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立雄所说点到为止,实际上白立雄也没有将眼前这些人当成一回事,毕竟此处只是大厅,真正的角儿都早已经走进红都酒店的包厢之中,那些,才是白立雄真正在乎的,眼前此些,不过是简单的宾客,亦或是闻风而来的追随者,对白立雄来说,可有可无。

    “没想到白家的排场还真就不小啊。”王飞抬起脑袋,自然的看向远处的白立雄,目光很快就落在白立雄身后,一中年男子正缓缓的立在白立雄身边约莫一丈左右位置,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四处,一道若有似无的灵力就是从眼前的中年男子身上发出的。

    “也是一修士。”王飞微微眯起眼睛,没想到自己在这西海市内能够遇到修士?自打王飞发觉自己能够辨别出四处灵力之后,可是几次尝试在西海市内寻觅散修,结果嘛,却是毫无发觉,在这末法时代,修士少之又少。

    “那应该就是白立雄的贴身保镖,是一个修士,这白立雄身份不止是表面所见那么简单。”王飞旋即想到,能够有着修士保镖,意味着这白立雄很有可能会遇到很多难以处理的麻烦,必须要用修士帮忙。

    若不是如此,这白立雄也不会奢侈到用一个修士来保护自己吧?

    王飞正思索间,察觉到身后一人缓缓走来,紧跟着坐在王飞身边,点燃一支烟,淡淡的烟雾正朝着王飞身边飘来。

    “生面孔,我在西海市没见过你。”男子略带几丝痞气的声音缓缓落到王飞的耳朵里。

    “西海市很大,你能全部都见到?”发现来人是在和自己说话,王飞皱眉反问,这家伙自一出现,便带着一股很重的烟味,这在哪儿都不怎么讨喜,王飞自然很不喜欢,扭过脑袋,发觉此人正慢条斯理的吐着烟圈。

    “认识一下,我叫齐山。”齐山轻轻转过脑袋,目光如蜻蜓点水般自王飞面前一扫而过,心中却是讥诮,这家伙,有什么魅力?怎么会被武海当成他的竞争对手?这一身普通至极的衣服再加上那明显的生面孔,作为西海市内算是有些身份的地头蛇,齐山身边的朋友大多均是眼高于顶的存在。

    不敢说这西海市内所有的纨绔子弟齐山都认识,但绝大多数齐山还是烂熟于心的,谁家公子哥性格暴躁难以捉摸,又是谁家纨绔目空一切,性格执拗且蛮狠至极,这些,齐山心中都有数,目光落在王飞脸上,齐山却没有感觉出半点的深厚背景。

    “莫非只是普通人?”齐山心中生疑,这倒也是简单,这家伙若是普通人,估摸着只要触碰到武海的底线,隔天就会被塞进水泥袋丢入茫茫江水中吧?

    王飞并未理睬,这些不怎么讨喜的纨绔子弟在王飞看来能够混迹如此也尽数皆是上苍恩赐,自己又何必将这些依靠着背景过活的家伙放在眼里?王飞目光缓缓的扫向他处,漫不经心的举动却如同针般刺进齐山心中。

    “不打算认识我?你总会认识的。”齐山昂起脑袋,颇为懒漫,似不在意,实则牢记于心。

    王飞并不在乎,也不会在意,自己已经被李刚盯上,张明亮也有些其他想法,除却他们之外,西海市内盯着自己的人也不会少,与其毕恭毕敬的对待这些公子哥,倒不如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简单粗暴,效果不用多说,走着瞧。

    齐山的消失似乎是一个信号,诸多纨绔子弟原本还打算坐到王飞身边了解了解这般神秘人物,可最终,王飞身边的席位却是无人敢坐,尽数纨绔子弟就算是站着,也不敢来到王飞身边,齐山和武海的关系不用多说,明里不少纨绔子弟只是会说,这齐山同武海算是情同手足,可背地里骂这齐山是一条狗的人绝不会少。

    却无人敢去提及,甚至也从来没人敢在齐山的面前说这句话,这一切齐山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不过却乐意如此,毕竟,这武海要走的路,绝对能够带给齐山无数的帮助,就算是当一条狗,也是张牙舞爪的狗。

    总比某些乐得张口却无半颗尖牙的子弟来的凶狠。

    “这家伙打算暗算我?”王飞很快就读懂齐山的意思,伸手直接摸出超级厄运符,目光看向远处齐山,直接念动咒语,一道若有似无的灵力自王飞手中瞬间就冒出,化成一道细线直指远处的齐山。

    哗。

    齐山瞬间停在原地,紧跟着摇了摇头,并未觉察到任何不适,朝着眼前继续迈了一步。

    “让一下!”一个尖锐的女声在齐山的耳边响起,紧跟着一个小推车瞬间就撞在齐山的身上,齐山身子一晃,伸手随便的抓向四处,只觉抓到一个东西,当即一用力,没想到呲啦一声脆响传来。

    齐山的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还没等反应过来,一旁又是一声尖叫响起,王飞清晰的见到一个足足有着二百多斤的胖妹正捂着自己的后背,身上的裙子被明显的撕裂开一道缺口,撕破那缺口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齐山!

    齐山被撞得眼毛金星头晕眼花还没反应过来,向前走动一步却猛地脚下一滑,当即又重重的摔在地上。

    “讨厌啦!”齐山这一摔身子紧跟着就朝着胖妹扑了过去,胖妹急忙后退好几步,脸上浮现出几丝的红晕,若不是胖妹及时退后,齐山这一下一准儿就落到胖妹的怀里,齐山痛苦的直起身子,只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原本的几丝傲慢已经消失不见,鼻尖满是血液,齐山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自己的脚底,正拖着身子打算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数个同齐山关系不差的公子哥急忙将齐山扶起,好一阵小心翼翼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屁股将才落到凳子上的一刹那,一个声音再次响起。

    咔吧。

    齐山的椅子居然直接碎了,齐山再次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