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远程火箭弹没能预期掉到敌人头上,但是却落到了敌人阵型后方,撒布下一片地雷,堵住了敌人的退路。

    很快退却中的敌人坦克就开始碾到地雷,有几辆被炸坏了履带,车组没有等待威胁的时间,只能弃车。

    2架枭龙战斗机,突然从空中冒出来,向敌人的坦克集群发射了火箭弹,然后转弯爬升,准备退出战场。这些勇敢的巴基斯坦飞行员出现的目的,一部分在于试探敌人防空火力,诱使雷达开机,指挥部并不指望这些新手能在夜里摧毁几辆坦克,当然飞行员本身并不很清楚自己还肩负这样的使命,知道的话,确实有损士气。

    尽管美印的战机被驱逐出走廊地带了,但是凭借一定的防空能力,中巴空军仍然无法将制空权转化为制胜因素,只是在夜间还不行。

    几百公里外的林淮生,已经将他能调动的九成火力,全都拿来支援贺凡,他希望在城外解决敌人主力,打一个歼灭战,只有让外部援手付出高昂的代价,才能迫使他们政治重新考虑是否继续支援摇摇欲坠的卡汗政权,一旦外部势力认栽,事情就很可能会向着和平解决的方向变化。

    萨米在空中等待着敌人的回应,他可以从显示器上,看到重新组建的第5战隼中队的两架JF17对敌人坦克群的袭击,然后笨拙地转弯。他预计如果敌人的前沿空情系统起作用的话,20秒内,就会有几部隐蔽的雷达活跃起来。

    那两架JF17低空进入,开火后必须立即爬升,以脱离高射炮或者复仇者系统一段距离,按照失去全时段AWACS的情报支持下,C3I典型的反应时间,地空武器对低空突防的武器反应变缓,但是通过战术信息分发系统(JTIDS)仍然可以完成发现和目标指示。萨米判断突袭双机编队很快就会有麻烦,这也是中国空军迟迟不敢投入对地打击的原因,在清除掉敌人防空系统前,理论上可以获得投弹的窗口,并没有妥善撤除的足够时间。

    但是,这也是萨米等待的一刻,如果用一架JF17和一名新飞行员换一部雷达,至少在目前的局面下,仍然是非常合算的。他的歼10型战斗机上,一如既往没有携带中距弹,但是携带了2枚SD10导弹发展而来的反辐射弹,战局至今,摧毁地面雷达已经比之空战,更加的重要。他的这架制空型歼10并不适合执行这样的任务,因为传感器不足,必须依赖电子侦察机提供目标位置。不过,他自信比所有的中国飞行员都更适应在密集地空武器中周旋并找到最合适的时机。

    很明显,袭击日趋狡猾的地面雷达的最佳方法,就是压缩他们反应的时间。中国飞行员有一些低空高手,也有不少善于夜战,但是能够将二者合二为一的,并不多见,至少他们不大在战场上露这手。总的来说,中国空军不喜欢冒险,他们没有巴基斯坦人在战场上的那种复仇情绪。但是区域外打击已经日臻失效,四平八稳的攻击只能在理论上威胁敌人;而没有退路的敌人机动雷达部队,一直在试图险中求生,实战中,他们越来越鞥够适应中国反辐射导弹。

    战隼中队的2架JF17开始爬升,萨米从东北角靠近时,可以听到2名飞行员在频道中的谈话,其中有一个打赌,今天会有惊无险;而另一个则不以为然,他提到如果飞机被打坏的话,他会义无反顾地飞向新德里,去撞击印度总理府。萨米觉得这些新来的家伙们士气还都不错,某些场合士气可以抵消技术的不足。

    果然新的地面雷达威胁准时出现了,第一个露面的是美制哨兵雷达,位置在新德里东南,那里一直埋伏着敌人防空火力,这意味着那两名飞行员很快就会有麻烦,那些导弹要么是“斯拉姆拉姆”系统,要么是“先进霍克”,总之萨米不看好他们有机会能全身而退,或者冲进新德里。

    他通过数据链了解目标的精切位置,侦察机上的长基线测量器,可以帮助他获得歼10本身无法获得的信息。

    他决定不去救第5中队的菜鸟,而是必须小心从其天线侧面的视野盲区接近,区域外电子侦察机还可以帮助他找到,适合攻击的旁瓣辐射,当然这是尤为困难的。

    美制雷达的功率管理使之主要能力约束在主瓣方向,并且最坏的情况是其雷达有可能采取组网作战方式,即在没有发现威胁的情况下,也会采取交替开机或者盲目的关机,当然在JF17已经被稳稳跟踪到的情况下,敌人或许不会突然关机,那样会使得他们错失战机,战机对于美国人的另一层含义,是印度国库支付的100万美元奖金。如果击落一架敌机,大约会有多达50到100人瓜分这笔钱,但是操作雷达的那群人,肯定会多分一些。印度的奖金会在多大程度上干扰美军既定的指挥和作战原则,目前还不知道。

    萨米一边祈祷自己会走运,一边向目标扑过去。很不凑巧,敌人果然有多重的应对,战场上出现了第二部敌人雷达出现,或许是为了应对枭龙俯冲借助地空规避,采取的补盲错失,或许只是某种盲目的对抗手段。无论如何,这部位于包围圈外的雷达的偶然出现,将偷偷接近的老头子看到了。

    萨米的意图立即就被对手解读出来,他偷袭的那部哨兵突然间关机,距离还有40公里,那意味着再有20秒,他就会有一次极佳的机会。当然这也意味着2架莽撞的JF17意外解脱了,而暗藏在战场边缘的偷袭者,落到了舞台中央的灯光下。

    萨米索性向着目标直飞过去,雷达告警显示为L波段远程雷达,稍后数据链传输侦察机更精确的信息,为1部远程3D雷达,位置为新德里南方,与阿格拉的爱国者导弹阵地形成犄角之势,这可能是敌人应对包围圈内不断被压缩的防空火力采取的,从外线部署防空导弹的弥补方式,显然这中远程雷达是防空网中的核心,当然较之哨兵更有价值。

    新式反辐射导弹的导引头可以适应0.8到18GHZ的辐射源,而这部远程雷达,仍然在可打击的范围内。

    由于其并非制导雷达,所以萨米仍然有余地直接冒险试一试,目前可以知道其位置在新德里以南,确实为全固态三坐标雷达,距离暂时不祥,但是对照地图上的制高点,老头可以大致猜到其距离。

    他果断近逼了一段距离,同时给导引头通电,使之开始跟踪目标,同时留心四周变化。从显示器上可以看到印度的阵风就在正南200公里外,有时候显示2架,有时候是2架,高度略高于自己,可以探测到更南方还有一架EMB145。

    新的威胁再次出现,这次是阿格拉的AN/MPQ-53雷达,这部雷达被告警设备一次识别出来。他知道自己已经处于爱国者导弹的目标排序当中了,估计还相当优先。

    美军的防空系统确实较之一团乱的印度系统,更加高效,绝对不是一部雷达和一处阵地,在作战,而是整个体系在起作用。在这样的情势下,再聪明的狐狸也难讨到便宜,或者还会蚀了老命。

    他预计自己距离那部使用L波段的疑似AN/TPS-59雷达的距离至少还有70至50公里,但是或许可以发射导弹了,他知道那种远程雷达的分辨率,未必能看清来袭的小巧的反辐射导弹,尤其当导弹隐藏在飞机航线附近时,如果自己得寸进尺逼得太近,反而会迫使敌人关机逃走,据他所知,这些雷达随时掌握自己的距离,而且都是机动的。耳畔,导弹锁定提醒,及时响起。

    他果断发射了导弹,然后以一个紧凑的转弯离开,在预警机未砍刀阿格拉的爱国者开火前,他必须保持一条沿着原来航线相反的退却道路,这样是为了用自己离开的假象迷惑对手,同时使得导弹隐藏在飞机的回波信号中,对付这种远程雷达,通常是有效的,次要目标通常可以隐藏在主要目标附近。是不是有效果他不知道,因为周围不止一部敌人雷达盯着,比如阿格拉的雷达就处于比较好的观察角度上。不过至少可以扔掉一些载荷,以防备其他威胁。

    预警机提醒他,一架徘徊在战区外的阵风突然向他冲过来,但是预警机继续告知,他不必回头,可以向最近的中国战斗机靠拢。期间敌人的L波段雷达停止工作,不知道是否击中了。LD10反辐射导弹的一个缺憾是战斗部威力不足,只能破坏天线,而无法杀伤人员,不过战场上没有面面俱到的武器。

    萨米从显示器上掌握敌人的位置,从容向友机靠拢,并不多做机动,还故意减慢了速度,试图让敌人跟上来。他知道自己可以轻易靠速度或者友军摆脱跟踪者,不过那可不是他的做派。他减低高度,为引诱敌人靠近做最后准备。敌人没有使用雷达,多半准备偷袭,这意味着一次贴地的俯冲转弯,可以让印度飞行员失去目标(其通过遥远的EMB145获得信息),然后利用己方预警机更近的信息优势,发起反击。毫无疑问,这些印度飞机的靠近,至少会使得阿格拉的爱国者III导弹投鼠忌器,而他们之间无法进行有效的通讯,至少在电光火石的一刻,起不了什么作用。

    “黑蜘蛛队长,最好升高一些,你现在处于我方打击区内。”

    电台里,预警机里某人提醒他新的威胁。

    “我方火力?”

    “是的,对地火力,十分密集。”

    事情又起了变化,他不是第一次掉进中国人远程火箭炮的弹道覆盖区内,一般而言那些火箭弹的密度不至于伤及附近的飞机,不过有时候他们会发射一些特别的弹药,那些东西会在500至1000米的空中爆炸,散布出大量由降落伞悬挂的子弹药,这样低空飞机撞上一个的机会还是存在的。

    显然下面就是主要交战区,萨米向上望去,可以看到滚滚高空红云密布,躲闪已经来不及了,索性向下方俯冲,很快附近的所有雷达都会失效,当然也包括己方预警机的,他瞄了一眼显示器上那尾随的架阵风,就在自己后方。

    从天而降的火箭弹在高空中使用延时引信,依次抛洒子弹药,这些弹药将要覆盖下方几平方公里的范围,贺凡对它们给予的希望是干掉30至50辆坦克,他已经通过几个步骤,大大缩小了敌人的行动自由,为此侧翼的一些坦克因为靠得太近而被摧毁,不过现在到了最终收获的时刻了。

    多达320枚弹药将要落到大致3平方公里的范围,这是林淮生指挥部通过精确计算后才下的攻击决心,毫无疑问,敌人一定会被覆盖到一部分,当然如果再次失手,他没有更多的智能弹药了,贺凡难免陷入一场苦战。

    叶林斯基不可能每次都走狗屎运,M1A2在河流与地雷之间,只能选择一条狭长地带机动,贺凡正等着他。当然这些坦克仍然得到了预警,他们选择释放热烟雾来遮蔽自己,这是对付红外敏感器的最有效办法,但是这批弹药同时使用毫米波敏感器,不是那么容易敷衍的,美军坦克(中国坦克也一样)并没有对抗毫米波的好办法。

    这些子弹头晃晃悠悠地接近地面。

    一道道令人胆寒的白光从天而降,就像一次闪烁不停的雷雨云放电一样。滚烫的自锻破片,轻易敲开坦克的顶部装甲。凡是被其击中的,无不停车,或者弹药殉爆。

    贺凡站在炮塔上,隔着6公里观看袭击,心中默数着闪光的次数,通过这些天边的闪电,他已经可以大致计算战果了。这是多么美妙的景象,他数到了不下90次闪光,即使计算重复或者无效的打击,也可以预计敌人失去了40辆坦克。当然这些坦克中的一些可能仍然保持一部分战斗力,M1A2毕竟是一种很大的坦克,但是根据美军传统,凡是被击穿一次,必然会弃车。从数量上看,敌人已经不构成太大威胁了,如果不是燃料所限,他可以立即冲过去,将其全部歼灭。

    先后有人向他报告燃油所剩无几,他下令进行最后一次有限的进攻,然后向东机动脱,离战斗。虽然敌人元气大伤,但是他提醒自己且不可轻敌恋战,一旦燃油彻底耗尽,失去机动能力,难免被敌人以其人之道反击。天亮后,运输线就会打通,而眼前的残敌要么趁着最后的机会逃出去,要么只能退进新德里。外线敌人的这次疯狂干涉行动,差不多已经破产了。</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