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卿如许定了定神,心下盘算了一番说道:“有人故意要撞破公主的事,还想顺便坑我一把。我这么走了,公主要是出了什么事,事后查到我头上,难免要怪罪我坐视不管。”

    “咱们就当没来过,谁会知道?”

    “当然是指使那婢女的人,对方只要随便找来一个人说在这里看见过我,我就说不清。”卿如许犹豫了一下,四处看了看,捡起一块石子朝假山扔了过去。

    石子砸在假山上发出“当啷”一声响,拾舟吓得愣在原地。

    卿如许心如擂鼓等了一会,假山里面没有动静,便又捡起一块石子扔了过去,扔完拉着拾舟转身就往旁边的岔路跑,跑到老远才停下来,躲在远处远远看着。

    “姑娘是想提醒公主?”

    “嗯……”卿如许本来不想管这件事,但有人将她拖下水,她就不能坐以待毙。“帮了公主,事后也有解释的余地,别忘了,我可还让兰舟扣下了那个传话的婢女,是怎么也撇不清的。”

    但传话的婢女又不能不扣,不管这件事的结果如何,那都是个重要的人证。

    退一万步讲,十四公主和阮梅钦虽然不太可能在一起,但前世的结局也着实令人唏嘘。卿如许出于恻隐之心,还是不希望她们重复前世的结局的。

    “姑娘快看!”

    十四公主走出假山,狐疑的看了看四周,对假山里面说了句什么。紧接着一个白色的人影从里面出来,深深看了公主一眼才不舍的转身离开。

    十四公主看着阮梅钦的背影,神色间透露出一种情窦初开的羞涩和烂漫,与方才沉默冷傲的气势简直是天差地别。

    拾舟跟着卿如许躲在远处看着,紧张道:“虽然公主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可身边总不至于一个人都不带吧?之前去给阮供奉传话的侍女肯定知道二人的事,按理来说,应该替公主把风的呀。”

    “肯定是被故意绊住了脚。”

    假山前,十四公主独自站了片刻,第一颗石子引起了十四公主的主意,第二颗石子让她意识到,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但环顾四周,却没有半点声响。她抬步准备离开,附近却突然传来人声,似乎不少人往她这边来了。

    十四公主的脸色猛地一沉,她倒要看看,是谁跟她耍花样!

    “公主殿下怎么在这?”

    薛允和几个贵女结伴往这边来,疑惑的看着十四公主。

    十四公主看着薛允,见她面上的神色不似作伪,似乎并不知情,便说:“本宫看见一只十分漂亮的鸟儿,追着鸟儿一路进了假山,却不见了鸟儿的踪影,想必是从哪个缝隙飞走了。”

    薛允闻言一怔:“原来是这样,既然如此,公主便跟臣女们回去吧,很快就可以入席了。”

    十四公主刚要点头,薛允身后站着的秦婉言突然开口:“咦,我好像听见假山里有动静,是不是公主说的鸟儿还在里面?”

    十四公主的目光一抖,凌厉的朝秦婉言扫了过去。

    秦婉言吓得一缩脖子,咬了咬嘴唇,还是出言支使身边的婢女,“你去看看,若有公主说的鸟儿,便抓来给公主。”

    周围几个贵女闻言都朝她看过去,眼神里分明写着,庶女就是庶女,走到哪都不忘拍马屁!然而秦婉言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如果她办不好这趟差事,回头一定吃不了兜着走。可若是达到目的,她和姨娘就能翻身了!

    婢女蹑手蹑脚的进了假山,几乎是进去就出来了,“里面,里面什么都没有……”

    “没有?”秦婉言脸色一白,几步走到假山口看了一眼,转过身脸色更白了:“可,可能是我听错了……”

    “嘁……”有人发出嗤笑声,分明是笑她拍马屁不成,反而丢丑。

    这时,十四公主身边的侍女延陵来了,面色明显带着焦急,走到近前,见十四公主安然无恙,脚步才微微放松,一语不发的站到了公主身后。

    十四公主不动声色,道:“行了,回去吧。”

    众人这才反身往花园回去。

    待无人注意,延陵才低声道:“方才奴婢被人绊住了,耽搁了好一会,公主……没事吧?”

    十四公主摇了摇头:“在她们过来之前,有人提醒了我。”

    延陵讶异道:“是谁?”

    十四公主摇了摇头:“不知,看来这个人知道有人故意要害我,所以出手帮我一把,可对方难道早知我的事?”

    薛允既然不知这件事,这人当然也不可能是宣平侯府的人。延陵想了想,说道:“这个人或许在这群贵女之中。”

    “嗯……还有那个秦婉言,她不是宸妃的娘家人么?跟十一皇姐可有往来?”

    “奴婢会尽快让人查清楚。”

    众人回到席上,见卿如许坐在那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果子。便有人问:“半晌没见你,你去哪了?”

    卿如许懒洋洋的抬头,扫视众人一圈,目光落在秦婉言身上:“没去哪,我一直在花园里没有离开?倒是你们,一个接一个没了影子。”

    众人闻言也没怀疑,因为从刚才开始,街上已经陆陆续续传来放鞭炮的声音,必定是有的人家已经得了喜讯。所以她们一直在说这件事,三三两两聚在花园里,没有一直关注卿如许。

    但秦婉言和卿如许的对视,却引起了十四公主的注意。

    卿如许毫无心虚之色,秦婉言却目光躲闪,很快移开了目光。

    卿如许心下冷笑,怕是有人指使秦婉言去撞破十四公主的私情,而秦婉言自知凶险,想要将此事推到她头上,坐收渔翁之利。而卿如许处处受薛允针对,到时候只会怀疑是薛允在背后陷害她。

    可惜,卿如许不仅没上当,还将整件事看的清清楚楚。

    这时,薛允派出去看榜的人回来了,婢女拿着抄下的榜单匆匆前来,薛允眼睛一亮,连忙抢到手里查看。

    然后,众人看见她的脸色碎冰一般,变得又冷又难看。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延陵上前拿过榜单递给十四公主,十四公主一看就笑了,看向卿如许:“皇上钦点江公子为探花郎,卿大人一定很高兴。”

    众人听见这话面面相觑,什么?那个山贼不仅一举高中,还是三鼎甲中的探花郎?

    真的假的?

    怪不得薛允的面色变得又古怪又难看,今日来的人都知道她给卿如许下帖子,就是为了在这件事情上奚落她,让她在满京城的贵女面前丢丑的。本以为好戏要开场了,事实却狠狠打了薛允的脸。

    人家“山贼”不仅高中,还是皇上钦点的探花郎!

    “这?怎么可能?不会是看错了吧?”

    终于有人忍不住说出了心里话。

    十四公主目光扫过去,说话的人立即闭了嘴。

    别人没听出来,卿如许却听出十四公主话里的妙处,她说的是“卿大人很高兴”,分明是避开了她与江凛的亲事,这是在示好吗?看来这位公主并不笨,自己方才故意去看秦婉言,就是在暗示她,帮你的人就是不才在下我呀!

    她连忙起身:“是,父亲定然是高兴的。”

    十四公主点头笑道:“站着做什么,坐下说话。”

    周围一众贵女看着二人的互动都有些懵,一时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纷纷朝薛允看去。

    薛允的脸色更加难看,但同样是一脸懵然!

    在场之人都是会看脸色的,就算得罪薛允,也不可能去得罪十四公主。方才事不关己没有标明立场的露出讽刺的笑容,胆小怕事的庆幸自己没有乱说话,而之前说了闲话的立即改了风向,纷纷换了笑脸企图挽回。

    “虽然没见过这位江公子,但能被皇上钦点为探花郎,定是相貌俊美,一表人才了?”

    “听说是这位江公子是卿大人的学生,想必这会已经有人到卿府去报喜了。”

    卿如许跟十四公主听了这些话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秦婉言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袖中的手指微微发抖,几乎掩饰不住。

    十四公主意味深长的一笑,不再说话。

    一顿饭吃的味同嚼蜡,众人各怀心思,离开宣平侯府之后,卿如许依言在前面不远的春山晓月楼下了马车,带着那个被她扣下的婢女等十四公主过来问话。

    婢女被两个婆子押进雅间,看见抓她的正主是卿如许,竟然松了口气。

    “不知卿大姑娘找奴婢有什么事?”

    “我还没问你,你倒是先问起我来了?”卿如许心中好笑,对方一定是以为抓她过来的是十四公主吧,结果一见是自己,就涨了气焰。

    “奴婢不过是传了句话,不知卿大姑娘有什么好问的。”说罢,她竟然转身就要走。

    “我好歹是京中数一数二的大家小姐,你分明只是个下人,竟没有一丝害怕,定是有恃无恐。”卿如许好整以暇的托腮看她,一字一句说的不紧不慢:“这么说,你家主子的地位,定然在我之上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