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宣府。

    为了稳固北疆,两年间朝廷下拨两万千金对边疆城墙进行修补,这里是边疆重地,京师的屏障,可防御工事做的再好,也经不住战火一遍遍冲刷。

    金月可汗不计代价带着人攻城,将张玉弛的兵马打得落荒而逃,而他也终于登堂入室。

    这一刻他等待了太久。

    “继续南下。”

    大周已经大乱,这一路不会遇到太多抵抗,很快可以到达京师。

    几万铁骑前行,轰隆隆震天动地。

    “大汗,”将军快马前来,“前面发现了大周的兵马。”

    金月可汗皱起眉头:“是卫所的守军?”卫所守军没什么可怕,都是些残兵游勇,不成气候。

    不过按照他的谋划,去往四海冶所的人攻破关卡之后,应该会前来与他们会合,那些兵马怎么也没有动静。

    “可汗,是王师,是大周的王师。”

    不可能,金月可汗立即驱马上前,他要亲眼看一看。

    京中传来消息,张家已经把持京城,皇帝被困在顺德,就算皇帝想要带着王师北上,也会有人想方设法阻拦,简王为他留了最后一个眼线,那人的消息最为靠得住,他很少动用那人,生怕会被人察觉蹊跷,这次与大周开战才让那人全力佐助,所以绝不会出什么差错。

    金月可汗想着一路向前奔驰,终于登上了不远处的山坡,眼前的情形立即映入眼帘,他的眼睛顿时一阵紧缩。

    金月可汗身边的将士不禁揉了揉眼睛。

    这不是梦,是真的。

    大周的军队。

    而且那时王师,因为高高扬起的旗帜上写着偌大的“齐”字。

    “是宋成暄,”斥候探听了消息前来禀告,“这些人是从东南来的。”

    “不可能,东南到这里何其远,就算宋成暄能北上,也该是去京城权夺皇位,怎么可能来这里,”金月可汗不敢置信地道,“放着皇位他不要,前来抵抗我们,他是疯了不成?”

    “四海冶所的人呢?”金月可汗道,“他们又去哪里了?”

    “四海冶所……”斥候道,“没有拿下来,又被大周夺回去了,那边的将士回来求援说……宋成暄带着人在四海冶所。”

    斥候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小。

    “哈哈哈,”金月可汗笑过之后,脸上是冷峻的神情,“你们不觉得很可笑吗?四海冶所的也是宋成暄,这里的也是东南的宋成暄,宋成暄不但能够天降神兵,还有分身之术。”

    金月可汗的话,让斥候低下了头。

    “都是废物,”金月可汗道,“你们没能探听好消息,就前来扰乱军心。”

    金月可汗目光一沉:“无论是谁,我麾下勇士都不会惧怕,传令大军随我迎敌。”他算计了这么久,可宋成暄的人还是出现在这里,除非宋成暄早就知晓他的打算。

    金月可汗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那种感觉十分不好,如同冰水从头顶浇下,很快寒意遍布全身。

    既然如此,就看谁能赢下此战,这天下就是谁的。

    ……

    皇帝被张家兵马几次围困,好不容易才逃脱而出。

    王师手中拿着残旗,如同丧家之犬。

    路上有流民见到这一幕,只以为是哪个卫所打了败仗,谁也不会想到狼狈逃窜之人就是大周的皇帝。

    皇帝不眠不休地赶路,愤怒、恐惧让他生了病症,到达凤阳时已经虚弱不堪。

    宁王带兵前来接驾,见到这样的皇帝不禁吓了一跳。

    皇帝上前紧紧地拉住了宁王的手,一双眼睛圆睁:“张家和成王都反了。”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成王带兵去了哪里,是投奔了宋成暄还是找个地方藏匿起来,找准时机也来争抢皇位。

    “早知道,简王时朕就该杀了他,”皇帝望着宁王,仿佛有很多话想要说,“朕信了他,放他回成王府,依旧让他做宗正寺,他就是这样回报朕的。

    这些叛党,早晚有一日朕要将他们都抓起来,将他们开膛破肚都去喂狗。”

    宁王打了个哆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真的被这样杀了,那可太恶心了,他绝不会这样做,宁王吞咽了一口,安安静静地处置不是更好吗?何必弄得满手血腥。

    “宁王,”皇帝一年期盼,“你是朕的肱股之臣,大周江山能不能保住,就要看你的了。”

    “皇上放心,”宁王看着狼狈的皇帝,突然之间信心倍增,“大周江山会安然无恙,祖宗基业不会丢。

    只要您来了这里,天下就太平了,再也不会有争斗了。”

    皇帝听到这话,心中一阵感动。

    宁王扶着皇帝前行:“凤阳是个好地方,太祖爷在这里起事,我们大周的皇陵也在此处,这里颇为僻静适合安养,皇上这一路来想必也累了,我让人收拾了院子,皇上先去歇歇。”

    皇帝长长地舒了口气,还好他将宁王派来凤阳,凤阳虽然离东南近,但是没有被战祸波及。

    守城的将士十分英武,看着不输王师,尤其是宁王带来的人,一个个沉默地立在那里,面色平静而肃穆,可见凤阳城中军法严明。

    皇帝不禁感叹道:“当年简王谋反,凤阳大火,没想到短短几年之间就恢复成这般模样,宁王功不可没。”希望京城经过这次浩劫之后,也能很快就恢复如初。

    “臣来到凤阳之后也有这样的感慨,也许这就是置于死地而后生,”宁王道,“已经被逼的无路可走,不得不如此行事。”

    皇帝总觉得宁王的话意有所指,却一时想不清楚。

    宁王接着道:“微臣不敢居功,这兵马、操练微臣不懂,的确不是微臣之功,都是……朝廷培植的人手。”

    皇帝已经十分疲累,不想与宁王争论这些,他现在只知道,凤阳的兵马足够他调动,张家一时之间无可奈何。

    走进一处院落中,余江等人搀扶着皇帝去梳洗、更衣。

    厨房中也端来了简单的饭食。

    用过了饭,皇帝的精神好了许多,他看向宁王:“东南没有兵马前来吗?”

    宁王摇头。

    皇帝皱眉:“这附近可有战事?”

    宁王再次摇头:“没有,南边一片太平,各州、府开始安置从北方而来的百姓。”

    “为何?”皇帝不禁喃喃地道。

    宁王道:“城池关卡加强防卫,尽量避免更多百姓被战事波及,凤阳的兵马也是如此,护卫周围的州府。”

    明明整个大周乱成一团,为何这里如此安稳,而且他只是命凤阳守军抵抗东南军队,没有让他们按兵不动,护卫周围州府,皇帝不禁多了几分疑惑。

    “皇上先歇息片刻吧。”冯顺上前劝说。

    宁王起身告退。

    看着宁王的背影,皇帝陷入思量之中,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宁王不再畏畏缩缩,甚至露出几分干练,他曾来过凤阳,这次再入城中,感觉这个凤阳已经变得和从前十分不同,到底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清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