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吕知府说完话,转头又向北方看去,他多么希望立即看到王师的旗帜,大大的“齐”字迎风招展,到那时就是他们搏命的时候,可惜王师迟迟未至,难道是出了事?

    “知府大人,传来消息说,皇上被张家人偷袭,如今去了顺德,成王爷带着许多将士前去救驾,一时半刻恐怕不会来了。”

    听着下属的话,吕知府的脸色渐渐变了,张家不是在北疆抗敌吗?这两年皇上对张家颇为信任,张家怎么会偷袭圣驾。

    吕知府道:“是谁说的?朝廷送来的消息吗?”

    下属摇头。

    吕知府冷哼:“八成是叛军传出的谣言,就是为了要动摇我等的决心,不要听信那些。”

    下属应了一声。

    吕知府再次看向东南大军,目光渐渐深谙,他虽然呵斥下属,心里却知道这恐怕是空穴来风,与东南这一仗皇上早有谋划,短短几天王师南下,朝廷流露出来的气势就是要速战速决,可现在东南大军已经兵临城下,朝廷却没有半点的动静。

    皇上这是错信了张家,攻打东南恐怕也是张家谋划的其中一环,先到这里吕知府愈发觉得可怕,宫中有太后和贵妃掌控,北疆张玉弛手握重兵,如果说窃国之贼,张家岂非比东南更家可怕。

    皇上失算啊,现在最需要皇上站出来振奋军心,可现在皇上下落不明,真的将消息传出去,整个大周都会陷入混乱之中。

    “将舆图拿来给我。”吕知府吩咐下属。

    其实舆图他早就牢记于心,现在看也没有任何用处,可是他身处困局之中,想要为将士和百姓谋条活路。

    吕知府正思量着,知州快步登上城楼。

    “知府大人,”知州低声道,“我们借一步说话。”

    吕知府见知州面色有异,立即跟着走到旁边。

    “我有一个同科从京中送消息过来,”知州道,“京城乱了。”

    吕知府一怔。

    知州接着道:“太后娘娘和贵妃手中握有一子,乃是皇上的长子,张家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扶新主上位,皇上身陷顺德,恐怕很难回京了。”

    “张家这是谋反,”吕知府道,“几十万王师很快就会平定内乱。”

    知州脸上浮起莫测的神情:“那可未必,京城已经被占,皇上万一有个闪失,京中那位可就成了最有可能承继皇位的人。

    到时候张家主政,所有与张家为难的人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吕知府浑身一凛看向知州:“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想要投靠张家?”说着他的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

    “知府大人,”知州脸色一变,“您将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只是与知府大人说说眼下的局面,我们也要有所准备,我们在这里苦等王师,恐怕一时半刻不会有结果。”

    吕知府面色依旧阴沉:“不管有没有结果,我们都要在这里抗敌,谁若是敢有二心,我就立即杀他祭旗。”

    知州忙道:“我等不敢,一切都听从知府大人吩咐。”

    “快去筹备粮草,”吕知府道,“即便王师不来,我们也要与东南死战。”

    知州应了一声快步离开。

    吕知府看着知州的背影,锐利的目光一闪而过。

    “盯住知州,他有任何动静立即禀告我,”吕知府吩咐身边副将,“如果发现他图谋不轨,不必向我禀告,立即杀了他。”

    战时,不能有半点的犹豫。

    ……

    知州匆匆忙忙走下城楼,张大人吩咐他的事,恐怕他很难办到,这个吕知府是个死脑筋,一心想着要为朝廷效命,却不看看现在大周到底是谁在主事。

    成王爷等人带着兵马前往顺德救驾,可如果这里的城池丢了,朝廷为了阻拦宋成暄,就要分兵前来,这样张家对付皇帝就会容易许多,此计一成,他们轻轻松松就立下了大功,何必在这里拼死。

    知州不停地摇头,既然吕知府不肯听他的,今晚他就带着兵马离开沭阳城,凭他一己之力也能让局势混乱。

    天渐渐黑下来。

    沭阳衙门里,吕知府秉烛查看面前的舆图,站立的时间太长,他的手臂有些僵硬不禁微微倾斜,一滴蜡油不偏不倚地落下来,掉在了京城的位置上。

    吕知府吓了一跳就要去清理舆图,手刚刚伸出去却停下来,深深地叹了口气,多事之秋啊,大周生乱,张玉弛应该已经带兵入京,北疆会不会因此不稳?

    外患常常会跟着内乱而来,他其实始终觉得鞑靼与大周和谈心怀不轨,因此上了奏折,可惜没有得到朝廷的回音。

    现在正好是鞑靼动手的好机会,鞑靼南下,大周危矣。

    吕知府眼前一阵模糊,悲从心来,不知有多少百姓陷入战火之中,他伸手去揉眼睛,试图让自己振作精神。

    “大人,”副将快步走进衙门,“知州带着人马出城去了。”

    吕知府顿时一凛,怒火浮上心头,知州竟然做出这样的事:“随我一起去捉拿他,不能让他离开这里。”

    沭阳城外,还没有对上东南却先起了内乱。

    吕知府带着人一路追击知州,眼见人就在前面,吕知府却察觉到有些不太对,他得知消息后,怒气冲头,不管不顾地带兵前来,如果知州设下埋伏……

    刚刚想到这里,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大人小心。”

    副将话音刚落,箭矢破空而来。

    吕知府慌忙之中抽剑阻挡。

    事发突然,身边的人纷纷中箭落马。

    “有埋伏,快……”有人向两边扑去,与埋伏在这里的人战在一起。

    逃走的知州去而复返,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的神情。

    “吕知府,”知州大声喊着,“我劝你还是放下手中的兵器,立即下马认罪,我会在张大人面前替你美言几句,良禽择木而栖……”

    “呸,”吕知府啐了一口,“本官何罪之有?你们这些投靠张家的人才是祸国殃民的反贼。”

    知州的脸立即黑下来:“这是你自己找死,你死之后我会接管知府之位,到时候谁是反贼,谁是忠臣良将……自有人定,由不得你来说。”

    知州说完吩咐手下人:“快些将他解决了,我们还有许多大事要做。”

    吕知府冷不防遭了算计,眼见难敌知州的人马,他怎么也没想到还没迎战东南大军,最终却要死在身边人手中。

    这就是张家的算计。

    “哈哈哈,”吕知府大笑起来,“今日的沭阳城就是明日的大周,可怜大周基业要败在你们这样的贼人手中。”

    吕知府手臂中箭,只要那些人才挽弓,他恐怕就没有了抵挡之力。

    知州扬起手中的剑,吕知府心中一片悲凉,正要鼓起力气拼掉最后的气力,却听得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从两边冲出几条人影。

    知州显然没有料到这样的情形,还未回过神来,看到其中一人直奔他而来,他下意识地用手中的长剑去抵挡那人,那人的力气却极大,震开了他的长剑,然后他感觉到脖颈一凉,热血喷涌而出。

    知州突然被杀,局势立即扭转,吕知府怔愣地看着眼前的情形,简直不敢相信,突然有人前来助他。

    那些人身手矫健,很快将知州的人手诛杀殆尽,为首的人擦了擦脸颊的鲜血向吕知府走过来。

    吕知府立即上前:“请问你们是……”

    “朝廷的兵马,”那人道,“张家谋反,我们奉命前来杀敌。”

    吕知府心中大安:“来了多少人?请与我进城一叙。”

    “不了,”那人摆摆手,“事情紧急,我们还要北上迎战鞑靼。”

    “鞑靼乱了?”吕知府大为吃惊。

    “还没有消息,”那人道,“但鞑靼必乱,我们不能丢下百姓不管,一定要将鞑靼拦住,只要我们早些到,就能守住更多关卡,所以一刻也不能耽搁。”

    吕知府心中一热,立即就行礼:“真乃国之勇士。”

    说完这话,吕知府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