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亚希尼等待后续部队到达,他计划由后续部队在安全距离内,将敌人从厚实的掩护后面吸引出来。鉴于美军的指挥体制,这样的计划,不是仅仅依靠欺骗一个头脑发热的前线指挥官就可以得逞的,所以他必须花一些心思完善整个骗局。

    2连得到指令后,立即疾驰而来,装做一路突击而至,完全不掌握情报的样子。这种诱敌行动必须要依赖2连这样的老手们,他们在亚希尼的类似计划中,经常扮演类似的角色,比较不容易被对手看出破绽。

    2连的2个排轰轰开到敌人预设阵地前5公里的开阔地上,然后按照亚希尼的指示的敌人位置,排开队形缓缓向前。在2连仍然距离敌人大约4至5公里的距离上,亚希尼注意到,埋伏中的敌人坦克的炮塔开始转动。通常情况下,一名专业的指挥官,在充分了解双方装备差距的情况下,不会在热像仪发现目标的远界上发起攻击,他们会耐心等待目标进入更加近的,难以逃脱的距离上,才会开火。亚希尼要做的,就是给他们留下一些幻想。

    根据二连的报告,他们的热像仪确实看不到目标,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说明对手与2连在技术上的差距以及地利上的优势,对手躲在路基后面,隐藏了更多的红外信号。这是任何指挥官渴望的经典的夜间伏击战,有利的位置和技术代差。一旦2连进入了进退不得的开阔地上交战,交换比将会非常难看。现在的关键在于,不能让对手得逞,同时又必须让他们开出掩体。

    敌人一直克制着没有使用激光测距,至少还没有被发现。亚希尼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老练的对手,破绽很少,不过他干掉的老手可不算少,有时候老手会被自己错误的经验欺骗,任何距离、方位或者时机上偏差都可能导致优势顷刻转变为绝境,这种事情他可见得多了。

    2连仍然无法在亚希尼指定的区域内看到目标,但是他们继续前进,炮口随意转动,假装对手不存在。亚希尼希尼躲在战场的一脚角,观察着对手的变化。他们的炮口开始转动,之前向其他方向警戒的炮管全部转向2连。

    如果2连的9辆96式坦克全部进入敌人击穿射程内,可能会在一分钟内被全歼,而敌人的损失为0。

    他拿起通话器,在通讯盒上找到3连。

    代理连长拉赫曼,至今对亚希尼将坦克攻防转化成游击战的思想,还无法完全贯通,但是他正在努力向营长的战术靠拢,因为他看到了营长是怎么将50吨坦克,变化为战场上最灵巧的单位的。他预备接受着亚希尼的任何指令,不管理解与否。

    “听着拉赫曼,我要你从2连的侧后出现,在敌人可以看到你的距离内,向着2连的大致方向打上2炮。然后2连会向你们还击,你退到北侧公路上。”

    “什么?”

    拉赫曼中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亚希尼的这个指令完全超越了他的想象。

    “中尉,我们得把敌人引出来,你懂吗?”

    “这个我懂的。但是为什么要向2连开火?”

    “你搞不懂其中的原因很好,如果你一眼看明白了,意味着敌人未必会上钩。不过,没时间详细解释,我们要让2连自然地退出敌人视野,现在明白了吗?”

    “我大致明白了。”

    “那就执行吧。”

    拉赫曼仍然无法完全掌握亚希尼的鬼名堂,但是他知道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一来时机不对,二来那样会让长官觉得自己很笨。

    代理连长已经因为消耗掉了全连三分之二的贫铀弹,摧毁了一支突击炮部队,而在电台里被痛骂了几分钟,他现在知道了亚希尼的要求很苛刻,他要的不仅仅是胜利,还是近乎完美的交换比。

    如果换在以前的部队,他能以小于敌人的代价取胜,一定会得到上级嘉奖,而绝对不会担心会因为多打掉几发炮弹被指责。但是他在内心深处,已经开始感觉到亚希尼的战术才是正确的,巴基斯坦永远不可能在一场消耗战中打赢印度,但是如果有了亚希尼这样精明的人存在,结果或许就会不一样。

    他下令使用杀爆弹向前进中的2连方向开火,当然不能摧毁友军,这些炮弹全部落在了坦克附近。很快2连开始还击,并释放烟雾。

    躲在公路后方的美军少校皮尔斯,正焦急地等待着目标一头撞上自己的炮口。和大部分美军指挥官一样,他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赚取金钱,但是他也渴望着能够真正投入到战斗中。他按照叶林斯基的指示在这里设伏,等待一个展示自己指挥才华的机会。当他看到敌人的轮廓从显示器背景中凸显出来时,他感觉到了难以名状的兴奋。通常来说热像仪能够在最远距离能够捕捉到的目标,必然是坦克,而不会是一辆卡车,因为坦克热源最大,而热像仪本身是为坦克的红外特征优化的。

    一切如同教科书,敌人一字展开缓缓向他这边开过来,炮管指向前各个方位,这是典型的,毫无目标的搜索队形。

    他下令全体坦克各自用炮长瞄准选择目标,但是禁止使用激光测距,以免惊动对手,他的策略完全被亚希尼猜到。

    但是目标在进入射程前,突然遭到了攻击,来自某个M1坦克看不到的区域。皮尔斯少校,一时间被炮击搞懵了,在复杂的战场环境下,尤其四周还有一些印度部队难情况下,仍然存在合理性。显然他的埋伏在最后关头,被不知好歹的友军破坏了。他可以看到那些96开始释放烟雾,然后不见了。

    根据印度与美国签订的协议,击毁敌方大型装备,需要另付奖金,对于坦克手而言,稳像火控的记录设备,就可以当做击毁的凭证。美军坦克营的大部分车组,开始同时骂娘。对于为钱而来的西方人而言,击毁一辆敌人坦克,意味着得到印度国库里里的20万美元,也就是说坦克里的每个人可以分到4万美元。现在,这笔钱飞走了。

    “该死的印度傻瓜,他们就会坏事。”

    皮尔斯大喊了起来他可以看到那些散乱的射击完全没有击中目标,全都落在了四周。

    “鳄鱼,我是野牛,我需要更新周围友军的资料。”

    “野牛,已经20分钟无法跟新印度部队资料了,不过你们周围肯定有一些印度T72M4。”

    “我打赌,如果这些印度坦克被我看到,而又没有及时采取表明身份的措施,我会将他们一起干掉。”

    “冷静,少校,请冷静。”

    “好吧,我收回这句话,但是我需要一次主动追击,目前敌人应该正在退却,不会注意其他方向。我可以在几分钟内追上它们,给与一次痛击。”

    少校请示出击,他必须等待上级根据综合情报(主要是无人机),而决定是否批准他进攻。

    “少校,总部批准了这次有限出击,但是最好等到无人机对你部周围进行一次侦察后。”

    “无人机什么时候到达?”

    “大约5分钟后。”

    “没时间等待了。”

    他切换通讯,立即指令2个连,越过路基,对消失的目标进行追击。以他的观察而言,周围几公里内,不可能存在其余的敌人,要不然早就看到了。

    亚希尼躲在村落附近,等待敌人出动,他很有把握敌人会冒险从自己面前经过。他自己就是坦克手,所以他很清楚坦克手们在眼看到手的目标掉头离开时的那种冲动,所以他要做的就是让2连吊足对手胃口,然后在适当时机撤离。

    敌人坦克一辆接着一辆越过公路,将侧面暴露出来,美军的坦克连编制比巴基斯坦的或者中国人的都要大。他们的一个连有14辆坦克。

    “2连,敌人开始追击了,你们迅速向北转移。适当的时候从北面夹击目标。3连你们与步兵战车回合,迅速从1连后方越过公路,将剩余敌人歼灭。”

    “我们可以用贫铀弹吗?”拉赫曼问道。

    “傻瓜,当然要用,第一时间全部打光。”

    “明白了。”

    亚希尼犹豫了一下,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仅仅是一次伏击是不够的,必须请求空军支援才行。这一带是双方防空火力重合区,所以双方战机都不敢靠近。

    空中一架捕食者无人机正慢吞吞靠近战区,它飞得太高,提前被中国方面的雷达看到。战区数据链立即将有效信息传送到前沿最靠近它的一处防空系统,这是一辆以卡车为底盘的防空导弹发射车,与美军复仇者类似,但是随动发射架上安装的是PL12型中距弹,而非毒刺导弹,这使得防空范围还算不错,并且对雷达依赖较小。实战表明,当部队规模较小时,这种武器,具有比红旗16更大的部署上的灵活性。 当中国军队使用红旗16时,巴基斯坦则用此类武器,作为其一线部队的野战防空。

    一枚导弹腾空而起,直飞目标。

    无人机在即将发现亚希尼在村落的部署前,被击中,就坠落在皮尔斯的追击部队一侧。

    96式坦克在开阔地上散布的烟雾渐渐散去,皮尔斯发现敌人竟然踪迹不见,甚至连附近捣乱的印度部队也看不到,他突然意识到,此刻他自己倒是身处危险的开阔地上。

    塔西姆草草瞄准了一辆M1坦克,不在最后命令前使用激光测距,已经成为了最近坦克战的重要战场纪律,亚希尼的1连执行的尤其出色。

    “各车组自行射击,可以自行选择弹药。”

    亚希尼下达了最后指令,然后就将一切都交给自己的车长们了。

    塔西姆用右手拇指按下激光测距按钮,一束激光飞向移动中的敌人坦克。他使用了一种新的扰动式瞄准方式,在激光测距前,输入一个大致的数字距离,先用瞄准镜内准星跟踪目标,进行角速度提前量测量,一旦使用激光得到精确距离数字,弹道计算机可以在大约3秒内修正已经得到的注入式瞄准光点,速速远比按部就班的扰动瞄准要快。

    根据亚希尼的意思,他的第一发装填了钨芯穿甲弹,按照营长的算计,必须等下一个目标转过来时,才使用贫铀弹。有人告诉他,2公里外,贫铀自锐弹芯,较之钨芯弹的穿甲深度,至多只差了一个手掌那么宽。他必须充分利用这样的击穿深度。

    10辆坦克同时开火,炮弹在飞行约2秒钟后,击中了3公里外的目标。有一些弹药重复击中同一个目标,但是没有一发打偏,

    1连的射手精良,加之M1A2过大的侧面截面,使得它远比T72容易被击中。

    5秒钟内,皮尔斯的半个连被消灭。少校的反应很及时,立即向报告威胁的侧翼搜索,那些射击后的巴基斯坦坦克纷纷从黑暗中显现出来,但是受到干扰后,很快又消失了。

    一架JF17勇猛地冲进战区上空,在已经被2枚升空的霍克导弹追击而无法摆脱,情急之下,它俯冲向地面发射了火箭弹。火箭弹全部打偏,但是勇猛的巴基斯坦飞行员驾机撞向了一辆坦克。这辆倒霉连长坐车,被这架飞机以及随后赶到的2枚巨大的导弹摧毁。这次攻击更大的价值在于,干扰了附近坦克的反击,坦克车长门总是更害怕来自空中打击。

    美军坦克开始掉头,战场上燃烧的坦克和飞机残骸,同时干扰双方的热像设备,但是亚希尼的部队更有准备,车长们提前切换白光通道,利用目标周围的火光搜索敌人, 2连迂回到敌人背后还得等一会儿,现在必须边打边撤。

    按照亚希尼的复杂的计划,他的3个连,将在完全不同的3条路线上机动,完成各自不同的使命。

    美军坦克的反击来的非常之快,由于热像通道受到干扰,准头不理想,但是敌人数量占优的火力仍然有了一些收获。一辆99式坦克向亚希尼报告被击中,车组正准备弃车。

    亚希尼下令各车组自行利用地物掩护后撤,但他的车组仍然停在原地,瞄准一辆正在转弯的M1A2。

    在2.8公里处,塔西姆打出了一发贫铀弹,准确击中火炮下方与驾驶舱连接的区域,那里是坦克正面少数可以一招致命的罩门。坦克被击中后,立即爆炸。

    每辆坦克,或大或小都有这么个“窝弹区”,但是要从3公里外击中,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眼看着敌人迅速反击,亚希尼开始放烟雾后撤。要歼灭敌人一个营,可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经过几轮消耗才行,如果莽撞行事,敌人仍然可能翻盘。

    空中又一架苏30闯到皮尔斯部队头上,但是中国飞行员无法在附近两部制导雷达跟踪下,保持平飞,进入投弹计算。只能迅速从目标区域上空飞过,将几吨炸弹扔掉,转而摆脱雷达。

    尽管没有精确制导武器落下,但是狂轰滥炸已经使得下方美军方寸大乱。</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