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纵剑江湖四十载,敢问天下谁可敌?

    这便是江湖中人,对于那位已然屹立于剑道绝巅的剑魔的称颂。

    然而一代传奇,剑中之魔,在通天峰以一截枯枝,败尽天下剑道强者后,却是销声匿迹,不现江湖。

    有人传闻剑魔已经破空飞升,也有传闻剑魔因天下无敌,高手寂寞,自刎而死,种种猜测,不一而足。

    ……

    南天域,圣元王朝,天河府,夏家。

    夏家,身为天河府五大世家之一,底蕴浑厚,人才辈出。

    在当代夏家,更是有一对少年男女横空出世,天资非凡,如人中龙凤。

    然而在三个月前,剑王秘境开启之后,夏家就只剩下了一个天之骄女,夏语冰。

    位于夏家宅邸的偏僻角落,有一处萧索别院。

    院子里荒草凄凄,有间茅草陋室位于其中。

    陋室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着玄袍,面色苍白的少年。

    少年双眸紧闭,几无呼吸,面庞惨白如纸,嘴唇泛白。

    即便如此,但闭眸的少年,却依旧残留着些许少年英气,剑眉入鬓,鼻梁高挺,嘴唇削薄。

    不难想象,少年意气风发时,是何等的引人注目。

    而此刻,这个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少年,便是之前在夏家,同夏语冰并肩,天赋震撼了整个天河府的少年叶孤辰。

    轰!

    就在此时,萧索别院外的天穹,陡然雷云翻滚,闷雷阵阵。

    嗤啦!

    一道无比刺目的闪电,从九天劫云中落下,其落下地点赫然是那间荒草萋萋的别院。

    轰!

    闪电打在了叶孤辰身躯之上,不过多时,伴随着咳嗽声,少年缓缓睁开双眼。

    刹那间,眼芒如剑,一闪即逝!

    “我这是……”玄袍少年缓缓起身,手按太阳穴,脑海一片混乱。

    “我……我是独孤无败,在通天峰败尽天下剑道高手后,破空飞升,然后上天降下雷劫,再然后……”

    少年目光陡然一凝。

    他记起来了,在雷劫之中,一柄神剑沐浴万千雷劫而出,宛如天道降下的裁决,欲要诛杀他。

    独孤无败虽然号称剑道第一人,剑中之魔,但又如何能够强大到和天道降下来的劫罚抗衡?

    他记得,最后他凝结毕生总结出来的无我剑道,配合独孤九剑招式,同那柄雷劫之剑碰撞在一起,随后便失去了一切感知。

    当再度睁开眼时,便是现在的样子。

    那柄于天劫之中显化而出的雷劫之剑,竟然是携带着独孤无败的灵魂,穿越至这个异世界,附身在了少年叶孤辰身上。

    在叶孤辰脑海之中,无数记忆在翻滚着。

    不只有独孤无败的记忆,还有少年叶孤辰的记忆。

    南天域,圣元王朝,天河府,剑王秘境……

    剑王秘境位于圣元王朝北部天荒平原内,被意外开启后,几乎吸引了附近几个府地的所有高手。

    而叶孤辰等人,历经重重风险,方才进到最深处,有望得到北河剑王楚东流的佩剑,武学,剑道传承等等。

    但是最后,叶孤辰却被同行的夏语冰暗算受创,同时一位神秘的少年高手出招,将叶孤辰击溃,导致其剑脉尽废,并且体内的先天剑胎也被生生剥夺而去。

    叶孤辰不会忘记夏语冰的绝情,更不会忘记那个剥夺了他先天剑胎的少年,星宇剑阁北斗七子之一,开阳星古少阳!

    然而在剑王秘境之后,外界的传闻,却是叶孤辰想独占北河剑王楚东流的传承,暗算了夏语冰,然后古少阳行侠仗义,英雄救美,救下了夏语冰,出手废了叶孤辰这个阴险小人。

    完美的栽赃陷害的范本。

    叶孤辰完全没有反驳的机会,再加上古少阳那来自星宇剑阁的恐怖背景,更是增加了可信度。

    由此,叶孤辰从天河七骄之首,号称少年剑宗的天才剑修,变成了现在,人人鄙夷的伪君子,小人,废物。

    在这之后,叶孤辰更是被昔日踩在脚下,同为天河七骄之一的霹雳剑少,北当归暗算,伪装成落河自杀的假象。

    最后还是被一个渔夫发现,直接将叶孤辰残躯送回了夏家。

    暂时梳理了脑海中的记忆,叶孤辰凝眉,在沉思。

    看来现在他眼下情况有些不妙。

    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

    这个世界,远比前世的江湖,要来的精彩。

    九域浩瀚,天悬九柄太古神剑,替代烈阳皎月,普照九方大地!

    剑修者,可御剑横空,万里之外取敌人首级,更有千般修炼,万般法门,无数天骄,王者争霸,秘境禁区,数不胜数,强者传说,流传万年!

    “前世的江湖,于我而言不过水潭而已,这个世界,才是真正的浩瀚汪洋!”

    叶孤辰眸中重新燃起了火焰,这是属于剑魔的兴奋!

    前世,独孤无败剑道无敌于天下,高手寂寞,平生未尝一败。

    而在这个异世界,他重新回到了起点,不过比起别人,他所多出的,将是一世的记忆,而且是曾经无敌于天下的,剑魔的记忆!

    “既然占据你之躯体,我便为你了结一切恩怨,从此,我便是叶孤辰!”

    在心中立下誓言,叶孤辰随即便感受到了,一丝挂碍的消散。

    那是叶孤辰原本灵魂所产生的执念。

    挂碍散去,这具躯体才真正的灵肉合一,再无不和谐之处。

    就在叶孤辰想要探查体内状况时,萧索别院外,陡然传来一声轰响,那是院门被轰破的声音。

    “曾经天河府的天骄传说,少年剑宗叶孤辰,不会真的死了吧,那可要让我家郡主失望了。”

    一声带着些许揶揄味道的女音传来。

    不过数个呼吸时间,一个身着红色裙甲,女侍卫装扮的少女便迈入屋内,模样倒也俏丽。

    她装模作样般的用手捂了捂自己的鼻子,一脸嫌恶的模样。

    “一股腐朽发霉的气息,这就是曾经以一己之力,败尽圣元王朝五大剑道天骄,夺得剑宗之名的天才剑客的居所吗?”

    女侍卫一眼看到了床榻上转醒的少年,脸上带着淡淡的鄙夷。

    少年剑宗,乃是圣元王朝年轻一代剑修梦寐以求的称号,需要经过层层选拔,厮杀,最后才能夺得这一光荣的称号。

    只是曾经的少年剑宗,现在已是人人蔑视的伪君子,一介废物了。

    叶孤辰看着面前的女侍卫,沉眉敛目,一言不发。

    见到叶孤辰这般姿态,女侍卫冷哼一声,语带不屑道:“还以为你是曾经的天河府七骄之首吗,装模作样,既然你醒了,那便告知你,元阳郡主正在云谷山脉历练,待得两个月历练过后,便会来此收你为剑侍,希望到时候你还好好活着,别辜负了郡主的一番心意。”

    女侍卫冷笑着说道。

    叶孤辰依然默不作声。

    见得叶孤辰这般态度,女侍卫秀眉挑起,心有不满,一股凌厉的气势压向叶孤辰。

    然而,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叶孤辰依然不为所动。

    他缓缓抬起眼,看向女侍卫。

    “你说完了吗,说完便可走了。”叶孤辰淡淡道,点漆黑眸如同无底冰渊,让人望之心寒。

    被这般目光注视,原本盛气凌人的女侍卫陡然打了个寒颤。

    “怎么回事,我可是精元境的高手,竟然会被这个废物吓到。”女侍卫暗暗有些吃惊。

    “哼,只是给你提个醒,到时候成为剑侍,一定要好好服务我家主人,瞻前马后。”

    女侍卫说罢,不敢多停留,转身离去。

    叶孤辰始终都很平静,表情没有半分波澜。

    所谓剑侍,便是跟随在一些强者,或者是天骄身边,为其托举,护养宝剑的侍从,等同于下人。

    而这元阳郡主,竟然要收叶孤辰为剑侍,显然不是抱着帮扶的想法,只是单纯的羞辱罢了。

    叶孤辰略一回想,便知晓了来龙去脉。

    原来当叶孤辰还为天河七骄之首时,曾被元阳郡主所爱慕,但那时他和夏语冰宛如龙凤伴侣,自是婉拒了元阳郡主的心意。

    想必便是此举,让得元阳郡主因爱生恨,待得叶孤辰此刻落魄时,方提出这般要求作为折辱报复。

    “让我成为剑侍,呵……”叶孤辰淡淡摇头,嘴角带着笑容。

    他不再理会,而是闭目,心神沉入体内。

    内视自身,不要说在这异世界,便是在前世,独孤无败也能做到。

    而这一番观视,竟是让得叶孤辰微微一愣。

    因为在他的腹下丹田处,一柄神秘小剑,散发着丝丝雷芒,在混沌中沉浮不定。

    “雷劫之剑?”叶孤辰微微讶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