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是那个该死的笑脸。

    还有择人而噬的漆黑枪口。

    “我,我已经很配合你们了~”刘易斯慌乱的举起自己的双手:“你们也可以把我交给斯洛格莫顿先生,我想法律能更好的审判我……即便我是因为精神失常才错手杀人的。”

    进门的人却丝毫不在乎他的解释和求饶。

    “你也长着鱼脑袋,知不知道eod?”对方说的话更出乎刘易斯的意料。

    “eod……,斯洛格莫顿想干什么?”刘易斯的语气有一些变化,生冷了许多。

    印斯茅斯人与白猿人,在这块地皮上,可是从来都看不顺眼。

    “看来你们这些鱼脑袋,都是eod的成员,这就简单多了!”

    看得出,他很满意自己的猜测。

    “eod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外乡人!”刘易斯罕见的强硬了一些,声音却在抖,他的恐吓没能吓到对方,听上去底气不足。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面对威胁,回应的只有笑声。

    刘易斯被笑声扰的头皮发麻,脖子下的鱼鳃颤抖。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配合!”

    在这诡异的笑声压迫下,刘易斯选择了屈服。

    但等待他的却是对方伸过来的手,以及一片漆黑。

    ……

    意识重归身体,双眼再一次重获光明,刘易斯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阴暗狭窄的地下室内。

    奥克蒙特每家每户都有这么个地下室,根本不能以此作为推断,计算出自己在什么地方。

    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他想动弹身体,却发现难以挪动,心更是沉入谷底。

    “剂量,剂量,剂量……,算了,都放进去吧!”

    眩晕感逐渐散去,刘易斯开始注意到在自己面前有一张桌子,还有个扎着双马尾,穿的火辣的女人正拿着注射器。

    古怪的液体被推入注射器中。

    滋~

    注射器内空气被推出。

    还有几滴药水喷出。

    地下室内的烛火摇曳,女人右手举着注射器,一步步朝着刘易斯走来。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印斯茅斯人惊恐时,表情与正常人类没有太大差别。

    “别担心,小鱼头,只要扎上一针,你就再也不会难过害怕了,咯咯咯~”她笑的花枝乱颤。

    刘易斯的心却跌入谷底,很明显如果被这种药剂注射进体内,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疯子会给自己注射好东西吗?

    明知有问题,刘易斯也无力反抗,只能亲眼看着针扎在自己手臂上,液体被缓缓推入体内。

    ……

    叮咚~

    古老的摆钟,指针已经来到午夜十二点。

    “布谷,布谷~”

    布谷鸟弹出,整点报时。

    噌——

    锵!

    噌——

    锵!

    李祖坐在躺椅上,静静享受着月光落下的宁静。

    他右手拄着的太刀,随着拇指挑起刀镡,出鞘,归鞘……锋利刀锋反射着的月光,让李祖的脸看起来……忽明忽暗。

    “玩的开心吗?”

    “这群鱼脑袋,没有了信仰之后,就像行尸走肉~”小丑女走到李祖面前,她随手一丢,

    咕噜噜,一颗鱼头掉落在地,滚入杂货堆里。

    “我不是让你,稍微克制一下吗?”李祖嗅着对方身上的血腥味,无奈的摇头。

    “抱歉,我太高兴了……”小丑女悠悠站在李祖面前,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不过我知道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你肯定会特别,特别,特别感兴趣的~!”

    她兴奋的竖起食指。

    红唇凑到李祖面前,换换张开,香风铺面。

    ……

    “沉睡之女,在种子抵达时将会醒来。”

    ……

    无论是eod,道厄,还是神秘的黄衣,包括李祖在内,都不可避免的被卷入了这场无声无息的战斗。

    亦或者说,他们本就属于这场战斗。

    ……

    ……

    阿尔伯特·斯洛格莫顿失踪案,以尸体被找到暂时告一段落。

    奇怪的男女闯入医院,造成巨大恐慌。

    继而,一男一女外乡人强闯校园,在学校图书馆公然开枪,甚至绑架教授。

    就在警察为这些事忙的焦头烂额时。

    还有人按照自己的“剧本”,正在进行着探索。

    “刚刚开始调查大衮。”

    “杀死地下怪物。”

    “食人餐厅”

    “……”

    连续几天的时间,在李祖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后,没有明显的对这个时间的奥克蒙特小镇造成影响。

    亦或者说,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历史”应该发生的?

    无论如何,那个“迟到”些的李祖,完全一模一样的做着李祖之前做过的所有事。

    “和自己聊天”这事,对李祖而言可没什么吸引力。

    相反,在从刘易斯口中得知了“种子的使命”后,他已经转而将目标定在了黄衣组织身上。

    他们一定能给出更详细的答卷,来满足李祖探求的本源真相的欲望。

    ……

    奥克蒙特的天一如既往的阴沉,

    雾气之中,穿着风衣,踏着漆皮靴的男人步行而来,在他身旁跟着一位身材火辣,脸上带着疯狂笑容的女郎。

    她身上靓丽的色彩,就像是黑白默片电影意外融入了色彩,与这个灰暗的世界格格不入,却又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噗~

    粉色泡泡炸开。

    两人在仓库门前停下。

    仓库大门好像拥有自己的生命,自动打开,邀请着两人进入。

    “吱嘎嘎”的沉重响声,不停搓着人背后的鸡皮疙瘩。

    进入仓库,灯光昏暗,踩着泥泞的地面向里走,最终李祖和小丑女在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前停下来。

    蜡烛排列四周,地上是硕大的黄色魔法阵。

    虔诚的信徒们跪倒在地,喃喃自语。

    察觉到有外来者到来,信徒们睁开眼,双眼冒着红光。

    冒犯信徒向自己心中神灵祈祷的两人,嫣然犯下了重罪,他们站起来,嘶吼着冲向李祖。

    李祖还没有行动,小丑女已经甩着悠悠球冲了出去,悠悠球就像个流星锤。

    砰,一声,两颗粘着血的牙齿冲天而起,一人倒地。

    “咯咯咯!!”

    她大笑着,粉色与蓝色的双马尾头发甩动,在空气中画出一个圈,蹬着丝袜的长腿侧踢,看似纤细的腿,正中右侧信徒的胯下。

    “噢~,真抱歉!”她捂着嘴,夸张的道着歉,看起来真的很没诚意。

    “咯咯咯!!哈哈哈!”

    悠悠球环绕旋转,将两个信徒缠在一起。

    随着转向迎面砸来的悠悠球撞击,两人倒在地上。

    吱吱~

    悠悠球在小丑女的手中忽上忽下。

    黄色法阵上的烛火还在燃烧,只不过虔诚的信徒们已经全部倒地不起,无法继续自己的祷告。

    “你下手太重了!”李祖蹲下,捏着脸肿成猪头的信徒下巴,吧嗒着嘴:“啧啧,太可怜了~”

    “我们只是来了解情况的,谁让你下手这么重……?”

    说着,他猛地一抽手,让“猪头”信徒脑袋,结结实实砸在地上,本就淤青的脸,再多一处鼓起。

    “要用那个吗?”小丑女弯下腰问,露出雪白的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