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张子民在单亲家庭长大。

    老妈在机要局工作,当年高考成绩不算太好的张子民也只能依靠老妈施力,进了同系统邮电学院,毕业就在邮政工作。后调任邮政管理局。

    前阵子老妈去世后,张子民更是性情大变,整日疑神疑鬼,并试图告知他人“要出事了”。不但没人信,还被诊断为重度被迫害妄想症,暂时病休在家中。

    “药不能停,不要放弃治疗。”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说,所以张子民懒得理他们了,绝交。

    昨天单位综合办主任打电话来说:“最近出了一种瑞典新药G,从基因入手,治疗各种先天性疾病有奇效……”

    “有多奇效,你试过?”当时张子民这么回答的。

    “小张不要抵触……”

    “我没病,无需吃药。这种药目测是G病毒,生产商疑似伞公司,是传说中某大能家族控制世界的马仔之一,我以为你们知道这事的?”

    其后挂了电话,拉黑不谢。

    领导们怎么想不是重点,总之最近就是觉得不对,像是整个世界都有病。

    前阵子给老妈办理丧事,等候火化期间刷视频,看到有人直播一个女人抽搐病倒,拍摄地点就在火葬场附近。

    办理完,离开火化厂时来了一个七辆车的路虎车队,竟然还封路了。

    那些黑西服根本不是政府口的人,没管辖权却竟敢封路。

    于是张子民拿p30p拉到大倍变焦拍摄了一段,有点模糊,但发现其中一人的手提箱上有个”G”的标识。

    后面很短时间内,搜遍全网,女人抽搐的视频被删的干干净净。之前大肆爆料的小编们都否认转发过那些东西,曾大肆评论的大V们像是碰瓷到了一块大肉后,也绝口否认关注过这事,纷纷表示不了解。

    与之对应的,小张上传的视频被莫名其妙的删了,账号还被几大视频网统一拉黑。

    “我到底怎么了嘛,需要拉黑我?”

    反正类似现象不是一次,而是近段时间反复出现,基本上张子民已经被全网拉黑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估计末日要来了。

    哪怕每次都认为就是今天,但短线判断老会失误,着急也做不好事,张子民正按部就班,最近以来锻炼身体,准备物资,随时关好门窗。

    但凡能想到的东西都买了一堆,可惜存款不多,也就十几万,半月前已经花光。老妈留下的车十一万块卖了二手,五天前花的差不多了。

    仍旧不够,应对末日浩劫要舍得投入,积极应对,决不能颓废等死。

    于是三天前,张子民把房产挂去了中介。最近房价像是有走低消息,成交量非常小,变现不易,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接到。

    “做人要有原则,我可以不信任这世界,但这不是我伤害他们的理由。”

    哪怕今天就是末日,张子民也觉得不能为了弄钱而乱来。

    忽然电话响了。

    以为是中介打来的,但看了看被标记为快递送餐。

    接起来,快递员道:“你快递到了。”

    出来看又是一车,一箱一箱的非常沉重。里面全是11毫米的钢珠,用于弹弓。订了整整一吨。

    搬的很累,好在家在一楼……

    躺在沙发上继续浏览淘宝,很多东西必须看到时才想起来有用。

    双节棍?

    除李小龙外的人用这东西都算脑子有病,这东西最大的特点会干伤自己。末日没有医保,最怕的不是死而是伤!

    不锈钢防刺手套?

    好东西,戴着可以空手接刀,不会被轻易弄伤。于是果断加进购物车,把数字拉到三百双,但付款没有成功,余额不够了……

    唐丽如常的坐在办公桌后刷手机。

    最近中介所生意不好,正闲的无聊,忽见张子民走了进来。

    “价格倒是没跌,但有价无市,很少人问津。你急也没用,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唐丽放下手机起身,拿纸杯给他倒点茶水。

    张子民没心思喝水,“十万火急,你要学会从生活中,从宇宙中观察现象,现象背后一定会折射本质。最近世界越来越不对劲。”

    “你是不是停药了?”

    唐丽很早就认识张子民,家里都是一个单位的,小时候在一个院里长大,包括现在仍旧和张子民同在一个小区。

    张子民没把她“拉黑”,毕竟老熟人还要靠她卖房子,“不听就算,这样吧,我自己主动降七十万,四百万就成交,这样能卖快些吗?”

    唐丽迟疑了一下,“这小区是当时邮电系统自建房,全混凝土整体浇筑,现在虽不热门,但房子质量好,和奸商造的新房根本两回事。作为内行人我告诉你,这价格能卖掉,但太可惜。你真想清楚了,这是阿姨留给你的啊?”

    “决定了,等钱用,就四百万。”张子民道。

    唐丽也不确定他是病发还是沾染上赌博,再次提醒,“真的太可惜了,你决定了?”

    张子民道,“你应该赶紧联系客户促成这笔交易、提成佣金才对?难道世界线又变了?”

    “你真讨厌。”

    唐丽半笑半责备的轻打张子民肩膀一拳。

    但估计这货真的停药了,就是铁了心要卖,拉也拉不住。

    最后没办法,唐丽道:“要不这样,既然你决定了,这价格我自己接了。”

    “可以的,我只交易,不关心谁买。”张子民点头。

    “但我现金不够,先给三百万。暂欠一百万,你也不用收拾搬家,继续住着,租金和我欠的利息相抵,什么时候我还了你钱再说,或者你把三百万加利息还给我,赎回房子也行?”唐丽迟疑着道。

    老妈不在后张子民很少信任一个人,现在不免多看她几眼道,“你像是在故意帮我?”

    “我是商人,谁帮你。”

    她越这样说,张子民越有些过意不去,“你也别接了,回笼资金采购物资,整个世界早就放弃治疗了,会出事的。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那些蛛丝马迹很离奇,说起来会被别人认为脑子有问题……”

    唐丽打断:“原来不止我觉得你脑子有病啊?”

    张子民摇头道:“我脑子没病。”

    “好吧。”

    事实上唐丽现在不想刺激他,抬手看看精致的江诗丹顿腕表,“这价格能卖,但不定什么时候成交,你接受我欠一百万的话现在就去过户,但我最后一次诚心求你别卖。”

    张子民道:“不管怎么样我也进行最后一次说服:你别买,把所有钱买成罐头,你我加起来能置办更多物资……”

    “快滚。”

    她没耐心的拿着名牌手袋往外走,钥匙一按,停在外面的宝马X5灯光闪烁。

    打开驾驶位车门后,她又看着张子民,“你来不来嘛,再耽搁那边下班了?急用钱就跟我走。”

    “好吧。”

    张子民怀着“反正已经警告过”的心思上了车。

    开车期间,唐丽也怀着“反正已经提醒过”的心思侧头看他一眼,然后一边开车一边拿手机操作。

    滴滴——

    手机到账提醒,张子民楞了楞,她现在就转了三百万过来?

    但张子民仍旧很老实的跟着去过户,没因提前拿到钱而墨迹。

    行车期间张子民懒得理人,她对力量一无所知还话比较多,直接从脑层面屏蔽了她的声音,打开淘宝大采购。

    双11快到了,但没那么多时间等优惠,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今天就是末日”。

    价格不是重点,拖延到购物节后物流全线爆仓,恐怕货都拿不到手。

    赶紧的,从备忘录中打开以前规划过的采购清单。

    准备联系前,扭头多问唐丽一句,“房子是你的了,我改装房子你允许吗?”

    开车的唐丽翻翻白眼,懒得理他。

    张子民道:“如果不行我不怪你,但不接受你赊账,把你的车抵给我算一百万,然后我仍旧在你中介所租一套咱们小区的房子就行?”

    实在拿他没办法,唐丽只得道,“哎呀你别把房子拆了就行,来修去留,你搬走时我可不给你装修补偿。”

    张子民点点头,果断接通厂方电话,“你好,我了解到你们是钛合金加工比较有实力的厂,可以定制钛合金防盗栏吗,哦,还有钛合金防盗门……嗯,就是家居安装的那种?”

    这货不会想在房子里养野牛吧?但也不像,听他定制的规格,钛合金加成,像是可以关押霸王龙。

    唐丽脸有些黑的想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