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婢女身形一僵,没想到卿如许竟然在她的动作之间看出了这么多信息,心中难免吃惊,看样子,卿如许并非是个好糊弄的后宅千金。她思及此,立即改变了策略,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卿大姑娘,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您放过奴婢吧!”

    卿如许瞄她一眼,“我还没问,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看来……一定是知道什么了。”

    “不,不,奴婢不知道!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当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奴婢这个人,放了奴婢吧!奴婢保证再也不出来碍您的眼!”

    卿如许见她脸色雪白,诚惶诚恐的模样,托腮看着她说:“我并没有想要问什么,一会十四公主来了自会问你,你还想想怎么同公主殿下解释吧。”

    “十,十四公主?”婢女身上一软,吓得跪都跪不直了。“以十四公主的脾气,奴婢若是落到她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的!卿大姑娘,奴婢求求您,您救救奴婢吧,奴婢什么都告诉您!”

    卿如许不置可否,直直看着她不作声。

    婢女明白她的意思,是要看她能不能说到做到,便吞了吞口水,抽泣道:“奴婢名唤映容,是跟着秦四姑娘来的,原本奴婢是个新入府不久的,平时也不在四姑娘身边伺候,今日四姑娘身边的婢女病了,人手不够,就挑中了奴婢跟着来。今日赏春宴山,县主送十四公主去更衣,回来的路上碰见奴婢,就让奴婢帮忙传个话……”

    卿如许听到这见她顿住便接口问道:“然后你就找到我,说十四公主要找我说话?”

    “是……奴婢知道县主跟您有过节,平时就总是找您的麻烦,所以方才仗着是县主的吩咐,这才出言不逊,胡乱说话冲撞了您,并非有什么倚仗……奴婢不懂规矩,请您饶恕奴婢这一回吧!”

    “那你可知道,假山处到底有什么玄机?”

    映容垂目掩饰:“县主只是吩咐奴婢将您引到那处假山,但奴婢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卿如许听了她的话不置可否,只轻哼一声:“我看你今日是不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了。”

    映容猛地抬头看向卿如许,目光中满是惊疑。

    卿如许淡淡看着她:“你二话不说,就将脏水泼在了县主身上,说明你根本就不怕她。你真正的主子,身份应该还高于县主,才能让你这般有恃无恐。”

    映容支吾道:“奴婢只是想保住自己的性命,这才不得已出卖主家……”

    卿如许到现在也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当然不会信她的鬼话。

    秦婉言是慧妃娘家的庶女,而慧妃所育的十一公主又与十四公主不睦已久。前段日子两位公主还因为阮供奉的事情被罚,已经说明十一公主,也可以说慧妃对十四公主和阮供奉之间的关系有所怀疑或了解。

    这次趁着薛允举办赏春宴,便遣了映容到秦家,挑了个好拿捏的庶女给予些许好处,让她想办法在赏春宴上撞破十四公主的私情。秦婉言也不傻,自知此事危险,见卿如许受众人排挤,便起了嫁祸的心思。映容当然不会不同意,因为秦婉言的身份太过明显,到底要露出主子的痕迹,能换个人去捅破十四公主的丑事当然更好,于是便去招惹了卿如许。

    可惜,最后秦婉言怕事情不成被怪罪,还是暴露了自己。

    不过十一公主到底才十几岁,未必有这样狠毒的心肠,卿如许更倾向于是慧妃在背后一手操纵。“你一副害怕的要死的样子,却仍旧满口谎言,看来你并不是真的害怕十四公主。所以说……你主子的身份不仅高于县主,还有可能高于公主?”

    映容闻言失色抬头:“奴婢不知道卿大姑娘的意思。”

    卿如许冷笑一声也不跟她兜圈子,说道:“你说自己是刚到秦府没多久的婢女,又是秦婉言临时抓来充数的,却对宣平侯府的地形这般熟悉,不但轻而易举的找到了我,还将我领到东南角的假山,难不成你是个千里眼,早将宣平侯府的一切记下了?”

    雅间里一时间针落可闻,映容被卿如许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兰舟和拾舟对视一眼,有些惊讶,姑娘真是聪明,她们都没有听出映容话里的不对。

    映容咬牙看着她,这个卿如许早已经推测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此时不过是想从她口中得到确认:“卿大姑娘就不怕知道的太多招来祸事么?”

    “你呀,不用狐假虎威,我是不吃这套的。”卿如许讽刺的看着她:“你其实……是个宫女吧?”

    这层窗纸已经被捅破,映容瞬间变脸。她似乎不认为自己已经命在旦夕,站起身微抬下巴,撇着嘴角看着卿如许,口中的话仍十分硬气:“卿大姑娘既然知道,还敢将我抓到这里来?就怕吃不了兜着走么!”

    这映容的神情实在欠揍极了,若按照卿如许从前被惯坏半点不肯吃亏的性子,说不定要上去抽她两把。不过,现在的她可比前世成熟多了,知道武力并不能让对方服软,也不够让自己解气,所以她决定换一种方式惩罚这个坑害了自己又目中无人的婢女。

    于是她按捺住脾性,以手掩唇笑了一声,反问道:“吃不了兜着走?难不成你以为自己今日还能出的了这个门么?”

    映容面色大变:“你什么意思?”

    卿如许露出一副蛇蝎美人要生吃活人的神色,语气冷淡拉着长长的音调:“我是个有仇当场就要报的性子,你想借刀杀人没问题,但你不该来招惹我,现在,我要把这一刀还回去……拾舟,我刀呢?”

    拾舟仅仅只是一怔,然后扑通就跪下了,几乎吓得要哭出来:“姑娘饶命,奴婢想着今日是去参加赏春宴,就……就没带刀……”

    卿如许暗道这丫头反应够快,回去一定奖励她一个大鸡腿。

    兰舟在二人身后站着,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拼命将自己的视线移开,强忍着笑掩饰的转身去倒茶,随后奉给卿如许求情道:“姑娘别生气,您就看在拾舟服侍您一场的份上,饶了她一条性命吧……”

    “哼,命可以留着,回去自己剁了指头赎罪吧!”

    拾舟一副狗命要紧的神色动作,生怕卿如许反悔似的,赶紧应道:“是,奴婢领命……”

    映容见状顿时就不淡定了,似是没想到卿如许背地里竟然这般凶残歹毒:“你……你敢杀我?”

    卿如许的笑容更冷了:“我为什么不敢,不管你的主子是谁?你都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奴婢,又没能完成主子交代的事情,我就是当场宰了你,可有人来给你收尸啊?”

    映容脸色变得铁青,不敢置信却依旧慌了手脚。她的确没能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若秦婉言直接去撞破十四公主和阮梅钦的事,还可以说是巧合,但秦婉言为了保全自己,想了个嫁祸她人的法子。他心中想着这样的确更好,就答应了。

    谁能想到卿如许如此谨慎,秦婉言嫁祸不成,后来的所作所为又太过刻意,显然已经暴露了主子……

    这样一来,自己能不能从主子手下活命还不知道。

    卿如许见她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出声讽刺道:“怎么,害怕了?”

    映容战战兢兢的抬头看她,正处于天人交战之中,犹豫是服软求情还是坚持到底。

    卿如许轻笑一声,她对这种平白无故拉她下水的害人精没有半点同情心。如果她不是事先自知情,前世死的是秦婉言,今生死的就是她。“本来呢,我是想将你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直到你痛死为止,可惜,我那把削铁如泥的短刀没有带过来。”

    映容隐隐感觉对方是在玩弄自己,又怒又怕:“你!你敢!”

    “我已经再三说了,你活不了。你今日若能活着走出这里,算我输。”

    这时,雅间的们被打开,十四公主沉着脸进来,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来人!乱棍打死扔到乱葬岗喂野狗!”

    “公主……”映容一见十四公主真的来了,吓得跪都跪不住,身子一歪,软倒在地上。

    她甚至没机会再说一句话,被人堵了嘴,当着十四公主和卿如许的面,被人打得血肉模糊才被人装在麻袋里扛了出去,然后立即有人开始收拾地上的血迹。

    卿如许有些惊讶,这副雷厉风行的利索性子,果然是后宫摸爬滚打长大的公主,能在那么多女儿当中成为皇上最喜欢的公主之一,当然不会是娇滴滴的。

    兰舟和拾舟被吓得噤若寒蝉,缩在卿如许身后不敢动弹,卿如许上前行礼:“臣女给公主殿下请安。”

    十四公主点点头,见她垂着头有些拘谨,便柔声道:“没吓着你吧。你放心,这春山晓月楼是林家的产业,今天的事不会传出去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