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姜将军记性不赖。”晏衡透过他肩膀看了眼外面的唐素,“这么说来将军也能猜到我来干什么的了?”

    姜图放松下来,并且轻嗤道:“便是能猜到,你又能奈我何?换你爹来我或许还能忌惮几分。”

    “那你怎知我爹没来?”

    姜图神色倏敛,看了眼暗门方向,而后说道:“你来多久了?”

    “这屋里没人的时候我就在了。姜将军看起来跟郑王府的人不太和睦。”晏衡往前走了两步,“近来让将军出不了门,真是对不住了。”

    姜图脸上谑色退尽,终于凝重起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全程匿在这屋子里,他竟然不知道?

    “这也没什么难的,”晏衡看向他身后,“你知道英枝是谁审出来的吗?”

    唐素在收到晏衡目光示意后,立刻循原路退出去,到了僻静处唤来侍卫:“此处是个贼窝,并不止姜图一个人!王爷在承恩侯府,即刻去通知王府,请他率人来捉拿乱党!要快!”

    晏衡与姜图周旋的目的当然是在拖延时间,这娼馆确有暗门,先前的白衣人能自如出入,姜图带进来的姑娘又很明显知道徐幽,并且还在回避,这一切都说明这家店实际上是个贼窝!

    他只带来了十来个侍卫,他要是估得没错,先前徐幽出去后已经有侍卫前往跟踪了,那么余下的人根本就不够包围这里的。

    于是他临出发前做的准备就派上了用场,唐素去通知靖王,等靖王率人来到,才有可能一网打尽!

    姜图听到英枝,脸色僵了僵,眼底也忽然有了些惊疑。

    “你的意思是你审出来的?”

    姜图望着这个少年,他昔年跟的是姚家父子的队伍,没见过靖王几次,眼前的少年身形英武,确实有几分晏崇瑛的影子,但面容却比晏崇瑛精致,似乎是肖了其母。但即便如此,他也无法把他跟审问英枝的人联系上。

    英枝是他们手上很有用的一颗棋子,她心里有恨,被韩拓拿捏得稳稳当当,当时他们是对她寄予了莫大希望的,只望她利用晏家内宅的矛盾将靖王府闹得天翻地覆。

    但结果却出了意外,当时就有消息说是晏衡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但大家都知道那只是巧合,而且靖王妃在马车里根本就没有中英枝的计,所以不会真有人把晏衡忌惮上。

    就算是后来林复那边失手,那也只能说是表现尚可,没有辱没他爹的英名,但他说英枝审英枝是他下的手?

    英枝是他们失败的开始,也是他们最接近成功的一次行动,之后就是香丸案再告失败,安定坊被围。

    他们本有着很周密的计划,可是一连串下来到如今,除了弄死个徐涛,其余什么便宜也没有占着。

    英枝若是败在靖王和李存睿手上他心服口服,结果晏衡说英枝是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郎审出来的?

    “我知道你不信,也不在乎你信不信。不过你若能改掉这个狂妄自大的毛病,也许会死的好看点。”

    姜图被激怒:“即便是你,那又如何?你若是个有见地的,便不该把这些话说给我听!”

    说着他突然转身,自屏风后抽出一把剑,不由分说便朝晏衡刺了过去!

    ……

    靖王此刻仍在袁邺府上看舆图,袁缜从旁给他们当小弟。

    刚奉命前往袁邺房里去取文书,家丁就匆匆带着王府的侍卫进来了:“姜图出现了!世子快引路!”

    袁缜一听,立刻引着他们到了花厅,侍卫见到靖王便单膝跪地:“禀王爷!世子在西城一家娼馆抓到了姜图,但那是个贼窝,眼下人手不够,还请王爷即刻率人前去帮忙!”

    靖王手里正拿着舆图,听到这儿差点撒下来:“你说阿檀正在围捕姜图?!”

    并不是他不信儿子,而是压根他就没看到晏衡有什么大举措,也没有看到他除了林家追凶之外还有别的建树。

    姜图是隐藏在京师让他们十分头疼的人物,如今竟说被他找到了,并且还正在围捕中,这让他怎么能反应得过来?

    不但是他,李存睿与袁邺也在屏息!

    不过也就是瞬间的事,李存睿立刻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带人去抓贼吧!”

    靖王二话不说跨门出去了!

    袁邺看了眼李存睿,李存睿摆摆手,他便也出去了。

    袁缜立在廊下与李存睿一道看向门口,忽听李存睿道:“你往宫里送个信,把这事禀一下。”

    袁缜称是。

    主人家都不在了,李存睿自然也出了府。

    徐幽乘着马车上了大街,车上便嘱余沁去给裴寂回话。

    到了家门前,余沁刚要驾车离去时,却忽然又落了地,使眼色让徐幽进屋。

    余沁把门插上,然后才对徐幽道:“有人跟来了!”

    徐幽走到窗前往外一看,却什么都看不见。

    “是有人,应该是从落英斋那边跟来的!”余沁拧紧了眉头,“落英斋应该出事了!”

    徐幽想了下:“那你先呆着,不要往公子那儿去!”

    余沁点头。

    裴寂原算准徐幽至多一个时辰能回话,但随着时间到来又过去,还是没有等到余沁来讯。

    原本在床上躺着的他坐起来,坐了会儿他又下了地,周围仍是一片安静。

    官府虽然没有大张旗鼓贴告示抓姜图,各种搜查也是冲着姜图而来,让徐幽来报平安也是担心这个,难道真出了什么变故?

    再等了片刻,他果然取出夜行衣穿上,而后自书架背后摸出一把剑,自后窗跃出了屋子。

    落英斋这里,晏衡与姜图已经从屋里打到了屋外,缠斗得难解难分,带来的十几个侍卫已经将娼馆前后都围住,但远远不够防止人往外冲。

    来这种地方的总归是些见过世面的,看到晏衡的面容,人群里也不少人在高呼:“是靖王世子!”

    随后侍卫们也表露了身份,大声吆喝着人群退回去!

    裴寂到达的时候,只看见姜图正被个黑衣人缠斗,那人出招应招皆快到让人眼花缭乱,一把宝剑寒光四射,姜图已只有招架之功!

    裴寂紧攥剑柄看着,片刻之后,他攥剑的手松了下来。接而身形一拧,又掠回了街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