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春日的阳光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和着徐徐清风拂面而过,伴着沁人心脾的芳草气息,不禁让人心神安宁,神清气爽。

    一条从安丽格村东边缓缓流淌的小溪,叮咚作响。溪水清澈见底,不时可以看到溪里的小鱼或逆流而上,或三五成群你追我赶嬉笑打闹,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随波逐流。

    好不自在!

    溪两边是宽阔的芳草地,紧紧地裹着小溪,溪水潺潺,流向远方。

    在溪边不远处的草地上,躺着一位在光天化日之下四仰八叉的青年。那睡姿,着实有些销魂,有些肆无忌惮,有些忘乎所以。

    但看那青年,蓬乱的头发,好像几年没梳理过,就那么随意的粘在头上;一身粗布制成的衣服上大洞小洞随处可见;因长期营养不良而消瘦的脸上,颧骨突出,眼窝深陷,乍一看,不是活脱脱的一位叫花子就是一位落魄的瘾君子。总之就是一个破落户。一双剑眉横在眼眶上,时而紧蹙,时而松散。嘴角也随着眉头的节奏,上下飞舞。表情当真丰富至极。

    青年身旁,人影匆匆。那些人好似无暇怜悯这落魄青年,又好似对此见怪不怪,并无一人驻足向此观望。

    忽听:“我艹!”这青年爆句粗口,紧接道:“老子还不稀罕你呢!去你的广寒宫守你的活寡吧!”

    原来是青年在做梦。

    青年晃了晃头,让本已凌乱不堪的头发更加凌乱。似是要把嫦娥离去的悲伤甩掉。

    他平躺着伸了一个懒腰,从头下把枕着的草鞋拿在手里,坐了起来。一边穿鞋一边自言自语道:“妈的,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青年穿好鞋,站起身。习惯性的拍打了拍打衣服,顺着小溪的流向向东走去。

    顺着青年前进的方向望去,在那青山脚下烟雾弥漫,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景象,倒是不时会有五颜六色的光芒从其中喷射而出,五光十色,绚丽夺目。但是在青山与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诡异。

    青年渐行渐近。

    人们的喊杀声、金属的撞击声和魔法之间的碰撞声,就那么毫无征兆般地随风而来。吹进人的耳朵里,吹进人的心里,吹进人的灵魂里。

    这是一处战场。

    一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战场!

    一处保家卫国,视死如归的战场!

    一处正义与邪恶势力较量的战场!

    青年名唤华秋,来到安丽格村已一月有余。吃不上,喝不上,唯一的好处就是闲。战斗不是时有发生,一般三日一小战,五七日一大战。没有战斗的时候,便是睡觉。

    在离浓烟百米之处,华秋停下了脚步。看着身前身后的士兵,义无反顾地冲向战场。行动迅速,毫无迟疑。不消十几秒便钻进那浓烟里。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这场战斗从十天前一直打到了今日,似这般大规模持续的战斗华秋还是第一次遇到。

    想来是敌方发起了总攻。

    华秋一阵窃喜。双方分出胜负之时,自己或许就能重获自由!

    刚来这里时,华秋就像来观光的一般,瞧瞧这儿,看看那儿。满眼的新奇,满脸的兴奋。这不大的村落早就被他逛了个遍。每每路过溪边,华秋总要低头看着溪里的鱼儿感慨,还是做鱼好啊!

    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只要有水的地方都是家。不似人这生物,复杂的不要不要的。

    逛完村落,感慨完溪里的鱼儿,华秋就会前去观战。时不时的还要为在远处厮杀的双方加油喝彩。打到精彩之时,还会忍不住地鼓掌翻跟头。当真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主。

    可这新奇的劲儿,没过几天便荡然无存。每日千篇一律的生活,还真叫人有些烦躁。尤其是吃不上,喝不上,还不能离开,更让人烦躁。

    待到战斗结束,敌方退去。华秋的任务也随之而来。

    遇见还未死透的敌方士兵,便拿出身上唯一的武器——“生锈的铁剑”,在对方脖子上来那么一下,送他们上西天。这生锈的铁剑虽然不怎么锋利,但是一点也不妨碍华秋把铁剑从敌人的喉咙里穿过去。

    当然,也有那诈死的敌人。

    碰到这样的主儿,华秋只能自认倒霉。对方给他或来一剑,或施放魔法,虽说不至于壮烈牺牲,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让华秋着实受不了。紧接着,华秋便会大喊一声,:“来人呐!”这诈死偷袭之人便会被周围听到呼喊声,代表正义的“战友们”所消灭。

    这就是主战场的好处。你若不反抗,可以给你个痛快。若反抗,就是格杀勿论。谁叫你侵略呢?

    若是遇到己方受伤的士兵,便拿出军团长科尔劳斯给他的红药,上前喂上一滴。甭管这士兵伤的有多重,哪怕缺胳膊少腿,奄奄一息,只要还未死,一滴红药下去,保管精神百倍,生龙活虎。不消三二分钟,缺的胳膊能长出,断的腿也能合缝地长出。即便身上有血窟窿,也能让其完好如初。

    这灵丹妙药,当真天下少有!

    可惜的是,这些服用了红药的士兵以后除了可以进行正常的起居生活外,其他的事情都做不来。哪怕是挑一担水都不行,更不用提再去参加战斗了。要不然,这等起死回生的良药,科尔劳斯也不会交给自己这陌生人。

    华秋看着远方的浓烟,渐渐地退去,慢慢地飘散。华秋知道,战斗马上要结束了。

    果不其然,前方爆发出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胜利啦!胜利啦!魔族退军了!”

    这连续十一日不眠不休的战斗,终于结束!

    不知是谁先起的头,整个山脚下的士兵都开始唱起军歌。这数万人的超级大合唱,让华秋情不自禁地也跟着唱起来。

    正唱到高嗨处,华秋见军团长科尔劳斯向自己走来,赶忙迎上去。

    “新生者,我们胜利了!”科尔劳斯兴奋地对华秋说道。

    华秋真想仰天大吼一声:“老子的苦日子终于到头啦!”可是面对科尔劳斯并不敢这样说,他向军团长微微鞠了一躬道,一本正经道:“是的,科尔劳斯大人。我们胜利了!”

    “多亏了你的帮助,胜利的荣耀也有你的一份!”

    “能为光明大陆效劳这是我的荣幸!”

    “新生者,我相信你将来肯定会成为光明大陆的强者!现在请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科尔劳斯大人,我叫华秋。”

    “华秋,光明大陆永远会铭记那些为大陆做出贡献与牺牲的英雄们!这是给你的奖励。”

    科尔劳斯说罢,便朝着正在欢喜庆祝的士兵们走去。

    俄顷,华秋身上光芒四射,还有那连续地叮叮声不绝于耳……

    足有十多秒钟,耳畔的叮叮声才停下来。

    华秋看着自己15级的等级,喜极而泣。

    当初还以为自己命好,接了一个隐藏任务。没想到却是一个耗费时长一月有余的强制性任务,不完成不能下线。亏得自己是最高级的游戏设备,不然尸体都风干了。

    华秋在脑海里早就自杀过N回了。这姗姗来迟的奖励使华秋的不满早就抛到了哇爪国,并自言自语道:“感谢上帝,感谢佛祖,感谢过路的神仙,感谢我的祖宗十八代保佑我!……我终于可以脱离苦海,奔向自由了!”

    感叹完诸路神仙以及祖宗的庇佑,华秋连忙打开自己的背包:

    一本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书赫然在目,一个类似圆盘的物件还有一个类似卷轴的东西紧跟其后。

    真抠门!老子忍饥挨饿这么长时间,才给我三样奖励!我叉叉你个圈圈!

    事已至此,算了。好歹,重获自由,自认倒霉吧。华秋如此自我安慰。

    人总是偏爱闪闪发光的东西,华秋也不例外。于是将意念放到这本金黄色的书上。(当然,对于正直的华秋而言,断然不会认为这是一本不良书籍中的上乘之作。)

    一串信息随之映入眼帘:

    技能书:连斩。

    被动技能:连续杀怪获得经验加成,对敌方单位伤害提升。(加成幅度视技能与人物等级而定。)

    ……

    华秋赶忙收回方才的话:“不叉叉不叉叉,哈哈,哈哈!这技能简直就是战士的福音啊!”

    二话不说,先学习!

    叮!

    你学会了技能“连斩”!

    技能等级0\/10

    熟练度:???

    “靠!这熟练度是问号,什么意思?又他妈要玩我?”华秋郁闷。

    不过转念一想,这等可遇不可求的高级类技能书,没点难度都配不上它那金灿灿的颜色不是?

    华秋这时想起,还有2个奖励没看呢。第一个都这么令人兴奋,何况后两个?也顾不上计较那“连斩”的熟练度是问号还是惊叹号,赶忙打开背包,用意念移到那类似圆盘的物件儿上:

    荣誉勋章:象征无上的荣誉。

    说明:为光明大陆做过贡献的英雄所能佩戴。

    用途:纪念。

    华秋直接忽略。

    当华秋把意念移到最后一个奖励时,脑袋瞬间短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