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靖的民风算不上开放,但也不会把小娘子们整日关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因此卿如许去松鹤堂请安,顺便说自己在家呆闷了,想去街上走走逛逛铺子什么的也没受到阻拦,只是老夫人担心她的身体,嘱咐她多带些仆从出门。

    卿如许满口答应,回院子换了方便出行的装束,问兰舟道:“都办好了?”

    “是,奴婢吩咐前院套车的时候,特意让小侯爷听见姑娘下午要去葳蕤轩,选些笔墨作画用。”

    卿如许听了这话便吩咐道:“多带几个力气大的婆子。”

    拾舟知道她是要对那位小侯爷“做点什么”,连忙应声去了。兰舟心思细些,劝道:“这小侯爷毕竟是永平郡主和宣平候的独子,平日纵容溺爱,娇惯着呢,姑娘务必要有分寸才是。”

    “嗯,我知道。”卿如许在细细盘算之后,觉得江凛那种性子不可能因为几条毛虫就放弃原本要做的事,毕竟他已经答应了给卿鸿做女婿,如今又多了师生这层情义,轻易不会反悔,所以想要阻拦这门亲事,就得让卿家跟江凛两方面的里子面子都得过得去。

    总结来说,问题要出在卿如许身上才能达到目的。

    所以卿如许决定来点狠的。

    主仆三人上了马车,后边还跟着好几个五大三粗的婆子,这都是平时就在卿如许院子里养着的,为的就是卿如许万一什么时候有个好歹,有人抬有人抗,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郎中的救治。再者,有几个孔武有力的人在身边,也能保护卿如许。老夫人和卿鸿为她简直操碎了心……

    “姑娘,咱们快到了。”

    葳蕤轩在城北深水巷,是个不算大的门面,位置也有些偏。但因为经营铺子的是位女掌柜,心思玲珑,时常能在笔墨纸砚上弄出些新鲜花样来,颇受闺阁小姐们的喜欢,口耳相传,生意便越来越好。

    卿如许进铺子转了两圈,挑选了几样纸笺和顺手的狼毫用作书画,便听拾舟在耳边悄悄说,“薛小侯爷的马车停在了巷子口,人已经往这边来了。”

    卿如许点点头,便出了葳蕤往来路相反的方向走。

    深水巷后身有一条小巷子,尽头处紧连着一处狭窄细长的胡同,是通往临街的一条小道,但这条异常潮湿且青苔遍布,人们宁愿绕道也不从这里走,平时少有人来。

    卿如许有意引薛准到偏僻处,便假作要从这小巷子穿过去的模样。

    薛准刚一进深水巷就看见一名女子帷帽遮面带着婢女从葳蕤轩中出来,顿时眼睛一亮。虽然看不见脸,但他往腰上一瞄就知道是卿如许准没错。这上京的千金贵女中,也就卿如许能有这么一副折腰如柳的身段,让人见之不忘。

    眼看卿如许只剩一角裙摆,就要从视线中消失,薛准连忙紧走几步跟上。今日他就是要来与卿家大姑娘偶遇的,哪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卿如许和两个丫头都是纤弱姑娘家,即便巷子狭窄,走动间也丝毫不费劲,但薛准就不同了,一不小心就蹭了一身的青碧汁水,一路行来已经有些狼狈,拐过巷子正要抬眼去寻找卿如许往哪里去了,冷不防一个麻袋兜头罩下,紧接着便是雨点般的拳头一顿狂锤。

    薛准顿时就懵了,从小到大他连油皮儿都没破过,突然遭受般待遇,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人给揍了?!!!“啊啊!什么人!敢打老子!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然而对方闷不吭声就是捶!拳头的力道虽不至于把他打出内伤,但让他浑身上下疼上十天半个月是没问题的。

    薛准被闷在麻袋里,恐吓不成,只好改成求救:“来人!来人啊!小兔崽子们,都跑哪去了,快来救爷!”

    “小侯爷!您怎么样?”

    “您没事吧!”

    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显然是仆从听见了他的叫喊声,都在往这边赶。薛准平日里斗鸡走狗常常惹是生非,所以身边带着的小厮仆从各个人高马大,从窄巷中穿行颇有些费力,等他们从窄巷里挤过来,打薛准的人早都跑没影了。

    身上的拳头骤然消失,就像倾盆大雨突然就收了势。

    薛准气急败坏的从麻袋里挣脱出来,两眼还冒着金星。“谁!是谁敢打老子!”

    仆从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里是巷子的交接处,他们从这边过来,根本看不见拐角那边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更是前后都没有一个人影,除了先头走过来的卿如许等人,并没有出现可疑之人。

    “小侯爷,不会是那位卿家大小姐吧?”

    “放屁!”薛准暴跳起来给了小厮一个爆栗,指着自己流血的鼻子,“一个病弱的小娘子,能把爷锤成这样?”

    小厮不敢说话了。

    薛准被锤的脑子发木,“去给爷查!找到人就打断他的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