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正当中国坦克群做最后冲锋的时候,萨米悄然完成了转弯,他善于利用一切条件反击,而且不惜陷自己于危险之中,他不光是这一代飞行员中击落敌机最多的,实际上也是被击落次数最多的。歼10躲在不间断炸开的子弹药附近,经历了一段可怕的时光,犹如地狱中的闪光,但是他必须依靠这些闪光,判断大致布撒弹药的区域,然后决定如果避让,有几次,那些可怕的闪光就在自己附近,这意味着向下发射的自锻破片消失后,那些轻飘下坠的小降落伞碎片,应该还在附近,非常容易被吸进进气道。当然这多少需要祈求运气。

    火箭弹布撒子弹药的时机不尽相同,且高度不一,这是为了覆盖足够大的区域,特意设定的,不过炮兵不可能在攻击前知会空军,所以老头必须依靠自己判断避开这些东西。

    如果撞上某个悠悠荡荡的子弹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第一时间跳伞,当然不确定下面是己方还是对手,不过这样漆黑的夜晚,掉到哪边都是非常危险的。

    之前他一直在假装直飞,诱使对手追击。随后预警机失去了双方的位置信息,8000米高度的双方预警机的雷达会自动过滤掉低速物体,连同低速物体旁正在转弯的战斗机,如果那架印度飞机保持高速,或许可以间或看到,但是萨米一直留意数据链,它一并失去了踪影。他估算,敌人最后消失时,距离自己大约还有20公里,如果没有一路高速追来,确实会被预警机漏掉,这是他的判断。这次意外的袭击,足够抹平对手的优势位置,现在又到了谁先发现,先得手的时候了。

    他迅猛拉起,摆脱布撒区后,第一时间搜寻那架阵风。他预料,那架阵风如果没有第一时间逃走,这会儿,应该就在附近某个不确定的区域,这会儿飞行员应该吓得不轻。必须充分利用这样的时机,他无法持续高G盘旋,在近战中的优势,是对局面的预判。

    他用最快的速度扫视前半球,如果对方从正面飞过,应该可以看到尾焰,那样他可以在对手反应前,将其击落。但是没有看到,来不及转身看后方,他迅速低通查看多功能显示器,希望它能起作用。

    就在他低头的功夫,突然间感受到剧烈的震动,这是战斗机撞上强劲气流的表征,他赶紧稳住飞机,摆脱出来,以免发动机喘振停车。

    经验告诉他,有一架速度很快的飞机就在很近的位置,很可能就在下面。

    他迅速做了一个翻滚,看到了一片巨大的飞机轮廓,以及玻璃舱罩内闪烁的仪表,那名印度飞行员也正回头看着他,就在自己下方不足150米外,刚才两架失去目标的飞机差点撞到了一起。

    这次误打误撞,差点让萨米掉进了它的扰流,如果发动机停车,他几乎没有处置的高度。不过有幸的是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而目前他的位置十分有利。

    萨米迅速跟上对手的转弯,但是十分小心控制油门。对手几乎是下意识地俯冲,企图利用地球引力加速,当然额外的目的是不言而喻的,在这样小的距离上,心急的追击方如果只顾着获得射击位置,而没有控制速度,很容易掉到前面。不过萨米并不那么的心急,即使在夜里,只能看到对手发动机喷射出的火光,他也有足够的经验判断距离。

    某种程度上,在预料战事不会持续太久的情况下,老头子甚至是在故意延长空战的时间,如同一只胜券在握的猫并不急着杀死猎物一样。他希望看到对手的垂死挣扎,而不是自暴自弃,那样才有意思。

    他减缓速度,故意让敌机跑出大约600米,但是稳稳保持在对手后方6点钟,对手拉起,他跟着拉起,然后从容切到了转弯内圈。雷达捕捉到目标,他用漏斗状准星,套住转弯中敌人的两翼,然后开火。一串密集的曳光弹飞向目标,将其前进的道路封锁住。

    印度飞行员发现自己被火网笼罩,迅速反转摆脱,他突然意识到对手很可能没有导弹,于是改变策略,试图利用阵风的加速能力,在一连串俯冲和拉起中,破坏敌人机炮瞄准,同时拉开距离。一旦摆脱机炮的射程,他可以选择掉过头来反击。

    这当然是老练的飞行员们自然而然的判断,他显然已经掉进了后方目标最佳的攻击范围,但是对手却没有发射导弹?唯一的解释是,后面那个家伙没有导弹。

    不过他不幸碰上的,是不可理喻的萨米。萨米仍然有2枚格斗弹,但是萨米刚才犹豫是否用导弹射击,因为敌机的强势转弯后,距离又缩小到了格斗弹的做小作用距离附近,有一定的概率无法命中。当然另一个原因在于,此刻歼10战斗机油耗过半,机动能力保持最佳,他似乎不用太急。他不相信任何任何一架被他咬住6点钟的敌机,还能逃脱的。

    对手放弃盘旋而重新转入剪刀飞行,试图利用俯冲拉起的过程,在几个回合内拉开距离,印度人渐渐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同时也进入了PL8导弹不可逃逸区。

    萨米的耳畔响起警告,附近新出现了某种高射炮雷达,不止一部,这迫使他打消了他继续纠缠的兴致。雷达已经稳稳锁定目标,引导着2枚挂架上格斗弹的视野跟上敌机,导引头无需充分的冷却,就看到了处于加力燃烧中的敌机。他扣动扳机时,敌机已经注定会被击落了。

    阵风的飞行员正盘算着摆脱后,立即转弯还以颜色,他希望在狮子中队损失惨重后,能为印度空军挽回一些面子,尽管停留在战场以上不到1500米高度,被中美双方的地空武器击落的机会都很大。

    印度飞行员回头看时,看到了2个鬼魅般飞向自己的光点。他知道自己要完蛋了,在进行最后一次强劲转弯的时候,他还有些生气,因为对手明显是在耍他。

    导弹迅速跟上了战斗机,在与转弯中的飞机并行时,无线电近炸引信引爆了弹药。一下子炸毁了阵风的一侧机翼。飞行员弹射出来时,看到了第二枚导弹的爆炸,破片割伤了他一侧脸颊,他在昏迷前,看到飞机拖着火舌向地面坠去。

    地面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火光,他已经分不清这是灿烂的星空,还是是末敏弹攻击后留下的一片狼藉。

    阵风从EMB145的雷达上消失后,比夫拉塔上将立即叫停了所有的进攻,60分钟内,他损失了6架先进战斗机。这意味着,印度空军现存的,尚且能战斗的战机规模,缩小了大约六到七分之一,这简直是一场噩梦。

    对于上将来说,无论战争最终以什么形态终结,印度空军的优德88唯一网上娱乐城的起点,都必须着眼于现在。如果优秀飞行员在无望的战争中死绝了,印度空军在今后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都无法重新崛起。而继续为摇摇欲坠的卡汗政权继续拼命,显然是走向绝望的不归路。预警机转弯后,他失去了一部分空中敌情,他估计在新德里以东地区,敌人随时可以集中超过30架的战机,而印度空军已经连一个次要方向的制空权都无法争夺了。他呼叫了美军指挥官,告知了印度空军将提前退出战斗。

    就在阵风坠落的一刻,贺凡的一支502G型步兵战车部队,悄然向未知的战场靠近。这些战车必须冒险为油料不足的坦克部队进行一次侦察活动。这种战车拥有不错的夜视能力,红外特征弱于坦克,可以勉强担任这样的任务。当无人机在敌人空域的生存时间不足几分钟的情况下,它们也必须肩负起使命。

    一名排长行驶在部队的最前列,小心利用地形前进。前方被末敏弹犁过的战场上大量燃烧的坦克加上次大陆过高的湿度,使得他的热像仪几乎失去了探测纵深地带效能。他完全看不到,那些可能正躲在火焰后方的目标。

    和所有的装甲兵一样,他对末敏弹怀着复杂的心情,知道那是克星,只希望这些东西只掉到敌人头上。但是M270携带的同类武器,随时可能在自己头上炸开,一旦那些红外与毫米波同时起作用的复合传感器的智能弹药掉到头上,几乎没有任何补救的办法。

    他每隔2分钟,就与后方进行一次联络,报告敌人的动向。但是他至今没有看到一辆活动的敌人坦克或者其他什么车辆,眼前只有一片灼热的死寂。

    “我重复一遍,没有看到移动的敌人车辆。目前看到的被摧毁的,大部分是坦克,也有一部分是布莱德利战车。”

    “有布莱德利战车?”贺凡回应道,显然他不太喜欢这样的结果。

    “是的,有一些。”

    “继续前进,在适当距离放下步兵,但是也别把步兵拉太远。”贺凡在几公里外,下继续指导侦察,他急迫地希望获知新的敌情。

    “明白。”

    “如果遭遇残敌,第一时间歼灭。对于那些受损的敌人坦克,如果有必要,补充射击一次。”

    战车继续向前,如果敌人坦克冲出这片火海,排长确信没有什么武器可以对付他们, 100毫米火炮发射的炮射导弹可以在敌人侧面钻一个洞,但是射流对那些坦克正面不起作用。至于100毫米杀爆弹,只有在M1A2坦克的后面才能击穿。他下令停车,让步兵离开。

    6辆战车,将大约半个连的,携带反坦克武器的步兵放下战车,然后战车保持速度,继续接近火海。这些战车,现在必须依靠步兵的掩护,步兵连携带着6枚攻顶型的反坦克导弹,比这些武装到牙齿的重型战车更适合对付敌人坦克。

    排长从侧面接近了一辆敌人坦克,可以看到它所有的舱门打开,炮管歪向一边,显然乘员已经弃车而逃。他低速绕道200米外的侧面,向目标开了一炮,炮弹在侧面爆炸,没能击穿。

    一辆布莱德利战车,突然冲出火海,发射了一枚反坦克导弹。但是距离太近,导弹未能有效调整弹道就错过了目标。双方在极近的距离上展开了炮战。布莱德利的25毫米机关炮首先转向目标,随即扫射中国步战正面装甲,502G竟然经受住了可怕的考验,正面装甲被击穿2次,但是没有伤及要害。随即中国步战的炮塔转动到位,30毫米机关炮迅速还以颜色。双方在不到150米的距离内,展开了笨拙而又单调的对射,直到一发100毫米炮弹结束了这次战斗。

    显然敌人没有完全撤出战场。中国步战的侦察使命完成,开始防烟,并向后倒退。一辆M1A2坦克随后出现。它向烟雾开了一炮,击中了倒车中的步兵战车,但是这辆战车的灭火装置迅速起作用,使得车组得意逃离。

    美军坦克继续推进,大约10秒钟内,被其余的中国步兵战车用各种武器击中了不下一百次,但是均未能击穿正面。但是这辆坦克的装填手,在刚才的末敏弹攻击中受了重伤,所以迟迟没有完成第二发装填。剩下的3名成员没有随着叶林斯基的大队后撤,也没有放弃战车,他们在一辆布莱德利的保护下,进行了一次原地修复,坦克重新启动后,撞上了中国侦察兵。

    一枚导弹升空后折向下,彻底摧毁了这辆坦克。

    这次遭遇促使贺凡判断敌人主力仍然在自己眼前,他没有及时将最后的机动能力,投入到切断敌人退入新德里退路的行动中,而是采取了较为稳妥的方案,迅速与北方巴基斯坦军队靠拢,恢复补给线。

    这使得叶林斯基狼狈地脱离了战场,但是这支多国联军军队必须面临新的选择,是趁着包围圈还未合拢跳到外线,还是跟着印度部队一起退入新德里?

    阿格拉指挥部弗林斯,意识到战斗已经陷入绝望,在天亮前,他还有1个小时来拯救他的部队。如果能够撤出主力,则可以在等待支援的时间内,始终对中国军队外线形成威胁,迫使他们在进攻新德里时分散兵力,这不失为一种退而求其次的办法。

    与此同时,亚希尼的坦克与后方缓慢的步兵分离,步兵输送车继续向南完成与中国军队会和,打通交通线的使命。

    而他则向敌人正面防线的后方实施包抄,以期待用迅猛的攻势,为主在阿米尔正面的日军,如果敌人识相,这会儿可能已经自行放弃防守,向后撤退,这样他有机会在敌人撤离阵地的虚弱状态下消灭他们。

    一切取决他能不能用最快的速度堵住那些日本人,如果它们退进新德里,将是一个巨大的祸害,那些日本人似乎很善于在有依托的防御中消耗对手(阿米尔损失了大量的武器仍然无法攻破其防御),这样对手一定也很适合城市的瓦砾堆中作战。</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