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咯吱咯吱……”

    手指被啃食的声音,接着是鼻梁被咬断的声音,喉咙破开的声音还伴随着“咯咯”声。

    小巷中,

    鼠群如同“上一次”,将黄衣组织的男人吞食,“李祖”则转身退出小巷。

    嗒,嗒……

    漆皮靴落地。

    奇怪的气息弥散开,鼠群被这股气息惊扰,迅速离开。

    “看来我真的不是第一个……”李祖蹲在地上,右手捏着下巴,双目紧盯着地上的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一幕早在他眼前就发生过,现在则是第二次发生。

    “那么,我为什么要干掉约翰内斯·范·德·博格?”他自言自语,像是要对空气中的人提问,也像是再向自己提出疑问。

    不过看他的表情,他应该已经有了答案。

    他对约翰内斯·范·德·博格开枪,是为了求证两个问题,

    一,

    自己直接干掉约翰内斯·范·德·博格,会不会对之后的一切产生影响,说不定上一个干掉约翰内斯的“李祖”,也是经历过一次轮回的人,而并非误会。

    他正是希望用干掉约翰内斯来确认,自己是否为第一次轮回,在他轮回开始之前,是否有一个更早来到奥克蒙特的“李祖”

    就像李祖在监控着比自己晚来的另一个自己一样。

    这个家伙,比李祖更早的来到这个世界,

    对方早早地藏在远处看着李祖从“卡戎号”上下船,杀死地下怪物,甚至……早早地干掉了约翰内斯·范·德·博格,并将这个罪名“错”按在了此刻李祖的脑袋上。

    “上一个我,会是第一个吗?”

    在这轮回之中,李祖竟然无法分清楚这个世界从何处开始的,他更想象不出之前的自己为什么会干掉约翰内斯·范·德·博格。

    有自己的“特殊”原因,也可能有必要事件推动。

    总而言之,上一次事件发生的“必然”,不该如同这次,这么的草率。

    如果一切照旧发生,那只能说明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剧本”之中。

    包括他这一次突然兴起干掉约翰内斯这件事,也在轮回的“剧本”之中。

    至于他为何要干掉约翰内斯?那便是第二点,

    第二点,

    干掉约翰内斯,也许就会有有意思的事情发生。

    不然上一个自己为什么要干掉约翰内斯?

    而且,看约翰内斯的目光像是早就知道了李祖会这么做。

    既然约翰内斯迟早都会因为“某种特殊原因”被干掉,那为什么不提前一些,主动一些,自己开枪呢?

    “好像,我误打误撞,猜中了上一个我的想法,哈哈哈哈哈~”

    李祖收起枪,转身离开,只留下被鼠群啃食后,狼狈不堪的尸体。

    “现在戏剧才刚刚开幕。”

    ……

    ……

    恶灵暗礁,

    在没有找到头绪的同时,李祖准备今天晚上等一等。

    按照“历史”的发展,并且根据时间计算,明天醒过来又会有一艘名为“卡戎号”的游船进入奥克蒙特港口。

    一切都会重新开始。

    到时候这座海上孤城会有几个李祖同时存在呢,像现在一样看上去由两个增加到三个?

    还是说有四个,五个,甚至……数之不尽的?

    “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身为通缉犯,李祖大摇大摆的走进酒馆。

    贴在墙上的通缉令,都快要被海风撕下来,甩在他的脸上了,他依旧淡定。

    酒店老板是个印斯茅斯人,似乎从不关心新闻政治,也或者说印斯茅斯人在奥克蒙特受到的屈辱已经够多了,他几乎懒得去为奥克蒙特做贡献。

    杀死本地有名望富商的外乡人?

    多来几个,干掉那只猩猩更好!

    “你的钥匙”

    印斯茅斯人收了子弹,将写着门牌号的钥匙拍在桌子上。

    “谢谢~”李祖欠腰,道谢,如同一位绅士,只是要忽略这位绅士脸上的笑容才行。

    3楼,左侧标着“303”的房间。

    钥匙开锁。

    咔~

    门刚打开,海风却已经扑面而来,腥咸的海风,从衣领钻进,凉飕飕的,很不舒服。

    身体似乎也变黏了几分。

    “他们的服务态度可真不好,难道不知道这间房子已经住人了吗?”

    咚咚咚,李祖的心脏狂跳,笑容早已无法抑制。

    他大睁着自己的双眼,右手快速拔出玩具枪,化作致命武器,指向了远处背对着窗户,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的人。

    已经被自己干掉的“约翰内斯·范·德·博格”!

    旅馆内,窗户关的严实。

    不知何处吹来的海风吹来,床单抖动~

    窗帘摇曳~

    月光似乎也被这阵风吹动,约翰内斯在月光下的影子,左右摇晃着。

    “发现自己并不是杀人犯,难道不高兴吗?”

    约翰内斯迈开步子,黄皮鞋踩着木质地板,李祖第一次发现,原来脚步声还能如此清楚。

    “如果再开一枪,你一定会成为真正的杀人犯~”

    被枪指着的人,却没有一点恐惧。

    “嘿嘿”

    李祖放下了枪。

    他是个理智的人,疯笑也只是外在因素的影响。

    没必要浪费子弹,射杀一个根本不可能死亡之人。

    “有什么想问的?”约翰内斯大发慈悲般,给出了李祖向自己“提问”的机会。

    “你第几次给出这个机会了?”

    “哈哈~,很有意思~!”约翰内斯大笑:“你不一样,不一样……!”

    笑声会传染,很快房间里就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只有两个人的笑声。

    外面狂风呼啸,月光摇曳,房间之中却不停的传来那笑声。

    幸好风及时的吹散了这一切。

    ……

    ……

    月光下,一个李祖跟着eod的鱼人们,决定潜入海中。

    另一个李祖,却放弃了休息时间,走出旅馆,在此踏上自己的“旅途”。

    “我有一位好朋友,约瑟夫,相信他能解答你的疑惑……这座小镇究竟发生了什么。”

    约翰内斯为李祖留下了最后的地址与忠告,便离开。

    李祖也没有再继续纠缠对方。

    十五分钟后,

    他已经站在一栋公寓前,这里就是约翰内斯最后给的指引之处。

    “该死!该死!该死!啊啊啊!!”

    惨叫声,

    还有枪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