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这个,充斥着各种信仰,

    甚至,

    已经有了各种“不可名状”之神显现“神迹”的小镇。

    李祖那慢悠悠的,像是蜗牛一样的“侦探式”调查方法,不是太过于缓慢愚蠢了吗?

    倒不如自己故意站出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虽说这样也有可能被那群“东西”,生吞活剥了。

    “我的档次应该还不够吧,嘿嘿哈哈!”他还是在自言自语,不过这次李祖的意图似乎能猜出一些了。

    他故意的造出大场面,吸引暗地里的“不可名状”之物们注意。

    无论那是孕育万物之母,圣洁的处女,亦或者印斯茅斯人们信仰的“大衮”。

    “总得有一个出来吧?”

    手中的鹰女,被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束缚,无法展现人类姿态,只能保持玩具状态。

    “那对你来说,是一件非常愚蠢的决定”

    李祖跟着声音传来方向缓慢的转身。

    他刚才可是在大街上释放了鹰女,行人们却诡异的,什么都没看到般,继续低头走路。

    只是在身后,多了一个男人。

    内衬黄毛衣,外面套着皮夹克,右手手臂缠着纱布,估计这位先生刚从医院出来,身上的药味十分浓郁。

    “我是带着忠告来的。”

    他一双无神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李祖,李祖那极其富有“感染力”的笑容,也难以影响他半分心情。

    “它希望你能老实一些,接下来,好好的在奥克蒙特的角落里躲着吧,种子!”

    “种子?”

    李祖激起了兴致。

    只是这个男人说完话后,迅速转身,没有一丝想要和李祖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

    “它?”

    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几句话中透露出来的东西,已足够李祖细品许久。

    坚持贯彻追根问底才是“哥谭好青年”意志的李祖立即追上去。

    拐角,封路的小巷。

    一只长毛老鼠从墙洞中钻出来,踩着男人的脚背跳过。

    男人停下来,一动不动。

    李祖抬起手,刚要碰上去,男人却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红色的液体顷刻涌出,瞬间将地面浸湿染红。

    刚才逃跳出来的老鼠,就轻驾熟的跳回来,趴在倒地男人的尸体上开始啃咬,甚至……它抬起头吱吱叫着,粘着恶臭汁液的胡须抖动,很快又有一大堆老鼠涌出。

    它们毫不在意李祖这么个大活人杵在那儿,蜂拥而上,啃咬男人。

    “现在什么也问不出了~”

    李祖后退着走出小巷。心中也略有一些遗憾。

    “他是黄衣组织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嘿嘿……你们奥克蒙特的人,都喜欢突然出现在别人身后吗?”

    挺着隆起小腹的安娜就站在小巷的对面,那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李祖身后。

    一个大肚子的普通女人,竟然能轻松躲避李祖的觉察,幽灵一般出现。

    看着她,李祖的嘴角忍不住往两边扯。

    这座海上小城,古怪,非常非常的古怪!

    从登岛的第一刻开始,注定了这就是一次疯狂的旅程。

    “那个组织的狂信徒,总会用这种方法来传递消息。”安娜无视了李祖的笑声,他还不算最怪的。

    “我建议先找地方躲一躲,今天晚上可以来鱼市,我们eod帮助所有可怜人,包括被排斥,被通缉的可怜人。”安娜非常“好心”的提醒着。

    “哦?”

    李祖好奇的“哦”着,他注意到远处有两个警察在看到自己后,已经掏出了枪。

    可只是那么不一会儿的功夫,自己就变成了通缉犯?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

    “他要跑了!”

    “他在和eod的人沟通?扯上那个,事情可就麻烦了!”

    奥克蒙特巡街的警察发现了李祖,迅速拔枪。

    “快追,汉克!”

    “该死,他怎么跑的那么快!”

    两警察不掩饰自己目的的追上去,白种人天生的高个子,大长腿优势,在赛跑上竟然输的彻底。

    蹬着漆皮靴,长风衣的黑发怪笑男人,脚下像踩着弹簧,轻轻攀爬上墙,几个跳跃间就失去了踪影,彻底失去了踪影。

    两警察只得停下追逐的步伐,将目光转向挺着肚子的安娜。

    就算对方是eod的人,他们也不能装作没看见了,更何况警察局背后的资本家,可是相当讨厌这群鱼脑袋的。

    ……

    夜深,圆月悬挂在石碑塔上。

    空气中的诡异叫声,“波滋波滋”的吮吸声时远时近。

    “谢谢您的配合~”

    鱼市,一座仓库的灯还开着,沉重的木门被“吱嘎嘎”的推开,一脸厌恶的警察从中走出来。

    紧随而出的是两个鱼脑袋的印斯茅斯人。

    “无须客气,我们eod是奥克蒙特的一份子,这里发生的一切我们都有义务帮忙~”印斯茅斯人非常热心:“警察先生如果还有任何问题,可以欢迎随时来~”

    “那么,再见,安娜小姐”警察冲着站在门内,一脸微笑的安娜点头,拧身步入黑夜之中。

    “怎么突然转性了?”印斯茅斯人一转神情,从谦卑热情,变得不耐烦。

    “那些外乡人,正让这群警察变得不再那么权威……”安娜缓缓转身。

    将目光投入仓库内。

    这里是巨大的海鲜产品仓库,堆满了鱼。

    奥克蒙特的渔夫们难以捕到鱼已经是公知的秘密,而印斯茅斯人,却总能满载而归。

    怪不得本地人会如此的排斥印斯茅斯人。

    “只要能够研究钥匙,让……”

    安娜的声音戛然而止。

    包括她身后的印斯茅斯人也愣住。

    十分钟前,警察拿着一份报纸来eod,询问一个人的下落,两分钟前,警察离开。

    就在这个只有一个入口的仓库。

    此时,那位被“通缉”的罪犯,躺在椅子上,双脚搭着桌子,正全神贯注的盯着报纸。

    “你来了!”安娜迅速收敛了震惊,换上了从容的微笑,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进来的,但是,只要这个有能力的外乡人能够为己所用,事情一定也是朝着对自己有益的方向发展的。

    碰!

    报纸被拍在桌子上。

    “这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手指在报纸上的位置,是一张抓拍照片。

    照片中,李祖右手高高举着,面前是一个成跌倒的女孩,正一脸惊恐。

    下面的新闻报纸标题:“杀死约翰内斯·范·德·博格先生的罪犯是外乡人!”

    “杀人狂正在奥克蒙特猖狂行动,报警举报他的行踪不仅能保护小镇,还可以获得一笔奖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