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金三给的这个地址,正是那日高贻追踪青衣人,而青衣人失踪的那片区域。前几日晏衡曾经暗中已经查过一遍。但此刻金三在查了几日之后竟然也查到了这里……

    回到府里,他先唤来唐素:“趁着天色还早,你们即刻就去早几日贻世子追踪人追丢的的地方再去查访,尤其是落英斋四周。不管看到什么都来告诉我,但是要尽量地隐藏行迹。”

    唐素走后他又吩咐阿蛮备好夜行衣。

    让金三查找姜图,与他帮高颐寻找神出鬼没的青衣人,原本应该是两条线,但金三给出的地址却跟高颐所提供的地址不谋而合,这就不能不慎重了,虽说明家的举动暗含着不寻常,会跟乱党扯上却也是很让人意想不到。

    可是再想想明家所住之处离高家并不远……

    他忘不了当年杨姝招出来的供辞,杨姝在高家的时候还曾依稀收到过郑王府的人给她的传信,但自从她前往军中照顾太子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信件。

    如果说青衣人跟乱党有瓜葛,那有着相同络子的明慧,或者说明家也有问题,当杨姝在高家呆着的时候,方便传信给她,同时又能不留下线索的,同乡的明家完全有可能做得到。

    而如果明慧是郑王府那一路的,那么明家在接到秦王府提亲的消息,然后立刻搬家,似乎也能解释了。

    明慧是断不可能嫁进秦王府的,什么美人计摧毁整个秦王府不可能存在,就像杨姝到了军中以及进了宫之后就隔断了联系一样,一座王府的规矩能大到你可能进去之后一辈子也出不来一两回。

    关键是秦王府只是个宗室亲王,纵然手上如今也掌着两个屯营,但却基本上接触不到朝廷核心,明慧便是嫁过去,极大可能也不过是白白损失一个人,还不如嫁入一般官邸来得有用。

    晏衡想到此处又不由扭头看了眼暮色,不知道今夜去往娼馆,是否能揭开这谜底?

    朝廷上的事李南风插不上手,高贻的难处也只能寄希望于晏衡,晏衡去见金三的时候,李南风则在听杨琦说起他近日盯梢裴寂的进展。

    “裴公子每日早上会上集市买些菜肴,自己做饭,洗衣裳,打扫屋子和院落,手势非常娴熟,做饭的手艺应该也可以,属下闻到味道觉得还挺有食欲的,然后他洗衣裳也讲究,内外衣裳都分开洗,有时候边干活边背书,日子看着挺惬意。

    “期中他去过铺子两次,核了一次账,对了一次单,何姑娘说他上手非常快,教了他一回做账,他后来就整得很明白了。

    “还去过一次会馆,会馆里有两三个他相熟的举人,每每相谈甚欢。对了,他喜欢吃酱芸豆,好像也挺懂酒的,不过很少喝。”

    李南风撸着怀里喵喵直叫唤的狮子猫,觉得杨琦连裴寂喜欢吃酱芸豆这种事都盯出来了,足见是盯的够细的。她道:“晚上呢?”

    说实话,到目前为止杨琦压根就没弄明白李南风究竟盯裴寂是盯的什么,但是看她近来提到裴寂时神色已不是那么轻松,隐约也猜得一点。

    便也说道:“裴公子晚上睡得早,戌正就熄灯了,寅时末刻起,很准时。”

    李南风手停在猫脑袋上,片刻道:“继续盯着。”

    杨琦答应着,利索去了。

    李南风望着窗外,手下继续,忽然猫儿凄厉叫起来,她低头一看,原来猫崽子的耳朵不知几时被她提溜在手里了。

    ……

    入夜的京城少去了日间的喧闹繁华,裴寂天黑闭门,坐于窗前看起了书。

    烛光熠熠,光影浮动,四面渐渐只有了虫鸣的声音。

    戌时梆子声响起,他起身洗漱,随后回到房里熄灯。

    窗外树影微动,他站了一会儿,支腿坐到床上,手搭着膝盖,幽幽地望着夜空。

    忽然一个人自厅堂里走进来,到了跟前躬身行礼。

    裴寂看向他:“徐先生坐。”等他坐下来,他往下道:“我这院子也不安全了,徐先生可要小心。”

    “我知道。是余沁瞅着安全的空当才让我进来的。”徐幽自怀里掏出一卷纸卷,“公子让姑姑带的话属下已经收到了,目前又查得,昔年王爷出事之前,灵帝的确曾经暗访过晏家。”

    屋里没灯,纸卷也看不清。裴寂接在手里,问他:“哪里查问到的?”

    “灵帝时行人司司正,是如今的翰林院学士梅允的父亲。”

    裴寂静默片刻,说道:“王府出事之后不久,驻地军营就有甲胄失窃。约摸一个月后,郑王府被人递折子弹劾。驻地军营的长官又是晏晗的堂甥。

    “灵帝既去暗访过晏家,那么失盗的那批甲胄出现在郑王府柴房,通过谁办下来的,似乎很明显了。”

    徐幽未出声,显然是认同这番话。

    “但是为何崔哲搜集来的所有卷宗里,却没有提及晏晗李灼丁点?他们不该这么干净。否则的话为何他们都会在牢狱里被灭口?

    “李晏两家当时在朝廷的地位虽也不弱,但比起如今却差距甚远,灵帝还忌惮不到他们头上。何况,如果是忌惮两大家族,为何事后又要给他们平反?”

    徐幽望着他:“崔哲奉命修的是前朝史,搜集的未必有那么全面。”

    裴寂下了地,赤脚踩在地板上:“年代久远,的确是不太好查了。”

    “属下会尽力的。”

    裴寂停在窗前,说道:“你觉得李晏两家会知道多少?”

    徐幽凝眉:“这个不好说。”

    裴寂拿起桌上的笔道:“前阵子靖王府办喜事,晏家祖籍那边靖王两个叔父就没来。晏家这边大约要好些,因为李存睿在家族里素有话语权。

    “不过李存睿作为读圣贤书长大的后辈,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对这桩世仇释然。

    “他们一日不怀疑这世仇有问题,便也一日都不会怀疑到李灼和晏晗的死还有别的问题。”

    徐幽神色微动:“公子莫非是想把这些披露给李晏两家?”

    裴寂望着幽幽夜色,注目良久道:“我只想知道答案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