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靖王率人到来时,只见晏衡的侍卫正在与试图闯出关卡的人**手,而执着龙泉剑的晏衡已经将姜图紧逼退回了院子里。

    姜图身上血迹斑斑,当然晏衡身上也有中招,只不过穿着黑衣,看不出来罢了。

    “阿檀!”

    靖王大喝着执剑上前,当下把晏衡接替了下来。

    与此同时侍卫与大理寺官兵也已将娼馆围了个水泄不通!

    晏衡趁着急乱出错的姜图反应不过来,往他已经被血染红了的左肩又刺去一剑。

    再看看四下,知道这里已失不了手了,也不贪功,当下转身就跃出人群找到唐素:“先前出来的白衣人呢?”

    唐素道:“周密带着人去追踪了!”

    “哪个方向去的?”

    唐素指上街头。

    晏衡二话不说跃了出去,唐素连忙跟上。

    裴寂离开落英斋,便直奔徐幽住处。

    姜图与晏衡对打,余下的黑衣人都在顾着骚乱的人群,没有看到徐幽,那么徐幽定然就离开了。

    姜图可以不管,但徐幽不能出事!

    好在,徐幽房里已经亮起了灯……

    晏衡刚出大街,周密就迎面回来了,见了晏衡便道:“已经追踪到那人去处!他住在府学胡同,是赁的房子,独居。暂且就知道这么多,现让兄弟们在那里盯着了!”

    晏衡是全程听到此人与姜图谈话的,姜图是韩拓的人,也可以说是魏王府的人,那这白衣人是郑王府的人,追踪到他,自然也就给解开郑王府之谜指出了方向!便二话不说随着周密往徐家赶去。

    周密带的路指向府学后街,是条普普通通的小巷,还没走到地方,便就有人跌跌撞撞往这边走来!

    唐素唤了声“蒋渔”,那人顿了顿,接而捂着肩膀加快脚步迎上来!

    “禀世子!人跑了!半刻钟之前突然有人来到这里,属下等前往阻拦,对方武功竟十分高强,无奈属下阻挡不及,他们已经跑了!”

    晏衡当下踢门入内,飞步朝着那点着灯的屋里蹿去,屋里灯苗摇曳,果然已经空无一人……

    裴寂与侍卫们交完手,挟着徐幽,借由余沁掩护离开府学胡同,直接往竹心庵奔去。直到掠进了庵后头他才落地来。

    檀心迎出门,看到他们这形色也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当日给裴寂下厨的少女也披着衣走出来。

    “晏衡突袭了落英斋,徐幽被人盯上了,我去寻他的时候看到出事,便把他带过来了。”

    檀心连忙招呼他们进屋,让徒弟守住院门,说道:“没有露破绽么?”

    “应该没有。”裴寂把面巾丢在桌面上。

    余沁跟着进来:“公子多年刻苦练功,这些年行动都没有露出过破绽,理应不会留下把柄的。”

    徐幽惊魂未定:“我全然不知姜图出事,直到余沁说有人盯梢,我才知道被人盯上了。姜图肯定完了,我没有想到靖王府行动如此隐秘!”

    檀心望着裴寂:“是晏崇瑛的安排?”

    “如果是晏崇瑛,来的人便不止那么些。我只怕是晏衡的安排。”

    “晏衡?”檀心凝眉,“我记得他才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但这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年,却正在不久前救下了林复,”裴寂看过来,双眼泛着熠熠凛光,“不要小看他,在对付我的时候,他的手段心智之老辣不会让你在他身上看到一丝一毫稚嫩的气息。他跟李南风一样,绝不像面上那么简单。”

    檀心与徐幽都有些沉默。

    少女问他们:“那如今怎么办?”

    裴寂看了眼她,然后道:“徐幽不能再露面了。你去收拾个地方出来,让他先在庵里住下,等我想到办法立刻送他和余沁出城。”

    少女立时称是,下了去。

    徐幽走过来:“我们若出了城,公子怎么办?”

    “至少我还没有暴露。按我说的去做吧。”

    檀心问起他:“你方才没救姜图?”

    裴寂把面巾重新拉上,然后才道:“他不知道我在京城,且徐幽已经暴露,去救他实在得不偿失。”

    说到这儿他又道:“我那里也有人在盯梢,我是冒险出来的,不能离开太久。你们小心。”

    檀心点头,送他到门口。

    ……

    裴寂出了竹心庵,街头站了站,又往徐幽住处赶来。

    徐幽虽然已经被带走,但他留下的东西却还在,虽说机密的东西不至于还留在那里,但终究难保没有疏漏,晏衡既然留着人守在那里,那么他迟早都会到来,也不会放过搜查,若是有遗漏,那便连他与竹心庵都很危险!

    徐家这边,失手的侍卫满心以为会遭到晏衡斥责,不料晏衡一声没吭,而是走到屋里举目四顾。

    接着他翻动着屋里的书籍纸张,然后扯下桌布,手脚麻利地将桌上架上的书籍卷宗一股脑包起来:“别愣着,把所有带字的全部带走!”

    眼下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即便人跑了,就是化成灰晏衡也认得出他来,眼下重要的是这些线索,他就不信有了这么些,他还能扒不出一点收获?

    裴寂到了地方,一眼便见到屋里正麻溜搬书的晏衡几人,他伏在墙头定看片刻,快速走到西面厨屋,自灶间拿起柴禾迅速绑成了一只硕大火把。

    再自灶台上寻到两盏油灯,揭开灯头,拎着灯胆潜到屋墙下,而后把灯油全数泼到火把上,再借着屋里翻腾的声音倏地擦燃火折子,点起之后直接投向了屋里床帐之上!

    天干物燥,纹帐与被褥遇火即燃,纸张与木制家俱也是易燃之物,晏衡当下指向火把来处:“唐素快去拿下他!蒋渔你们扑火!”

    唐素踩着他话尾追了出去!

    晏衡手未停,将包满了桌布结起包袱,而后又打开衣橱拖出几件衣裳,将剩下的书纸包进去!连烧剩了半张的纸也不放过。

    “世子!这里危险,快离开吧!”

    侍卫们四只手的手速赶不上火速,很快床已经全着火了。

    而晏衡瞅见床簟底下还有几页纸,依旧伸手到火堆里抽了出来才罢休!

    人刚出屋子,门窗里就已经冒出了火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