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很多时候,当事情发生以后我们才会反省自己,并对自己深恶痛绝,保证自己永不再犯。

    然而曹唯没有机会改过了,他很想抽自己的手,因为痛恨自己手贱。

    作为一名野外登山爱好者,曹唯在野外探险攀岩时发现一朵娇艳野花,一时没忍住,采摘时坠崖。坠落时脑海里不由自主想起歌里说,路边野花不要采,原来山上野花也不能,讨厌的,歌里怎么没有说……

    四百年前大明朝,秦阳县曹家庄曹秀才,父母双亡,孑然一身。

    今年才十六岁便是当地有名的读书人,功名在身,还一表人才,是村里有名的金龟婿,多少富户家的小姐盯着,等曹秀才府试高中举人后便来说媒。

    十里八村的媒婆都准备好了。

    然而,曹秀才考场失利,回来后还一病不起,醒来后的曹唯已经不是原来的曹秀才了。

    “我真蠢,真的,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手贱”。曹唯眨巴眨巴眼睛,抬起头对着天空大喊。半柱香后,曹唯放弃了,心里暗自悱恻老天一定是在小妾的床上厮混…

    昏暗油灯下,曹唯紧皱着眉头,深思一下目前的状况,一座二进的小宅子以及翻出的五两碎银子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所有财产,小户人家一年的花销才二两银子,原则上来说曹唯这五两银子能够他生活很久。

    可惜曹唯从上辈子开始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不会一直窝在村郭里。

    自己迟早要去看看这大明朝的万里山河,顺便在每一座山上刻上自己的名字。

    而且像自己这种优越的读书人,在村子里一定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垂涎自己的美色,以前一定是读书读傻了,看不清状况。

    觊觎自己帅气身姿的姑娘小姐定然不是小数目,自己不怕被糟蹋,起码现在不怕。

    曹秀才叹了一口气,世道艰难,生活不易,自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以后靠什么过活。

    毫无疑问,钱在哪里都是好东西,秀才攥紧手中的五两银子,想着以后能不能靠脸吃饭,要不要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有钱的俏寡妇?

    挣扎了半天曹秀才还是决定要节操。

    既然不能靠脸吃饭那就靠才华吧。以后一定要有一座大宅子,一位美娇娘,好多美丫环,好好犒劳自己在今天保住了节操。

    顾不得再去想其他的,因为秀才现在很饿,很想…吃。

    拿着昏暗的油灯,曹秀才翻了一遍又一遍双亲逝去留下的宅子,很遗憾,缸里没有一粒米,什么吃的都没有,曹唯掩面无语,很想哭。

    当然,聪明人一般都饿不着,不要脸的聪明人在哪都能活得很滋润。

    很明显,某人既聪明,也不要脸。主要是不要脸。

    …………

    开膛破肚,清洗干净,撒上些许盐巴,用宽大竹叶和泥土包裹好,稍作等待,芳香扑鼻,板酥肉嫩的叫花鸡就做好了,其色泽枣红明亮,油润光亮,肉香浓郁。

    可惜没有荷叶和孜然,曹唯在心里默默给叫花鸡扣分。

    哪里来的鸡,曹秀才也不知道,只是当它昂首阔步从曹家门口走过时便遭了毒手。

    大病初愈的曹秀才需要补补身子,你站在那么显眼的位置做什么?于是,鸡就不存在了。显然鸡也没想到世道变化这么快,以前乡亲们可不是这样的,他们都很淳朴。

    在曹家,雁过留毛,鸡过留命。

    凶手姓曹,在吃鸡。

    接下来的几天里,曹家村里愈发不太平,村里的鸡频频遭遇毒手,村里都在传出现了一个穷凶极恶的大盗,克鸡……

    道德的沦丧和心灵的扭曲在这座小村庄里上演,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一直以来,曹家村都可谓是明朝标准文明模范村,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你家狗跑到我家鸡窝里睡觉都没问题,如果在今天,村长一定会被佩戴大红花但是,现在不成了,鸡窝全封闭,防鸡贼。

    终于有天夜里,敲门声响起,曹秀才打开门,趁着朦胧的月色,一张褶皱的老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曹秀才认得这张脸,曹家村的村长,管理曹家村大大小小的事务,上到婚丧嫁娶,赋税收取,下到伤风败俗,小儿夜里啼哭,村长是村里的实际管理者,村里风吹草动村长都要管,如果有作奸犯科的事,村长可以直接处理,就算县太爷也不会说什么。

    说直接点,就是村长是领导,哪里不太平,哪有他。领导来曹秀才家里了,为的是鸡鸣狗盗......

    曹唯很有眼色,将村长请进屋后认真作了一个长揖:“见过村长。”

    曹村长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起了曹秀才,眼神很复杂,就好像在看着正在接客的失足少女,而且这位失足少女以前品德良好,没有不良记录。

    看了好久,村长叹道:“曹唯啊,你堕落了”

    “啊?”曹唯大惊失色,每一次作案后都把鸡毛藏好了啊。

    “年轻人就应该出门闯荡,你上次府试不中,回来以后就大病一场,近日醒转,何不出门游学,增长学识,在家蹉跎,怎有进步。”

    “村长,小生也想出门闯荡一番,以后也能为乡亲们做点贡献,怎奈上次考试过后,家中已无余财,难以游历。”曹唯为难道。

    “难得你还想着乡亲,这是二两多银子,乡亲们的一点心意。”

    村长说完从兜里掏出一个麻布钱袋,将钱倒在桌子上,曹唯借着油灯一看,碎银子和铜钱都有,多为铜钱,一看就是挨家挨户搜集的。

    曹秀才顿时热泪盈眶,紧握住村长的手:“村长,我一定为村里做贡献”

    “村里已经没有多少只鸡了。”村长意味深长道。

    “咳咳……村长此言何意?”曹秀才顿时惶恐。

    村长浑浊的眼里透着狡黠

    “村里只有你油光满面的,而且,我家的狗最近很怕你,你杀气太重……”

    “……”下回定当取你狗命。

    村长似乎看出了曹唯的杀心,说道:“明天一大早就走吧,进学要趁早。”

    曹唯无奈,只得应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