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徐青安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张真人竟然喜欢的是这样的……呃……,与这位师妹相比,清陵道长娇小的模样倒是像个女子。

    可怜这两兄妹,竟然长反了。

    “你这个师妹……”徐青安话刚说到这里,就被张真人一把拉住。

    张真人低声耳语:“我师妹不喜欢在私下里谈论她。”

    徐青安怜悯地看了一眼那边的道长,生成那般模样,心中恐怕十分难过。

    徐青安笑道:“也行,除非你送我几道符箓。”

    张真人思量片刻从怀里那处一只荷包:“这里面的符箓是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原本要自己留着。”

    徐青安伸手抢夺了过去。

    张真人道:“至少要给二百两银子。”

    徐青安径直向那位道长走去。

    “好了,好了,一百两。”

    “五十两可以了吧?不能再少了。”

    徐青安从怀中将五十两银票丢给了张真人,免得张真人会反悔,这可足足便宜了一百五十两银子。

    徐青安将荷包绑在腰间,他立即觉得神清气爽,这符箓果然有效,这下万事俱备,定然可以打个胜仗。

    “这位是……”

    张真人急着介绍:“清瑛道长。”

    清瑛道长,这名字果然有几分女孩子气。

    几个人走到旁边,张真人和清瑛道长将卫所的情形说了一遍,鞑靼兵马直逼四海冶所和独石堡。

    清瑛道长道:“独石堡的驻兵有不少,还能支持几日,四海冶所恐怕就要失守了。”

    现在北疆人心惶惶,已经开始有流民向南奔逃。

    “张玉弛不在北疆,几个副将稳不住边疆的形势,只要吃了败仗军心就会溃散,”张真人道,“张玉弛那蠢货,在京城得知鞑靼攻入大周也不会带兵迎击。”

    所以说,在东南大军来之前,只有他们能抗敌。

    “休息一个时辰,我们就继续赶路,”徐青安道,“既然我们来到这里,就不能丢了大周的脸面。”

    听到徐青安这话,清瑛道长心中的忧虑去得干干净净,听妹妹说安义侯世子爷与师兄经常混在一起,他不免会担忧,万一世子爷似师兄那般靠不住,结果不堪设想,可如今一见却觉得安义侯世子爷很不错。

    清瑛道长刚想到这里,就听安义侯世子爷接着道:“小爷要告诉鞑靼,几年前打他们屁股的少年英雄又回来了。”

    清瑛道长的脸不禁一抽,想要收回自己方才的思量。

    徐青安说完这些话不禁捂住了嘴,他忘记了清瑛道长是个女子。

    “道长,”徐青安上前道,“若不然你不要去了,在后面带着那些民众离开。”

    “为何?”清瑛道长皱起眉头,“我也会拳脚功夫能帮上忙。”

    徐青安仍想要劝说,话还没说出口,清瑛道长上前拍了怕徐青安的肩膀:“道人感谢世子爷关切,听说世子爷喜欢符箓,道人正好带了两个。”

    清瑛道长将从袖子里拿出符箓送到徐青安手上,妹妹说的没错,这位安义侯世子爷会用各种借口来跟他们讨要符箓,多亏他有所准备。

    徐青安望着手中装着符箓的荷包,不禁有些怔愣,一直等到清瑛道长离开他才回过神,差点像烫手山芋般将符箓丢开,这位清瑛道长该不会是对他动了心思?

    他有如贞妹妹了啊。

    “道长,”徐青安快步走上前,“我忘记跟你说,我有了婚约。”

    清瑛道长微微蹙眉,难不成世子爷觉得符箓不够?可他没有多准备……想到这里他不禁加快了脚步。

    ……

    “快走啊,鞑靼人来了。”

    鞑靼人已经冲入了关卡,守城的将士丢下了城池四散而去,民众们听到消息携老扶幼在路上奔逃。

    拥挤的人群如同潮水般袭来,年幼的孩子被人群冲开,脸上满是惊慌,她环看四周因为找不到父母站在那里不停地哭泣,大家帮着逃命谁也顾不得这样一个小孩子。

    “孩子,先跟婆婆走吧,也许到了前面就能找到你娘亲。”

    老妇人上前拉起孩子的手,两个人正要向前走去。

    “让开,让开。”凶狠的声音传来,穿着甲胄的兵士骑马前行,战马眼见就要撞入人群。

    小女孩害怕地扑进老妇人怀中。

    战马却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马匹长嘶一声,马背上的兵士被人拽了下来。

    “你要去哪里?”

    章峰攥着那兵士的衣襟大声喝问。

    兵士还没从惊慌中回过神:“卫所……卫所被攻破了,许多人都死了……鞑靼杀人不眨眼,我们的百户、千户都死了,拦不住那些人了,快逃,快逃吧!”

    “原来是逃兵,”章峰道,“大周将士只能死不能逃。”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兵士慌乱地扭动着身子,想要从章峰手中逃脱。

    民众们看着这一幕,不禁更加慌张。

    守城的将士都逃了,谁去阻拦鞑靼。

    就在这时,惨呼声传来,那奔逃的兵士已经被章峰一刀砍杀。

    章峰道:“临阵脱逃,要你何用?”

    民众们怔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还没回过神来,只听身后传来马蹄声响,众人纷纷望去,一支轻骑向这边而来。

    “朝廷的兵马来了,”有人大喊一声,“我们有救了。”

    民众纷纷让开道路。

    骑兵手中两面旗帜舒展开来。

    民众里有人识得字,立即道:“齐乃国姓,是大周皇族前来了,还有徐,徐是安义侯的徐。”

    这支骑兵从众人面前掠过,徐青安看向张真人:“别忘了将那面‘宋’字大旗挂上,小爷我还是宋成暄呢,希望鞑靼人没有忘记。”

    ……

    京城。

    天刚刚亮,就有一人一骑冲进城中。

    那人面色癫狂,挥动着手中的信筒大声喊叫。

    “北疆战报,北疆战报。”

    整个京城仿佛都从睡梦中惊醒。

    张玉弛边穿官服边向外赶来,终于拦下报信的人,展开了手中的战报,脸色顿时一变,鞑靼攻破了边疆关卡。

    怎么可能。

    他的大炮没有用处吗?

    “俞将军、马将军都阵亡了,我们攻下的那两座鞑靼的城池也被围困,大人您快回去吧,北疆出大事了。”

    张玉弛转身就要吩咐管事将几个心腹喊来商议对策。

    “张大人,”几个御史走过来,“听说皇上被刺杀,身陷顺德,是不是真的?”

    张玉弛咬牙,北疆刚刚出事这些人就来落井下石。

    “我们想要见太后娘娘,请张大人应允。”御史走上前接着道。

    张玉弛道:“太后身子欠安,正在慈宁宫静养,几位大人有什么话可以说与我听。”

    “边疆武将,非传不得入京,张大人何以突然出现在京城,还让手下兵马接替了宫中的防卫,张大人手中可有圣旨?”

    张玉弛正色道:“圣上口谕没有圣旨。”说着他就要走入张家,不予再理会这些人。

    “没有圣旨带兵入京就是谋反。”

    御史尖利的声音突然响起:“张家是要谋反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