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黄衣组织的人目光也自然的放在远方那艘轮船上。

    “种子的下场可不怎么好,如果你想保住自己的小命,最好什么也别做。”

    “嘿嘿嘿,我很善于接纳别人的忠告~”

    无论李祖现在有多么的好奇,一个死而复生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现在都必须去做另一件事。

    李祖收回了放在远处海面上的目光:“回头再见?”

    回答他的只是身穿黄衣之人,匆匆离去的背影,以及他后背上奇特的黄色印记。

    ……

    ……

    奥克蒙特小镇,

    大洪灾就像一把大斧头,将这座漂浮在海面上的隐蔽世界,打的支离破碎。

    洪水来袭之后,捕鱼为生的奥克蒙特人发现自己越难越抓到鱼了,他们难以离开这里。

    那群可恶的鱼脑袋却能轻松的捕捉到鱼,甚至还会大发慈悲的免费赠送新鲜鱼。

    那可真够恶心的,奥克蒙特人受不了那群鱼脑袋恶心的伪善,它们别想轻松融入这里,奥克蒙特人会用尽所有的力气阻止它们。

    但对有些人来说,他们心知肚明鱼脑袋的总会融入进来的。

    事实上……很久了,没有人能够离开奥克蒙特。

    但总有无知的外乡人,前往这片“封闭的地狱”。

    就比如眼前,伴随着灰蒙蒙的早晨雾天,驶入港口的“卡戎号”。

    三三两两的人站在远处,眺望着“卡戎号”,靠近似乎会对自己带来诅咒,他们避之不及。

    “上面肯定载满了外乡人!”

    身上带有轻微鱼腥味的渔夫,醉红着鼻头,抖着一脸的络腮胡:“这群不速之客,就不能离奥克蒙特远一点吗?”

    “这些警察怎么了?难道今天准备聚餐?我们已经很久没能捕到鱼了,他们还封闭了这里!”

    “阿尔伯特·斯洛格莫顿失踪了,斯洛格莫顿先生动用了警力”另一个人说道:“在没有找到阿尔伯特之前,谁也别想离开奥克蒙特”

    正说着,两人鼻子一动,像是嗅到了什么古怪的气味,皱着眉头向后看。

    那个穿着长风衣,黑发黄皮肤的男人,也站在他们身后。

    外乡人!

    奥克蒙特居民们快速散开,离去。

    李祖却站在原地,眺望着那一艘“卡戎号”。

    而且还有一个穿着黄色西装,戴着黄帽的瘦削男人,已经早早的在入港处停下,静静等待着。

    约翰内斯·范·德·博格。

    就在昨晚之前,李祖还是杀死他的“凶手”,被整个奥克蒙特通缉,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约翰内斯·范·德·博格好像感受到了李祖的视线,缓慢转身。

    他右手轻轻抬起帽檐,露出茶色圆眼镜下,耐人寻味的微笑。

    轻轻一鞠躬。

    熟稔的像是认识已久的好友。

    “咳咳哈哈哈~”笑声从李祖的喉咙里挤出来,他强行压制着,才没有笑的太招摇。

    “这是谁的游戏,可太有意思了!”

    卡戎号停船之后,已经有人登岸。

    查尔斯·里德,之前与李祖一起乘坐“另一艘卡戎号”来到奥克蒙特的私家侦探,他与李祖同样饱受疯狂的折磨。

    如果查尔斯·里德不是个演员,他现在突然又一次乘坐卡戎号来奥克蒙特可说不通。

    很快,另一个人下船了。

    精神颓废,穿着与李祖一模一样衣着的外乡人,他应该自称“布鲁斯·韦恩”,但那只是一个玩笑。

    其真实身份,非常有意思。

    “几天前的我,嗬嗬嗬嗬呵呵…”

    一眼就能认出对方的身份,其真正的身份。

    自己穿越了时间回到了几天之前,还是说……这又是一场幻觉之旅?

    李祖决定继续看下去。

    ……

    约翰内斯与查尔斯·里德聊了许久之后,在李祖上岸时,衷心的给了他建议,让他不要乱跑。

    一切的发展都是那么的熟悉,不带一丝偏差。

    李祖下意识的抓向自己的口袋。

    道厄教授的“宝贝”,消失了。

    那个让他回到几天前的“罪魁祸首”。

    李祖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疯癫的自己,与里德一起查案,寻找阿尔伯特死亡之谜。

    ……

    ……

    膝下酒馆。

    在得到自己需要的信息之后,查尔斯·里德,与化名“布鲁斯·韦恩”的李祖,一起离开了酒馆。

    也就在两人推门离开的一分钟左右后,

    酒馆门再一次被推开。

    是刚刚离去的两个“外乡人”中的一个。

    不过他看上去要“正常”许多,没有明显的神经质。

    “外乡人”径直走向角落,在非裔女占卜师面前停下。

    “我已经替你占卜过了,不接受退款”非遗女人脸上的油彩画抖动着。

    不过她却发现“外乡人”拉开椅子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你们这些算命的,是不是就像偷看了小说作者的大纲?”他拿起了桌上的酒杯。

    噗,酒杯变成了塑料玩具,香醇烈酒也化作了橡胶填充物。

    噗,酒杯又变回来,酒液摇晃,辛辣弥漫。

    “占卜,只能隐约听到神的呢喃,我无法给你做出解释”

    占卜师看着对方诡奇的能力,变得紧张。

    “我是来还愿的~”

    他拿出了三颗子弹放在桌上,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上楼。

    “还愿?”女占卜师还很疑惑,

    她拿着子弹,下一刻变为震惊。

    “他……真的,从未来回来的?”

    女占卜师念叨着,脸色愈来愈差。

    过了一小会儿,她急匆匆的站起来,收拾东西,并迅速离去。

    ……

    膝下酒馆,客房。

    砰!

    印斯茅斯人刘易斯,大力摔上门。

    “疯子!”

    他狰狞着鱼脸,刚才那两个外乡人,因为“阿尔伯特之死”找上自己,可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印斯茅斯人落在斯洛格莫顿的人手中,绝不会有好下场,就算是他突然精神市场杀死了阿尔伯特,得到的也只能是一颗滚烫的子弹。

    更何况,那两个人之中,一脸冷淡的白种人,和疯子一般的黄种人,给他的感觉都相当不舒服。

    咚咚~

    敲门声又传来。

    “难道那两个家伙没有遵守承诺,带着警察来了?”这对刘易斯来说可相当的糟糕。

    还不等他再犹豫,门已经被暴力的踹开。

    “hello,我们又见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