了夜下的寂静。

    黑影一闪,速度之快难以形容!它接近之际选择了攻击船长,一根细长又难以察觉的乌黑尖刺明显朝船长脑壳由上往下攻击,但就因张子民肌肉记忆级的自救,导致船长身形歪斜的瞬间、避开了脑袋。

    但她仍旧被那恐怖的尖刺从肩胛骨附近刺入,从腋下肋骨的位置穿透了出来。

    好在是右边,如果是左边的话哪怕避开了脑壳,心脏也被穿刺了!

    杀!

    船长那不会被张子民沉默的物理敏捷度堪比猫女,垂死的反击也非常迅速,但竟然扑空了!

    那怪物一击不中后嗖的一下,抽身隐入了黑暗。

    依靠速度敏捷是不可能跟上的,猎杀这东西需要打提前量。

    张子民在船长重伤的第一时间不是去看她,而幻影似的拉开弹弓,不锁定怪物的,预估它的速度加上神奇的算法,在纳秒级的延迟里,张子民就基本计算出了这个“暗影刺杀者”的下一步行动轨迹。

    计算完毕之际,弹弓恰好拉倒了大圆满,朝着那团暗影的侧面三个身位的方向释放弹珠!

    子弹和那团暗影像是两条快速移动的抛物线、在某点相交撞击——

    吱的一声,尸类特有的惨叫在夜下升起!

    紧跟着还是吱吱狂叫,像是它被子弹击中后破坏了平衡,翻滚在地上又被障碍物弄痛的动静。

    它果然被船长的血破防了,否则它护甲和力量哪怕不如LV3强,也不应该这么脆弱才对?

    但迟疑了顷刻,张子民狠狠一跺脚,放弃追击怪物,快速返回来压紧了船长身上的伤口。

    现在就连张子民也凌乱了,暂时来不及管那个幽灵般的“刺杀者”威胁,而是抱紧了船长的身体,试图暂时堵住她的流血。

    船长微弱、断断续续的语态,“你,你放弃了我以生命换来的反击机会……”

    张子民有点难过的打断:“你别说话了。首先你不会死,其次尸潮已经来临,不以谁的意志转移。哪怕我在战术上干掉了这只怪物也只是泄愤而已,无法扭转中期的战略走向。还有他速度太快,没你配合,我追不上也杀不掉它。”

    一边说,张子民快速撕开船长局部的衣服,各种应急手段施展,初步控制了她的流血速度,然后把她背了起来快速前进,去向仍旧是三车间方向。

    船长脑壳开始昏昏沉沉的了,最后想:甚好,看起来这货离不开姐……

    黑夜中的张子民喘着粗气,正处于一个废弃厂房顶部,在几台各种位置的手机的灯光下,对船长施展急救手术。

    毫无疑问,与昆兰她们的汇合时间赶不上了。希望她们依照战术约定马上止损撤离,而不要在这边已经“套牢”的情况下来救援“抄底”。但凡能在金融市场存活的人都知道,这是送死而不是抄底。

    手术是完成了,现在急也没用了。张子民干脆放松了下来,随便擦了一下手后,靠坐在船长的旁边,点燃了一支烟后,又用全是血污的手在星光下写日记:

    船长被伤的地方不是要害,主要是惊吓和流血过度,她现在就在我的旁边处于昏迷。实际上经过手术后流血止住了,她虽然有点虚弱但她会持续活下去,兴许不小心会被我说中,她还有机会开着那条战舰出海。

    这次运气不错,逃亡路途中遇到了这个四面空旷的废弃厂房,于这个顶部方便预警和防御。

    现在我有点筋疲力尽了,没办法继续往下走,因为不知道往下走会遇到什么。所以我打算在这里忍受着寒冷,防御到天明等船长醒来。总之,导弹驱逐舰的电驱模块必须拿到,必须拿到!必须拿到!

    至于那个受了点轻伤的暗影刺杀者、今夜还会不会展开第二轮进攻?这我真的不知道。

    不过我估计:我能破掉它的隐形,船长能破掉它那本就可伶的护甲,它没理由不被吓到。加之它那么阴险,大概率今晚不会来了。除非它能约到新的帮手。

    最后:凛冬就快过去了,但今夜只能处于室外,所以尤其冷。

    灾变二年二月二日凌晨,邮区外勤指挥官张子民被困三车间外围、于临时防御点更新日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