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2连作为亚希尼实力最弱的一个连,脱离后,正在急速绕道敌人后方,这个各方面都略逊一筹的连总是面临独当一面的任务,不过亚希尼很少让他们直面强敌。

    与此同时,3连则迅速带领2个连的步兵战车和输送车,通过亚希尼后方,按照亚希尼的指示,趟过河水后突入敌人后方。而亚希尼的主力1连,则有条不紊地向北后撤,不时利用地形进行反击。

    尤尼斯的师指挥部要求亚希尼尽量拖住敌人,等待阿米尔从正面突破后夹击敌人,尤尼斯好像并不指望亚希尼能在天亮前能深入太远,上级也否决了亚希尼的远程火箭跑打击请求。理由是,这些只能弹药没有敌我识别,且落点受到风偏影响,在敌我太过靠近时,具有一定风险。当然亚希尼认为,更大的可能性是中国人希望将这些宝贵的弹药,用到他们自己的战线上,所以他必须靠自己来解决问题。

    正面敌人回过神,开始猛扑过来,他在电台里呼叫2连尽快赶到。

    2连的96式坦克直接推到了一片房屋,穿过村庄冲向战场,车掌门远远看到了敌人燃烧的战车,但是受制于夜视能力,以及战场干扰,还无法捕捉到目标。

    2连的坦克夜战能力较弱,另外其下反式稳像系统,在抗颠簸能力方面,也略显不足。现在到了考验9个车组勇气以及运气的时候了。尽管占据了极佳的位置,可以预料敌人的注意力在正面。但是他们开上了开阔地,意味着无法借助地形掩护了,而具备猎歼能力的敌人坦克,其车长仍然可以360°自由搜索,只要有一名警惕的车长察觉到威胁,战局就可能颠倒过来。很多场合下,技术上的优势确实可以抵消战术上的优势。

    正面亚希尼连完全不使用烟雾,且战且退,努力将敌人注意力集中到他那边。果然,美军的炮火完全被吸引到北方。

    2连仍然在缓缓推进,终于可以通过热像仪观察到部分的敌人坦克。眼看机会到手,连长下令减慢速度,以保障火控精度。96使用的下反稳像火控,可以部分解决摇晃问题,但是对地面颠簸程度,仍然有一些要求。这就给驾驶员带来了额外的要求,相对来说,驾驶99式坦克的驾驶员,则不需要考虑太多路况问题,即使起伏很大,火控也能稳定瞄准,这使得它们可以采取比较泼辣的驾驶方式。

    2连的9辆坦克偷偷展开,他们偷偷摸摸惯了,接敌前总是以一路或者两路纵队推进,以隐藏数量,直到最后一刻才展开队形。

    9门火炮基本与地面水平,稳稳指向前方,连长下令提前释放热烟雾,很快在坦克后方形成一片烟雾,暂时烟雾并不遮挡前方视线。鉴于武器代差,2连必须先想退路,以备射击后视情况采取各种措施自保。战场风向自南向北,坦克后方的烟雾,以略低于坦克行进的速度缓缓向前。

    亚希尼没有在电台里催促进攻,尽管1连已经在对射中损失了第2辆99式坦克。凶猛的敌人坦克已经逼近到了1.5公里内,显然美军指挥官认为逼近对手,有利于躲避空袭。

    2连开始激光侧觉,未惊动敌人。他们悄无声息地停车,这使得炮长瞄准镜内不停漂移的注入式光点,迅速稳定下来,炮手们用最快的动作将这个代表弹着点的光点对准敌人的屁股——所有的M1A2都在向战场另一头的亚希尼连推进,根本没有人注意后面,在遭受了突然袭击和几次空袭后,没有哪个人能够做到面面俱到了。

    烟雾在气流裹挟下,渐渐包裹住了坦克。此时9辆96式坦克才一起开火, 2公里外毫无防备的敌人坦克纷纷中弹,没有打偏一发,计算重复命中,6辆坦克被击中,并且全部击穿。

    自动装单机开始快速运转起来,连长紧张地盯着前面,他可以从热像轮廓上判断敌人的大致动作,如果敌人迅速掉过头来,他就迅速倒车,隐入烟雾,如果他们反应迟缓,他准备继续前进,摆脱烟雾,进行第二次射击。

    敌人没有立即做出反应,连长下令射击第二次,然后后退。

    皮尔斯听到后卫部队连续报告被击中,他通过车际信息系统,很容易地看到6辆坦克报销了,10秒钟内,又有3连被摧毁。从位置看,全部来自后方。几分钟内,他损失了18辆坦克一名连长以及4名连排指挥官。他突然感觉自己要完蛋了。

    他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拼死退回出发阵地。那里仍然有他最后的一个连。但是态势却十分不利,他察觉到敌人正前后夹击着他。于是他果断下令发射烟雾,以获得暂时的安全。

    不可一世的美军坦克以18比2的交换比,输掉了第一阵,他们开始徐徐后撤,指挥官试图搞清楚敌人意图,但是脑子里一团乱麻。

    亚希尼的3连已经根据亚希尼的指示,从北方涉水越过了公路,直接插到了敌人后方,准备从那里对退却中的敌人发起一次偷袭,继续消耗对手。

    由于利用河水冷却产生了效果,远处的敌人并没有看到他们。随同3连绕到对手后方的还有20辆步兵战车,他们在越过公路后第一时间放下了步兵。这些步兵携带着,新式的发射后不管的反坦克导弹,虽然士兵们没有单兵夜视仪,但是仅凭这种导弹的导引头,也可以从2公里外捕捉到坦克的热源。

    一旦失去信息不对称的优势, 60余吨的M1A2坦克,就会暴露出它行动笨拙的一面,尽管他的越野速度不错,但是它可以通过的区域却要小于亚希尼的连。

    这种坦克使用使用的近乎完美的燃气发动机,但是这种发动机却存在着少数缺点,涉水深度是其中不太引人注意的一项,但是如果算上其吨位造成的,对可通行桥梁和道路的限制。还是足够亚希尼这样仔细的人,将以上两点综合起来,在地图上用排除法,猜到对手的行动路线。所以他预先想到了一系列的策略,包括利用涉水深度降温,以及自导自演的诱敌出动。他在战场上的异想天开,最终都实现了。

    现在到了战役收尾的时刻,但凭着他的兵力仍然无法正面吃掉对手,但是一晚上,跟在他的坦克部队后面吃土的步兵们,早已经是跃跃欲试。

    新式的中国导弹具有巨大的优越性,可以让一个生手,在一个下午的时间内,掌握使用方法,只要这名士兵够勇猛,即使目不识丁也没关系。

    双方坦克隔着几公里各自利用地形,开始对射。拉赫曼没有及时展开部队,但是他的坐车还是第一时间捕捉到了一次战机,一辆敌人坦克正吃力地开上路基,企图遇过路基逃走。敌人坦克高高耸立起来,火炮指着天际,但是沉重坦克履带下的路基迅速坍塌下来,使得坦克履带打滑,无法一气呵成地越过障碍。这种坦克根本不适合在低等级的泥结碎石路上行动,但是印度乡间遍布这样的土路。

    占据有利位置的拉赫曼,抢在敌人自己的队友作出反应前,以超越射击的方式,击中了坦克的底部,他将最后一枚贫铀弹浪费在了这块40毫米厚的底部装甲上。炮弹贯彻车体,从炮塔上方飞出,仍然引起了大火,贫铀弹碎屑引发的火灾,较之其他穿甲弹而言,更难扑灭,也更容易蔓延开来。

    皮尔斯少校惊觉,自己正在被三个方向的敌人伏击,他大致可以估算出,面前的敌人应该比自己多出了几倍。

    VT4坦克们纷纷利用附近的路基作掩护,使用高出路基的自动武器站,向远处的目标开火,这些武器无法击穿对手,但是却可以为两眼一抹黑的步兵指示目标。

    几个心急的导弹小组,立即锁定目标,并发射了导弹,激战后的敌人坦克散发出明显的红外信号,使得这些导弹可以在超出射程的情况下锁定目标,这但是由于超越射程,导弹在抛物线顶端落下后,无法第二次锁定目标,只能击中地面。

    残余的美军坦克利用燃烧的残骸作掩护,抢过路基,做最后的困兽之斗。叶林斯基并没有给他们派来一支步兵协防。他必须利用那些携带陶氏导弹,热像仪不错的布莱德利战车,扩充自己的正面防御。他僵化的指挥思想,使得他无法想到将步兵与战车分开,分别投入两个战场。

    皮尔斯少校只是得到坚守在这里的死命令,如果他失守该地段,北方的矢村以及一个师的印度部队,就会被人抄了后路。他开始向叶林斯基求援,但是联军已经拿不出任何预备兵力了,由于之前与巴基斯坦装甲部队的战斗异常简单,使得他产生了巴基斯坦部队不堪一击的轻敌想法。

    携带着反坦克导弹的步兵们,在完全没有夜视设备的情况下,满心喜悦,跌跌撞撞向目标推进,他们沿着头上交织的火网发现目标,心里估算着距离(也没有激光测距仪)。

    双方胡乱射击的迫击炮弹,给步兵们造成了一定的伤亡,而M1A2坦克的热像仪,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些扛着某种武器的人,但是缺乏顶部武器站的美军坦克,很难利用并列机枪驱赶走这些来拼命的敌人,反坦克导弹的射程,较之机枪要远一些。

    一枚导弹再次斜着飞向天空,躲在坦克内的美军车长可以通过周视仪看到它升空,但是视场所限,看不到它坠向自己。

    导弹掉头向下后,成功第二次锁定,它猛砸下来,一举击毁一辆成本高出导弹百倍的坦克,同时报销了4名敌人车组成员,这还不计算印度政府将要为这些死者支付的高昂代价。

    坦克吃到苦头,开始倒退收缩,企图互相倚重进行防守,车长们以为只是受到了炮射导弹的攻击,他们仍然没有更新敌人武器的情报,事实上,这种新式导弹已经在战场上出现了一阵子了。

    车际数据链,帮助皮尔斯第一时间掌握损失数字,他知道今天必然守不住此处。他撤消了原地死守的命令,开始向北逃走。在战场上丢下总共28辆燃烧的坦克后,终于逃脱各种火力。

    亚希尼原地等待情报汇总,以及上级新的指示,他自信已经打开了通往胜利大门,但是此刻还必须沉住气,他已经习惯于以一名师长的角度去审视整个局面,而不是像其他营级军官那样,满足于当一枚棋子。

    他与师部进行了联系,不出所料,阿米尔的豹II部队又陷入了苦战,他被90式坦克牢牢地堵在了前进道路上动弹不得,目前已经投入了他的最后一个哈立德坦克连,这是原本准备投入新德里攻坚的部队。

    “磐石,你们干得很好,”电台里是尤尼斯副师长的声音,“但是正面集群有些麻烦,。他被一支日本坦克部队挡住了,损失很大。后面还有大量的步兵无法投入战斗。”

    “要我说,阿米尔这个蠢货什么时候才能开窍?”

    亚希尼冷笑道。他今晚决定性的胜利,足够让他在师长这里得意忘形一下,在不完全中,5比50的交换比,加上率先瓦解了敌人的防御,就算说些更加过分的话,尤尼斯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你说的没错,合拢新德里包围圈就看你的了。”

    “我需要补充武器。如果你有更多的VT4,都给我。”

    “我会尽力而为的。”

    据此不远的南方战线上,贺凡仍然在试图通过扇形夹击,限定对手的行动范围,然后通过一次有准头的末敏弹袭击,一举解决问题。他一直在期盼的另一个变化,是携带电子侦察设备的无人机,能够找到叶林斯基的指挥部,这也是一种可以一举拿下战斗的可能性,总之他没有指望过,巴基斯坦装甲部队能够杀到敌人背后。

    最新的敌我态势更新后,他意识到,亚希尼再次走运,率先打进了一个楔子。联军异常仓促、被动的防御体系,已经摇摇欲坠了。

    贺凡目前的兵力,是对面敌人的一倍,打赢战斗似乎并不难,但是如何避免硬拼造成的损失,才是比较困难的。他已经试探着从两翼进行了几次进攻,但是没有讨到太大便宜。

    4架飞豹轰炸机,正从东北角飞过来,它们在防空区外投下了布撒器然后掉头回去。

    集束炸弹没有如愿落到敌人坦克群头上,但是在敌人坦克后方密集爆炸,覆盖了相当大的一块区域,摧毁了一些次要目标。

    大约同一时间,新的一波远程火箭弹已经发射,携带着反坦克地雷。这些地雷没有美军使用的智能地雷那么先进,但是贺凡的目的就是一步步限制敌人行动能力,将其限制在一条容易猜到的机动路线上,然后利用一次急袭给与重创。</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