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擂台之上,风起云涌。

    剑气纵横无匹,一剑光寒天地!

    古陀,浸淫剑道几十年,虽未领悟剑心通明,但一身剑技亦是远超常人。

    而叶孤辰,本身就是纵剑天下的剑魔,加上剑心通明,使得叶孤辰的剑技,不说绝对完美,至少眼下,没有丝毫破绽!

    虚空剑诀,大千剑术,杀神剑术,影杀剑法,太极剑术。

    虽然都没有一丝真气加持,但叶孤辰施展而出,却宛若行云流水,没有丝毫迟滞。

    越是比斗下去,古陀脸色的震颤就越是浓郁,眼眸之中满是不信。

    “此子饶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剑技也不可能如此恐怖,即便有剑心通明,也不可能强到这种地步!”古陀内心无法接受。

    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少年,单论剑技,竟是丝毫不弱于他这个老宗师。

    甚至还要超过。

    这一刻,周围的所有观战者,都是恍然如梦,仿佛产生了一种错觉。

    若是撇开年龄,外貌,身份不谈,他们甚至觉得,叶孤辰才是强势的哪一方,在指点对方的修为。

    这种身份颠倒般的错觉,令得众人看向叶孤辰,更觉其神秘莫测。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那站在一旁,灰头土脸,失魂落魄的秦琳儿,此刻似是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

    之前,她还曾天真地想着,自己打败慕星竹,古陀打败叶孤辰,给予其致命的双重打击。

    然而现在,不仅她惨败在慕星竹手中,叶孤辰更是展现出了超出他这个年龄的超然剑技,甚至连古陀都是难以将其压制。

    再加上之前叶孤辰引动万剑齐鸣。

    叶孤辰所创造的种种奇迹,让得秦琳儿仿佛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嘴角的那一抹惨笑,越发浓郁。

    然而此刻,内心最想骂娘的,莫过于擂台之上被叶孤辰剑术压制的古陀。

    “该死,该死,怎么会这样,这小子,莫非是哪位剑道宗师服用了驻颜丹,可恶,若是修为在同一境界,老夫都难以战胜他!”此刻,古陀内心苦涩无比,惊怒的同时亦是感觉一丝无力。

    亏他之前还很是淡然开口,让叶孤辰懂得自知,主动退让。

    结果现在,骑虎难下的不是叶孤辰,而是他这个内院长老。

    铿锵!

    叶孤辰再度一剑刺来,时机把握地无比纯熟。

    古陀身形再度退后两步。

    不动用修为境界,他同叶孤辰就是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而生死玄关强者的肉身虽然强大,但肉身也是叶孤辰的长处。

    所以两相抵消之下,谁的剑技高,自然就更胜一筹。

    但现在,陷入窘迫境地的明显是古陀。

    叶孤辰持剑,举手投足间,皆有宗师气度。

    若是忽略修为境界,单论剑道境界的话,放眼整个剑宗塔林,能够和叶孤辰媲美者,几乎没有。

    剑芒闪烁,寒光冷冽。

    古陀虽然也施展出了剑宗塔林的王级剑术,但是没有真气修为加持,也无法彻底发挥其优势。

    而叶孤辰同样有杀神剑术这等王级剑术。

    所以随着时间推移,古陀已经是彻底被叶孤辰剑技压制。

    这一幕落在所有人眼中,也是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一位弟子的剑技,压制了一位长老!

    “叶孤辰,这次约斗,是老夫鲁莽了,不如我们点到为止如何?”在剑锋交错间,古陀暗中传音道。

    若非被逼绝路,古陀不会如此这般拉下脸面。

    但是比起示弱叶孤辰,古陀更无法接受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叶孤辰击败。

    这对于他内院长老的名声,是致命的打击。

    “点到为止,呵,古陀长老,一开始叶某处处退让,可曾见长老宽容一分,眼下既已决定交手,又何来点到为止一说!”叶孤辰开口,没有压低声音,也没有丝毫的避讳,周围所有人都是能够听得到。

    周围诸多长老执事和弟子,听到叶孤辰莫名说出这句话,疑惑一瞬,而后都是心思通明,将目光齐齐转向古陀。

    被众人古怪的目光注视,古陀如芒在背,心底暗骂,表面露出惊怒之色道:“叶孤辰,你这话未免太过荒谬!”

    “古陀长老,结束了!”叶孤辰不愿多说什么,眼芒陡然一闪。

    他再度使出一剑,精气神合一,同时以剑心通明之意融合。

    这一剑,虽没有真气加持,但其玄奥轨迹,却是让得古陀避无可避!

    “会败!”古陀心底一沉,陡然想到。

    而叶孤辰的剑锋,已然临至眼前。

    几乎是下意识地,古陀横剑一挡,同时迸发真气。

    生死玄关强者突然散出修为气势,何其强大。

    更何况叶孤辰眼下根本就没有丝毫真气修为!

    噗嗤!

    真气涟漪扩散,直接是让得陨星软剑被崩飞,而毫无防备的叶孤辰也是直接被击中。

    他胸口咔哧作响,肋骨都是有裂痕,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朝后倒飞而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所有人都是愕然,呆愣了一瞬。

    慕星竹更是俏脸惨白,失声惊呼。

    几乎就在古陀下意识迸发真气的同时,他眼中却是闪过一道暗芒。

    “叶孤辰,你不仁,休怪老夫不义,既然你已真气尽废,那么就安安心心做一个废人吧。”

    不得不说,古陀对于叶孤辰,是真的有一种妒恨。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太过惊艳,也会令人心生扼杀之意。

    当然,以古陀长老的身份,自是不可能下死手,他身形再度上前,一剑对着叶孤辰刺去。

    古陀心中已是做下决定,他不会杀死叶孤辰,但重创其骨骼筋脉,还是可以做到的。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古陀竟然会再度出手。

    就在青鹤长老要出手的同时。

    一道剑气,恍若从天外而来,直接落在了叶孤辰和古陀中间。

    古陀感受着那道剑气的威力,面露骇然之色,身形骤然停止。

    轰!

    那道剑气直接轰然落在擂台上,那遍布着防御阵法的擂台,也是在这道剑气之下,直接被轰塌,裂为两半。

    要知道,这等擂台防御阵法,饶是生死玄关强者,都无法将其摧毁。

    古陀想到这里,脸色骤然一白。

    不远处天穹,一位身着布衣的俊秀中年男子,步踏虚空而来。

    正是无明剑王风满楼!

    “是风满楼大人!”

    “风满楼前辈!”

    风满楼,剑宗塔林三大掌权者之一,也是三大强者之一,众人敬仰的传奇剑修。

    他可谓是剑宗塔林的精神象征之一。

    毕竟是风满楼可曾经是圣元王朝最为年轻的神府王境强者。

    此地所有的人,不论是长老,执事,外院还是内院弟子,皆是对踏空而来的风满楼躬身拱手,极为尊敬。

    然而,性情温和,嘴角总是噙着淡淡笑意的风满楼,此刻那双空洞的眼眸,却是陡然转向古陀。

    “古陀……你……胆子不小。”风满楼语气很淡,似是没有一丝怒气。

    但这反而让古陀脸色更白,他竟是直接跪了下来,语气带着一丝颤抖道:“风满楼大人,是古陀不好,一时真气失控,误伤了这后辈。”

    真气失控?

    误伤?

    听得如此卑劣之言,慕星竹和楚清池等人,眼中皆是涌现怒意。

    身为生死玄关强者,对于自身真气的运用早已炉火纯青,怎么可能会出现失控这种情况。

    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你确定?”风满楼语气虽平淡,但周围的天地温度,似是都缓缓下降。

    擂台另一边,叶孤辰缓缓站起,胸口剧痛。

    他一手抹去嘴角斑斑鲜血,眼神很冷。

    若不是方才有风满楼出手,他哪怕不死,也会受到重创,更严重的话,筋脉尽废,再无修炼的可能!

    而此刻的古陀,受到风满楼的质问,感受着周围缓慢下降的温度,他后背都是冒出冷汗,干涩地咽了咽口水,喉头滚动。

    然而,就在古陀快要承受不住风满楼质问时,远空竟是再度有着一道身影缓步踏来,带着苍老的语调开口。

    “呵呵,风满楼,何必如此严肃呢?”

    但见那道身影,乃是一位须发皆白的白袍老者,他步踏虚空而来,气息沉凝。

    能够直接称呼风满楼名字的,在剑宗塔林也唯有两人而已。

    除了燕长歌之外,唯有一位。

    大长老丘山!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