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裴寂收回目光。

    眼前的少女让他捉摸不透,又或者从相遇时起就未曾捉摸透过。

    李南风心里也没消停,如果裴寂当真清高而不愿从俗,他怎么会接受洛永的举荐,到她手下当个管事?

    当然她这个管事很值得赴任,但是前世他一开始却以他母亲遗愿为由而未曾答应做她的上门夫婿。

    他的不答应,到底是他母亲的遗愿,还是那时的李家没有如今李家的价值?

    当然,就算是这样,也无可非议。人往高处走嘛。裴寂也没有标榜自己有多清高。不然的话,前世他也早就该与她保持距离,这一世也不会接受洛永的好意。

    既然他没那么迂腐,那么又为何一再追问她的“关照”?

    李南风肯定自己对他并非那个意思,但他的问话却让她觉得他也在担心这个。

    他是真的担心惹不起晏衡吗?

    “你的文章是我哥哥替你批的。”李南风神色如旧,“不过我哥哥说说你笔锋压的太狠,我跟你认识这些日子,倒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如此克制的人。”

    裴寂神色也恢复了自如:“那或许是因为我有位保守的先生。”

    “哦?”

    “我在泸州的老师,是个上年纪的老举人,一向以稳健著称。他是灵帝时中的举,灵帝性暴,喜欢手下臣子乖乖顺顺,于是基本上想走仕途的都会有意无意投其所好。我便也习了先生几分习气。不过我与先生情份极好,时常通信往来。”

    “是么。”

    裴寂自书页里抽出封来,展开递给她道:“这就是我昨日才收到的信。”

    李南风接过来,果然是封师生之间往来的书信,且用辞也是十分严谨规整。裴寂的字迹她认得,这信上的字与他的字全然不同。

    “我这位先生原先有个孙子,与我同岁,染病早夭了。后来便把我当成了自己孙子看待,家母过世后,全赖他一路悉心栽培。”

    李南风把信折起来,递还给他:“那倒是很幸运。”

    “我也是这么认为,所以从不曾与他断联系。不管在哪儿,落脚之后都要先与他通个信才放心。”

    李南风点点头,没再说话。

    ……

    裴寂到底是真的坦荡,还是太会隐藏?

    他是当真只为进京备考,还是有别的目的?

    李夫人到底为什么要强行坏了她的计划,这裴寂,到底又是哪里引起了她的警惕?

    回府后李南风立在庑廊下,望向上房方向。

    前世事出在李夫人手上,倘若这一世李夫人再出马,是不是揭开谜底的可能?

    她站了半晌,终是回了房。

    她尽量不想主动与李夫人有什么接触。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跟李夫人说透。

    每一世的人生都不一样,即便是说透了,李夫人是否能看出什么,她也没有把握。

    她边走边交代梧桐:“去跟杨琦说,让他安排两个侍卫去泸州查查裴家。然后再唤两个人在裴家外头盯一盯,仔细行藏。”

    ……

    大理寺这边靖王与袁邺在负责,晏衡虽是被皇帝指派进衙,但实际上靖王并不认为他有什么经验可以帮得上什么大忙,日常也就打发他跑跑腿,安排些小任务。

    当然出于栽培接班人的考虑,但凡晏衡想知道的,他倒也知无不言。

    晏衡成了大理寺的边缘存在,便就有了许多的空闲。

    这日正在晏驰院里撸他的兰花,在晏驰杀猪刀般的目光里唐素进来了:“金三那边有回话,问爷有没有空,这就要请出来见个面。”

    晏衡立刻道:“在哪里?”

    唐素说了个地址,他便头也不回出门去了。

    晏驰看着快被撸秃了的兰花,抱了回房。

    晏衡到了金三约好他的茶馆,抱一抱拳先坐下,问道:“三爷可是有消息了?”

    “没有消息也不敢惊动世子,”金三神色不如上回轻松,“这些日子在下联络了所有城内所有帮会弟兄,请其在所有能够藏人的处所查人,可以说是除去官宅与佛道两地,处处都探听到了。

    “前面几日毫无所获,就连在下都快无从着手了,但是就在昨夜,北城有家娼馆的伙计向在下通报了一个情况。他说他所在的西城一家娼馆里,发现了一扇暗门,是通往娼馆背后的民居的。”

    “哦?”

    晏衡目光凝住了,“哪家娼馆?”

    “世子是正派人,怕是不知道‘落英斋’?”

    晏衡听到这名字,目光微闪,他就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城里有名的几家娼馆,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此人又是如何发现的?”

    金三回答道:“据他说,一个月前他自楼下一间耳房里搬东西进仓房,仓房的一面墙是隔着后方民居的,那日他为了腾空场地,在仓房呆了许久,而后就听到脚步声和说话声。

    “起初没在意,再后来听到脚步声未停地直接到了其中娼馆一楼的一间厢房,他就疑心是馆子里有姑娘与人暗度陈仓。

    “但之后他问起馆中的人,却反被骂了顿,没人相信他的话,再后来甚至为此被龟奴打了一顿,怪他无中生有中伤家里的姑娘,再不许他瞎说。

    “他心存怨气,就跟我西城那边的弟兄透露了这么一声。”

    金三匀气继续:“据他称,那间与仓房连接了的长包着的屋子,是被外地客商所包,并且包了有两三个月了。那客商看中了馆子里的姑娘,虽然不常在京,但一来便住在那儿。

    “因为世子说此人要紧,我便没有打草惊蛇,除此之外尚无别的线索。究竟此处跟世子所查之事有没有关系,还要请世子定夺。”

    金三说着给了个地址于他。

    晏衡接来看过,眉头骤然动了下。

    金三见状:“有何问题?”

    “无事。就是有点眼熟。”

    晏衡不动声色地把纸条收起来,然后道:“多谢三爷,在人没有找到之前,还要烦请三爷继续帮我盯着。”

    说完他让阿蛮将带来的一方古砚奉上,然后再拜托了金三几句,便就起身先告了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