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山上看月亮总是会觉得月亮更加清冷一些,或许是因为山上的夜晚更加寒冷,也或许是因为山上的静谧让人忍不住思念家乡,而天上的那轮圆月就是思乡之情的一种寄托。

    山寨外面的空地上有一座瞭望台,底部用碗口粗的圆木柱子锲入地下,不知深几米,中间是用麻绳将木条扎实地捆绑起来,最上面用木板铺垫。瞭望台高二十余米,五六个人坐在最上面的木板上也不会感到拥挤。

    至于上去也简单,在瞭望台顶部有一个滑轮,只要坐上吊篮,命人在下面拉扯坐在吊篮上的人就能慢慢上去。

    从瞭望台上往下看,群山万壑都能看得分明,若是有敌人突袭,隔着老远就能瞧见。往上看,繁星点点,月亮似乎也更大了一些。山上风大,瞭望台却没有半分晃动。

    瞭望台一共有四座,是曹唯下令修建的,上下用树干树叶包裹起来,从远处看就如同一棵大树,耸立在山林之间。每座瞭望台上面时刻都会有至少两个人注视周围动静。

    “不能久战啊……”

    曹斌喝了口酒,将皮囊递给曹唯,道:“大人,若是离乡太久了,再强的军心都会涣散。当初大人下令收缴劫掠来的财物时属下便想劝大人收缴九成,只是大人既然已经发了话,属下自然不能让大人失信于人。

    将士们手中拿有太多的钱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处在于能够振奋军心,让将士们能够更加奋勇杀敌,坏处则在于身上钱财多了,时间一长就会产生退却之心,不想再拼命了。

    所以,大人,咱们不能久战啊。”

    曹唯接过皮囊,仰头喝了一口酒,道:“我也没打算在倭国待许久,中秋将至,将士思乡也是人之常情,何止是他们,就连我都想念京师聚香楼的红烧狮子头了……不过话说回来,两座城池中的财富真的难以估量,咱们大明朝三年的民税商税加在一起恐怕都没有这么多,真是抢一回刺激,抢两回上瘾,日后若是缺银子了来倭国抢一抢岂不是全都解決了。

    你说咱们现在拿着钱财抽身而退,丰臣顺义会不会发疯?”

    曹斌一怔,随即笑道:“一定会疯。虽然河野本山乃至西园之地还在千叶氏族的掌控之下,但是丰臣顺义早已经将这里视为了丰臣氏族的封地,大人抢一次他就肉疼一次,他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发作,是因为需要仰仗大人帮他复仇,大人若是现在跑路,丰臣顺义不抓狂才怪呢。”

    “是啊,平日里那么严肃克己的人若是情绪失控,场面一定非常有趣……”曹唯嘴角勾起,似乎是在幻想丰臣顺义情绪失控的场景:“不过遗憾的是我却不打算这么早就离开倭国,有些事终究是要做完的……”

    曹斌沉默,他知道曹唯口中的“有些事”指的是什么。

    正所谓上有丹沙者,下有黄金,上有慈石者,下有铜金,上有陵石者,下有铅锡赤铜,上有赭者,下有铁,佣兵卫中不乏有老兵曾经为上官挖矿做苦力,所以寻矿的手段多少也会一些。

    然而探山寻矿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办成的,也不是数十人能够办到的,所以要想找到金银矿脉一定要许多人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勘探才可以。

    而要在倭国长时间存留就必须要有立足之地,曹唯现在看似是帮丰臣氏族夺回封地,实际上就是为以后留在倭国探矿的将士留一个立足之地,使他们不用为吃穿用度发愁,也不用担心受到倭人的驱赶甚至围杀。

    很长一段时间,瞭望台上的两人都没有说话。

    夜色不浅了,从瞭望台上往下看去,大堂中还是灯火通明,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言半语传出来,只是经风一吹,什么都听不清了。

    “刚刚在大堂议事,众人吵得不可开交,大人为何没有开口?”

    曹斌忽然问道。

    “我想让他们拿主意……”

    曹唯淡淡道:“大明朝冗兵几十万,有些老兵不愿离开军营,有些兵痞毫无战力,空拿军饷,养之无用。朝廷这几年一直有大人上奏折请求陛下裁军,只是陛下怕军中动荡,所以一直压着不动,但是不久之后或许就该动了。”

    曹斌心中一动,道:“大人是说……佣兵卫?”

    “不错。”

    曹唯点头道:“佣兵卫不拿军饷,却还能保留建制,朝廷哪有不同意的道理,现在咱们佣兵卫的五千将士便是陛下拿出来的范例,他想看一看佣兵卫到底如何,若非如此,朝中的大人们怎么会这么快同意建立佣兵卫,你知道的,朝廷这么年一直在裁撤卫军,就是摆明了嫌弃军人多,不想扩卫。

    建立佣兵卫从来不是一个玩笑。

    现在你也看到了,佣兵卫中的每一个将士都能自力更生,生活富足,对朝廷也没有任何怨言,如此一来朝廷定然会将佣兵卫的数量大大增加。以往赖在军中的老兵,之所以不愿意走,最大的顾虑便是担心生计,而有了这五千将士作为典范后,他们哪还能不乐意?”

    曹斌眉头微皱,道:“可是大人,咱们这五千将士不是常例,不能为其他将士提供遵循之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咱们来到倭国已经犯了忌讳,日后其他将士自然不能拿咱们当典范。其实啊,你要是让一辈子拿刀的人扛起锄头,他自然是不愿意的,更何况那些经年老兵若是下地种田,荒废了一身本事,也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

    胆小的为商队保驾护航,胆大的上山剿匪寻财,喜欢安逸的进入富贵人家当护院,喜欢冒险的跟着商贾闯荡异域寻求际遇,总之,饿不着。这样的日子和朝廷以前让他们卸甲归田的日子大不同,所以很多到了年龄的军人也就不会那么抗拒了。”

    曹斌眉头皱得更紧了:“大人把属下说糊涂了,照大人这样说,佣兵卫到底算什么?不像是兵,也不像是民。”

    “组织!”

    曹唯说:“你可以把佣兵卫当成一个组织,平日里没什么特别的任务,各忙各的,若是有活计了就将他们组织在一起。我会奏请陛下设下佣兵衙门,无论是高官显贵还是商贾百姓都可以去佣兵衙门发布任务,并付相应的佣金,这就是佣兵卫军饷的来源。

    当然,若是发生了战事,他们提起刀就是一群虎狼之师……”

    曹斌沉默片刻,涩声道:“如此一来,大人日后恐怕就管不住佣兵卫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明卿士》,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