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卿如许到宣平侯府的时候,院子里已经聚了不少人。平宁郡主爱花,尤其爱富贵绚丽的牡丹芍药,此时正值花期,亭台楼阁假山流水之间处处绚烂,满庭芳华犹如仙境。

    顺着长廊一路前行,卿如许听见女子嬉戏之声传来,抬头便见前面八角亭中有一群妙龄少女正在说笑,且个个都是着意打扮,锦衣华服,比之园中盛放的花朵也毫不逊色。在众女之中,有一位少女绯衣灼灼,袖间纹饰繁复,更是贵不可言的华美,其他人虽都不差,但在她面前俱是失色。

    这少女,正是皇上最喜爱的公主之一,十四公主。

    卿如许见她果然在这里,心下便谨慎了几分。兰舟瞧着她们的动作,说道:“似乎是在藏钩。”

    藏钩是民间流行的一种老少皆宜的游戏,近似于射覆。

    玩法是将一只银钩或玉钩在众人手中传递,参加游戏的人分为二曹,曹人射知小钩藏在何处,比较胜负,总计射中率高者获胜。

    二人走近,亭子里面的人也看到了她们,薛允不等卿如许见礼,便说道:“到底是身子骨差了些,竟来的这么晚,还落在公主殿下后头。”

    这是变相在数落她架子大呢!

    眼见着薛允笑里藏刀,卿如许往众女面上看去,有看笑话的,有胆小怕事的,也有事不关己的,一个站出来替她解围的都没有。她心中暗自叫苦,批命一事传出,她成了世族公子眼中香饽饽,却也成了世家贵女们的眼中钉那!

    但卿如许早就料到薛允没安好心,她面不改色的跟十四公主等人一一见礼打了招呼,这才不紧不慢从袖中拿出薛允送来的那张请帖,展开仔细看了看,说道:“县主遣人送来的帖子上分明是辰时中,难不成……是下人将时辰弄错了?”

    这“下人”分明就是薛允自己,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薛允没想到请帖还在卿如许手里,没有交给门房接待的婢女,此时她握着证据,薛允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说什么,虽然不甘,也只能深吸一口气,说道:“这婢女该打,这么点事都做不好,回头我定重重罚她。”

    十四公主对这种无聊的戏码早就看腻了,开口道:“好了,别扫了大家的兴致,继续吧。”

    十四公主也不是头一回见卿如许,只觉得她好像与从前有些不同了,便着意看了她几眼。卿如许感受到她的目光,便回以温和的微笑。十四公主倒也没想其他人似的对她有太多敌意,微微点了点头。

    事实上,薛允根本没想到十四公主会来,这种春宴,花会多了去了,公主们在宫中也时时会举办这样的小宴,根本没什么新鲜的,但贵女们举办这样的宴会时,出于恭敬,还是会给宫中年纪相仿的公主送帖子。不知十四公主是不是在宫里呆闷了,竟然会来。

    她开了口,卿如许来晚这件事就翻篇了,薛允没能为难到卿如许,银牙咬的咯吱咯吱,如果目光能化为实质,恐怕卿如许要经受凌迟之苦了。

    有人问卿如许道:“你家二姑娘怎么没来?”

    “二妹妹身体不适,是以在家中休息。”相比卿如许,卿如初倒是很受众女欢迎的。

    听她这么说,众人对视一眼,心想倒是免得尴尬了,若卿如初在这里,她们也不好说她姐姐的不是。当下也没人提游戏的事了,你一句我一句说起来今日放榜的事情来。

    “今日放榜,也不知是哪几位能占得这三鼎甲?”

    “不管是谁,总归不是一个山贼能妄想的吧……”

    “可不是,真是没想到,……”

    薛允道:“是啊,好好的山贼不当竟想着中状元……嘁,简直笑掉大牙!”她说了这一句,下巴微微抬起,瞥了卿如许一眼。

    卿如许却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专心摆弄亭子边上的一株墨魁。

    薛允一拳打在棉花上,极不痛快,变本加厉的说起江凛,“咱们皇上真是仁厚,如今山贼也能参加科考了!”

    卿如许转头看她,却仍旧没有出声,只是眼中掀起细小的波澜,露出嘲讽之意。

    薛允不解其意微微皱眉,便见十四公主在一旁眯起眼睛道:“皇上的决断,也是你等能够妄议的?”

    她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可到底是皇室公主,自有一股威仪,再加上语气凌厉,把众女都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告罪。薛允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臣女口无遮拦,请公主恕罪。”

    十四公主没再说什么,心不在焉的摆了摆手,“本宫要去更衣。”

    “是,公主这边请。”薛允三番五次奚落卿如许不成,狠狠剜了她一眼,连忙亲自引着公主往后面去了。

    众人受了公主训斥,也不再议论卿如许,三五成群的赏花游玩去了。说话声隐隐传到卿如许耳中。“听说县主求郡主娘娘将宫里的阮供奉请了来,说一会要当中绘一幅赏春图呢!”

    “真的?那可太好了,听说阮供奉技艺超群,画中女子灵动似真人。不知这赏春图可是叫咱们皆入画?”

    “那可不知了……”

    卿如许听到这便听不见了,心中嘀咕,阮供奉果然也来了……可千万别让她撞见什么不该知道的事。

    一路慢行,卿如许边赏花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打算稍微转一圈就回方才的八角亭去。也是巧了,路过一处拐角时,她突然听见一个声音说道:“你去请阮供奉往园子里来,让他一会在东南角的假山处等我。”

    声音正是十四公主,卿如许连忙屏息后退,转身往另一条小径上去了。兰舟和拾舟悄声跟在她身后不敢言语,直到走出老远才松了口气,卿如许抬头看她俩,见她们目光中都透露出恐惧之色。

    知晓这种秘密,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好了,咱们只当不知。”

    “是。”两个丫头十分紧张,知道公主的秘闻,说不定会被灭口的。

    谁知主仆三人刚回到花园坐下,就有婢女过来找卿如许,说:“卿大姑娘,十四公主有些话,想私下同您说,请您过去一趟。”

    卿如许一愣。

    十四公主这会这忙着私会阮梅钦呢,怎么会叫她过去说话,不会是公主知道自己偷听了她的秘密吧。

    卿如许看了看眼前的婢女,心下起疑,便细细去观察她的神色。

    前世卿如许定亲后生过一场大病,从此失去听觉,再也听不到春雨润物,虫雀呢喃。她不会读不会写,察言观色是她唯一与外界沟通的途径,天成日久,好歹也能拿捏出几分看人心思的本事。

    这婢女虽极力表现的镇定自若,但她眉目间偶尔闪过的急切还是被卿如许捕捉到了。

    她一边起身一边问道;“你是府上的婢女?方才怎么没见你?”这是在宣平侯府,薛允的地盘上,卿如许本来也是要小心谨慎的,如今又出了十四公主这档子事,她更要慎重对待,免得阴沟里翻船。

    “奴婢在后面准备宴席,没往花园里来,所以您才没看见奴婢。”

    卿如许点了点头,心下警惕却没表露,她揣测这婢女是在撒谎,不会真的跟她走到十四公主幽会的地方,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跟着婢女往前走,方向正是府上的东南角。

    果然,离东南角的假山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那婢女便一指前方,说道:“公主就在那边等您,奴婢还有别的事,就不跟您过去了。”

    卿如许仔细看了她一眼,说:“既然如此,我自己过去,你去吧。”

    “是。”婢女福身一礼,转身离开了。

    卿如许看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睛,对兰舟说道:“你去跟着她,看她往哪里去,若是出府,你便叫人将她扣下再说。”

    “是,奴婢这就去。”兰舟心知事情有异,不敢拖延,连忙去了。

    拾舟紧张道:“姑娘,那咱们现在怎么办?真要过去找公主吗?”

    “当然不行,咱们若撞破公主的私事,估计当场就得完蛋……”

    前世她没有来参加赏春宴,却知道这场赏春宴上出了大事!

    十四公主在赏春宴上错手杀了人,那少女的家人怕得罪公主,不想为了一个庶女大动干戈,想大事化小,但这件事毕竟发生在宣平候府,知道的人不少,公主草菅人命的事情就传了出去,皇上大怒,逼问公主原由,公主却咬死不说,以至于失了宠爱。

    在这期间,宫里的画师供奉不知怎么得罪了皇上,被赶出了宫,郁郁寡欢不久就死了。再后来十四公主就剃发做了姑子。

    当时没人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现在这么一看,卿如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定然是十四公主与阮梅钦的私情被人撞破,公主故意或错手杀死了少女,为了保住阮梅钦的性命,她咬死不说原由,以至于名誉大损失了皇上的宠爱。阮梅钦心中过意不去,要替公主承担了害人性命的罪行。结果皇上知道真相后不仅没有原谅公主,还要处死阮梅钦。公主拼死求情,再加上阮江寒在宫中有些薄面,总算保住了一条性命。但阮梅钦出宫后心病难医不久就死了,十四公主心念俱灰剃发做了姑子。

    卿如许抚额,前世这件事与自己半点关联也没有,怎么她一来,就成了别人的替死鬼了呢?那个死了的庶女是谁她没印象,不过现在看来,是有人故意指使她撞破公主的私情。

    “姑娘,要不咱们赶紧走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