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进了东厢房,打开衣橱,这里有道通往姜图落脚之处的通道。

    他跨过通道,到了这间屋子,再示意后面的余沁把衣橱通道复原,自己推开了另一扇门,迎面便就是一间充满着甜腻脂粉味与喜房似的房间。这房里房门紧闭,只有侧窗开了一半,屋里没有人。

    他被屋里的味道刺激得打了个喷嚏,在桌旁坐下,而后掏出先前裴寂给他的那卷纸卷来看。

    晏衡眯眼打量,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徐幽的侧面,他穿着一袭白色长袍,留着短须。

    晏衡心里的姜图不是这个样子。姚霑说他面相风流,是擅沾桃花的主儿,眼前这人却行动衿持,虽然不失儒雅,却跟风流二字远远沾不上边,更是看不出来会有女人主动往上扑的迹象。

    但他若不是姜图,又如何会轻车熟路进到此间?

    他环起双臂,屏住呼吸没动。

    正在这时,房门处又传来吱呀声,门口光影浮动,又有人进来了。

    进来的这人一身锦衣,身段矫健,一张脸面目如画,眼尾微挑,手里还牵着个水蛇腰身的姑娘,本该是时刻带着春风的脸上,此刻他却略带凝色。

    晏衡呼吸一屏,敛住了气息,这张脸他竟然看着有些眼熟,是在姚霑画出的画像上?不,准确的是说前些日子与李南风从酒楼下来的楼梯上!……

    “你可算来了!”

    他正思索间,屋里已经有了对话。

    锦衣人进门看到灯下的徐幽后就松了手,打发女子去了暗门,而后捻着眉心坐下来。

    徐幽抬头:“你等了我很久?”

    “高衍让晏崇瑛率队四处搜捕,多半是审出来我在城中了,我已经有十来日没出去,方才往街头走了一遭,才发现城里的帮派都出动了。

    “这境况下,莫说救人与行事,便是想抽身退出去也不容易了!”姜图给彼此各倒了杯茶,凝眉道。

    “帮派?你的意思是帮派也在替官府找你?”

    “没摸清他们在做什么,但近来他们的人露面闹事的次数挺多的。高衍也不是吃素的,就是想到这个办法也不意外。”说到这里他又看向徐幽,“你倒是安全,至今为止也没人查到你们头上。”

    徐幽道:“官府不查我们,林复不是也差点死在你们手上么?”

    姜图望着他,轻哂了一下:“还在为林家的事记恨我呢?你们就是太优柔寡断了,干大事不利落,迟早为人鱼肉。”

    徐幽想说什么,止住了,他拿起桌上纸卷递过去。

    姜图道:“是什么?”

    “这阵子推估出来的朝廷政务,是你们想要的。”

    姜图接在手里,眉头却仍紧锁着。随后他抬头:“你让你的人帮我送出去。”

    徐幽半垂的双眼有点冷:“我本身人手就不够,分不出人来。这还是要将军自己。”

    “我是不能露面的,相反你倒是安全。”

    “并不安全,近日这周围,屡有练家子走动,我听说前些日子秦王世子高贻还在街头追人,我要是猜的没错,应该就是余沁在此拿卷宗给我的那次。”

    他把纸卷又推回来:“余沁已经暴露了,东西我已送到,你赶紧传人送出去,或许来得及。”

    姜图望他半晌,身子靠进椅北:“我怎么觉得你在京不止那么几个人?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

    徐幽面不改色心不跳:“我瞒你什么?咱们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你竟然在怀疑我?”

    姜图不吭声了。

    晏衡眉头拧得生紧。

    他没有错过他们半个字的谈话,但他此时脑子里却如一团泥浆,后进来的锦衣人就是姜图这已经有把握了,但反而是这白衣人让他另起了兴趣。

    从话意看,白衣人应该是郑王府那一派的,那为什么看起来他们双方之间并不是那么愉快?

    他想起追踪林氏的时候,也曾听到她与那凶手争执,难道说,郑王府与魏王府之间并不和睦是确实存在的?既然不睦,那他们又是因为什么而走到一起?

    “时辰不早,我该走了。”

    徐幽放下茶杯起身。

    晏衡右手倏地抓住了剑柄,但下一瞬他手又松下来。

    徐幽走出了暗门,那机关在面前又合了上来。

    姜图坐在椅中,对着那门默坐了半晌,末了也站起来。

    很显然徐幽的话让他的心情更加不好了,但他仍然是很自如地把那卷文书执起,看过之后也朝着那扇暗门走去。

    只是他还没有走到门前,脚步就不得不停下来了。

    衣橱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人,环胸靠着橱壁,姿态潇洒得紧,又自在得紧……

    ……

    徐幽走出通道,在民宅的厅堂里且坐了一会儿。

    裴寂的下落不能让姜图知道,每次从这里出去,他都要小心再小心。

    当然,姜图就算是看到了裴寂也不认识他,但是,他冒不起这个险。

    作为幕僚,最要紧的一点就是谨慎,就像是他也不能让裴寂冒险去跟李家暴露身份一样。

    听得通道那边并没有动静传出来,他才走出院子,招呼余沁出胡同上马车。

    “去哪儿?”余沁拉起马缰。

    “回家。”

    民居里的侍卫眼看着马车掉了头,猛向唐素打手势请示。

    唐素却也要等晏衡的示下,他不知道这人是姜图,还是别的人?按理说这个时候晏衡该有信号出来了,却不知为何却没有?

    但不管怎么说,但凡进得此门的人都不能随意放过,他给了侍卫手势,让他们暗中跟上,自己则往晏衡这边来。

    “姜将军?”

    “你是谁!”

    姜图望着面前的黑衣人,望着他那双黑衣之下唯独露出来的眼睛和双手。他的双眼亮如寒星,这是一双有着阅历的双眼。但这双手皮肤却紧致舒展,分明是一双极年轻的手。

    这人极年轻的左手轻扶在剑柄上,这剑黯淡古朴,但对于他这样的行家来说,那黯淡之下隐藏的却是锋锐!

    晏衡扯下面巾:“我要是没记错,前不久我跟将军已经有过一面之缘。”

    姜图双眼骤然眯起来:“是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