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徐清欢抬起头,午时的太阳刺进她的眼睛,耳边传来一阵嗡鸣声,她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鲜亮的笑容。

    皇上忌惮李煦兵强马壮,将她扣押在京城三年,早些时候她旧疾复发,李煦从北疆赶回京城,请辞解甲归田,只求能够守候在她床榻前。

    “清欢,你若是不在了,我便随你一起走,这世上已经没有让我牵挂。”

    李煦小名阿九,他出生时家中就已经没落,头上又有八个哥哥压着,即便从小聪明伶俐,也不被族中重视,直到他军中立功,朝堂上力挽狂澜,所有人才知晓这样个文武全才,而后他才成了皇上的得力能臣,执掌地方四十余卫所。

    就是这样一个男儿,守候在她病榻之前不眠不休,在身边没有旁人时默默落泪,得了个“情深不寿”的名声。

    终于她的病有了起色,李煦也换来皇帝的应允,只要他为大周取回边疆十三城,就送她出京,这才有她重新踏上北疆的土地。

    没想到迎接她的却是兵马的围困。

    陪着李煦一路走到现在,见惯了风风雨雨,清欢知道这些不是朝廷的人:“我是必死无疑,就别藏着了都出来吧!”

    如果朝廷想要杀她,不会等到现在才动手,若是想要以她为饵伏击李煦,不如再往前三十里,等李煦打开关隘要塞,就能取得先机。

    人群一阵骚动,李煦的父亲李长琰站在了她面前,目光炯炯地望着她,脸上是长辈特有的威严:“我们李家兵强马壮,只差一个借口就可以挥师南下诛杀昏君,我早就让人提点你,你死在京城,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出兵,如此微不足道的事,你都做不到吗?”

    清欢微微一笑:“爹是要我付出性命,怎么会微不足道。”

    李长琰不屑地冷哼:“多少男儿战死,多少人呕心沥血才有今日之局面,想一想黎民百姓,你的命又算什么?再说,就算没有今日,你的病也不会痊愈,不如大义些。你放心,你夫君会为你打下一个江山,你的牌位会供奉在太庙受万年香火,你也会因他名留青史。”

    清欢道:“这样算一算,我的确幸运。”

    李长琰听得这话,神情轻松许多:“我已经安排好了,就说朝廷利用送你回家,偷袭我北大营,我们为了自保只好一战,明日发兵之时,整个大军都会为你戴孝。

    可怜煦儿被上天选中来做这样的事,他不能负你,更不能负千万将士,他还要救万民于水火。那些苦痛谁又能了解,他会比你更难过。”

    清欢向不远处看去,曾经在他身边,她只觉得时光安稳,忘记了那双为她剥石榴的手,也是握剑、杀人的手。

    荣华富贵着实不易,若无付出何以夺得。

    所以,便是她的性命吗?

    她心中一阵麻木,如同一块冰将她整个人冻住,让她感觉不到疼痛和悲哀。

    清欢微微一笑:“爹说得对,如今真是一个好时机,是我之前没有想清楚。我们都该为九郎思量,竭尽所能地扶持他。

    只不过死一个妻室分量还不足,不如您也死了吧!死了我,夫君日后可以娶赵、钱、孙、李氏为他开路,死了你,夫君就能认下周、吴、郑、王做爹换来兵马、钱粮支持,岂不是更好。”

    李长琰顿时脸色铁青,勃然大怒:“你竟然大逆不道,诅咒长辈。”

    长剑出鞘毫不犹豫地向她刺来,她却早有准备,看向赶车的护卫,护卫一鞭子狠狠地抽在马匹身上,整架马车立即疯狂地向前驰去。

    见此情形周围的兵马立即围上来,护卫她的人立即被淹没在人群,不声不响地丢掉了性命。

    羽箭如雨点落在车厢上,又有人疾步攀上马车。

    温热的鲜血四溅,也终究双拳难敌四手,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无论如何挣扎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可不知为何她的嘴角却始终挂着微笑,眼睛更加的明亮,仿佛已经无所畏惧。

    终点就在前方,李煦会出现在那里,只要她愈发接近,就能够看到他。

    即便她知道已经无用去求证,今日之事必然是李煦默许的了,在北疆没有人能够瞒着李煦调动如此之多的兵马。

    长刀毫不迟疑地刺入她的身体,很凉。

    她没有动,依旧坐在车厢前。

    下手杀她的人,却不知为何胆怯,竟然没有拔走她身上的利刃,而是点燃了车厢。

    大火让马儿更加癫狂,红彤彤的火焰照得她姿容端丽。

    不远处真的出现了几骑人马,即便相隔甚远,她也依稀能够辨认,为首的那个就是李煦。

    他注视着她,仿佛已经愣在那里。

    因为那是怎样一副情景,一个女子立于马车之上,没有惊慌,没有害怕,如此的安静、坚定,如恒古不变的磐石,如此倾袭而来,让人见之自行惭秽。

    衣裙、长发被火舌吞噬,清欢却感觉到了温暖,不知不觉就想起当年躺在母亲怀里,听母亲说话,那时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微风吹过窗棂和她的发鬓,让她忍不住发笑,母亲梳理着她的头发,声音无比的温和柔软:

    当你遇见一个男子,总是情不自禁地多看他几眼,牵挂他的安危,想要了解他的忧愁,想起他时心会慌跳,留在他身边会觉得安稳而踏实,他没有娶妻又品行端正,肯心悦你、保护你、爱护你,你就可以嫁给他为妻,为他操劳一生。

    她自以为找到了那个人,也尽可能地奔向他。

    但这也是最后一次,一切从此之后终了。

    若有来生,他和他的千古霸业都再与她没有任何干系,不但如此她还会向他索命,她今生的这条命。

    终于,不远处的李煦动了,带着一队人马疯狂地冲过来。

    她仿佛听到了战鼓之音,此战开始不知是多少人一展抱负,也不知多少人会丢下性命,但这已经与她无关。

    “清欢……”嘶喊声传来。

    再见了,李煦。

    希望上穷碧落下黄泉,永远不复相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