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名排长最先向目标开了一炮,他看着炮弹飘飘摇摇地飞向目标,风速始终干扰着炮弹,使之水平移动,或左或右,最终炮弹一头扎在较为靠后的区域,大约是装填手站立的区域,那里是炮塔相对装甲薄弱的区域。

    坦克开始冒烟,随即顶部舱盖被爆炸气浪顶开,沉重的火炮失去耳轴后的配重,砸到地上,这是坦克被摧毁的典型标志。

    其余的中国坦克也开始射击,横风多少影响着炮弹的精度,在远距离上尤其明显。有一些穿甲弹击中了M1A2靠前的主要装甲,有一些则击中了比较靠后的部分。

    叶林斯基坐镇后方,通过前线传回来的视频情报,观察整个局面,他很快察觉了危险,对面的坦克企图通过数量来获得更有利的态势。在坦克对战中,充分展开的一方,更容易发扬火力。

    10分钟前,他刚刚侥幸躲过了1次对手发射的火箭弹射击,足见这片战场的凶险。不过由于反制及时,那些昂贵的智能弹药落在了较远的区域,只是击毁了很少的次要目标,这是他不断机动的结果。中国的远程火箭弹从200公里外飞来,弹药在空中需要几分钟的抛物线飞行,布撒后,降落伞在空中飘荡的时间也很长,在远程警戒雷达预警下,至少可以让坦克在周围发射一大片烟雾,这也足够干扰末敏弹的红外敏感器的扫描。而叶林斯基手上的M270火箭炮,也准备使用类似的弹药发起攻击,但是暂时还不敢轻举妄动,这确实是战场上少数可以一锤定音的武器,但是使用限制很多。对他而言,主要难题是M270射程不理想,只能部署在敌人空军鼻子底下。

    中国坦克继续从一侧射击,调动美军坦克回转炮口,但是这样一动,势必又将炮塔另一边暴露给了另一侧的对手。对于超过3公里的远距离射击,时机稍纵即逝,缓慢的炮射导弹毫无用处,贺凡的坦克部队必须依靠高速的穿甲弹来解决问题,但是穿甲弹确实受到风速的影响。

    “报告指挥员,正面敌人开始发射烟雾。他们好像在进行某种退却。”

    “我看到了。他们想拖时间,不过他们的策略是正确的。”

    “他们现在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们可以乘机压上去,近距离解决战斗。”

    “不不,再等一会儿。”

    贺凡阻止了部下的硬拼,实际上也克制住了自己同样的冲动。他刚占到一些便宜,但是只摧毁了5辆敌人坦克,敌人就开始主动避战。他知道自己可以靠数量打赢对手,但是如果进入2.5公里内对射,敌人的贫油穿甲弹是他忌惮的东西。暂时他还有时间等待,可以指望空军来打破一下局面。

    巴基斯坦枭龙战斗机是肃清走廊地带敌人空军后,最先携带对地武器赶到的,这是因为他们可以直接从比较近的昌迪加尔机场飞来。

    这种轻型多用途战机,在夜间的对地打击方面并不十分出色,主要是载弹量和单座飞机的先天缺陷。尽管可以携带2枚激光制导炸弹,以及激光指示吊舱,但是飞行员在穿越目标区时,很难在兼顾飞行时找到目标。

    拉提夫中校一路小心搜索,这样高难度的任务只能由他这样的老手来完成,而黑蜘蛛中队的其他新手带着炸弹紧跟其后,这是他第一次以编队指挥官身份指挥一场战斗,萨米起飞稍晚,并不掺乎这次对地打击。

    对于单座轻型战机而言,要保持飞行,同时找到目标,非常具有挑战性,尤其还要时刻提防四周各种对手雷达。虽然电子战术威胁显示器(MPCD)可以分检出一些信息,减轻飞行员的压力,比如那些威胁需要避开,那些威胁比较次要,可以无视,不过你不能完全将自己的性命交给这个玩意儿,在新武器层出不起的战场上,计算机总是会在识别方面出错,所以它才需要不断地更新软件。

    WMD-7有一个宽视场红外搜索模式,但是不太适应从较高的空域搜索地面,如果距离太远,地面即使有车辆,其信号也显得黯淡而不明显。所有这一切,都在考验一名飞行员的应变能力。根据传统,黑蜘蛛的一般飞行员,大约会在第一次起飞的很多年后,才接受这样复杂的科目训练。

    “方位85发现哨兵雷达,就在我们的前方,先不要动,等着情报更新。”

    拉提夫中校从容提醒队员,不要急着乱躲闪。

    他不能将胸中的恐惧暴露出来,实际上他也很怵夜间任务。那些新手们,正在略比他高的高度上飞行,尽管只是负责投弹,但是对于他们而言,这样的任务仍然十分勉强,即使战场上一切正常,返航后的夜间降落仍然是一次不小的考验。如果顺利,他们中的几个会迅速成长起来,或许还能误打误撞出一个哈桑那样的家伙,不过更多的人会在没有任何试错机会的情况下,被敌人的防空火力击落,或者在降落/起飞这样的问题上损失掉,这种事他最近见得多了。

    在中国直接接入JF17的生产后,这种飞机的产量从一度的每月1.5架上升到了每月12架,其中大部分使用中国生产的发动机,简化了电子设备。这样的生产规模,使得巴基斯坦空军可以跟得上残酷的消耗。利用更好的高级教练机,也可以在速成训练中,完善飞行员的能力,这样他们在飞行枭龙时,不至于对对地攻击一窍不通。

    后方的中国电子侦察机,已经同时看到了新出现的敌人雷达,通过长基线测距,可以发现敌人距离遥远,并不构成威胁,敌人雷达的位置信息,通过数据链传达到了拉提夫眼前。不过敌人至少已经看到了他,这种X波段雷达可以为一些导弹指示目标,比如霍克导弹或者更可怕的SLAMRAAM防空导弹,霍克导弹至少还需要一部照射雷达,那样势必会触动雷达告警设备,但是如果附近有slamraam导弹阵地,则会使威胁更加复杂化。

    拉提夫悄然降下高度,避免低空云层对地面红外信号的干扰,这也使得他的发动机喷口暴露在敌人视野中,在敌人空军被赶出这片空域后,敌人地面防空导弹的敌我识别问题,也变得简单起来,他们可以向一切空中喷火的目标射击,而不用先通过询问机,发射一个可能暴露自己的信号进行识别。

    “我提醒你们,必须随时盯着下面,看到任何升空的火光都要第一时间发出警告,提醒其他人。”他说道。

    “代理中队长,我们该怎么避开地空导弹。”

    有人突然想起这样一个问题,不过对于这批速成飞行员而言,这确实不算一个傻问题。他们之前一直在研究起飞降落以及编队飞行,战斗只是突然面临的新问题。

    “很简单,加速离开,发射干扰。如果只是一枚毒刺,你可以仅仅通过加速避开。”

    在拉提夫作出回答后,编队电台里安静下来,他们大概一时也想不到还有什么新的问题。

    巴空军战机的低空搜索,引来了对手。

    悍马搭载的复仇者防空导弹,只是一套孱弱的装置,但是它却出奇的简单,该系统典型的出动方式,可以不携带任何的主动探测设备,完全通过数据链与前沿防空指挥系统(faad c21)获得必需的情报。情报包括来袭木笔哦啊的方向、距离,以及预测航线是否在可能的攻击范围内等等,如果一切合适,射手将要做的只是将随动导弹发射架,转动到准确位置,然后冷却导引头,等着敌人自己撞上来。

    拉提夫正埋头在显示器上,搜索敌人坦克,他有幸提前看到了敌人的一部复仇者,正向自己转动发射架。他顺手按下激光测距,显然对手还在其导弹的射程外。他急速转向右侧,引开敌人注意力;这样携带激光制导炸弹的2架僚机,可以安全地从另一侧转向目标,如果他们够机灵的话。但是激光指示的活必须自己来干,那些年轻飞行员无法长时间盯着显示器飞行,那样容易撞到地上。

    敌人果然转动发射架紧盯住拉提夫,他是20公里外的前沿防空指挥系统选择的优先目标,计算机参与战斗决策,确实缺乏变通能力。

    后方的JF17并没有向左侧绕,他们急于投弹,直挺挺地飞跃敌人头顶,索性敌人执着地盯着射程外的拉提夫,头顶是一处死角。而拉提夫的激光已经照射到了目标。

    一架JF17毫无必要地投下了所有2枚炸弹,第一枚炸弹成功将目标摧毁,第二枚炸弹则在地面上炸出一个多余的深坑。

    拉提夫转向时,很偶然地看到了公路旁的一辆坦克修理车以及附近停着的2辆M1A2坦克,他甚至可以看到修理车上吊装的发动机,这些都是被末敏弹打坏的敌人装备。

    他再次将激光照射向目标,但是剩余的一架JF17飞行员,忘记了投弹步骤,迟迟无法解除炸弹保险。投弹飞行员要捕捉到激光,同样需要飞行员将视线离开HUD,转向下方,确实会让年轻人手忙脚乱。拉提夫只能暂时停止目标指示,等待照射设备冷却,他担心队员太磨蹭的话,一旦敌人分散开来,就会错过最佳战机

    紧张的新手围绕着敌人坦克飞了2圈,仍然无法找到合适进入的角度,地面上敌人修理部队早就四散而逃,但是却迟迟不见炸弹落下。

    年轻的飞行员太过紧张,他变扭地转弯时,还差点撞到了拉提夫的飞机。

    第三圈时终于看到了指示激光,他麻木地按下投弹按钮,炸弹几乎就在他身后爆炸,摧毁了所有目标。等一切结束了很久,他才听到电台里代理中队长,提醒他赶紧拉升以免撞到地面。

    亚希尼在东部的快速突击,成功地赶走了前进道路上的一个霍克阵地,很大程度上帮助了空军的菜鸟们可以比较从容地在敌人头上练习投弹,任何一枚强劲的防空导弹升空,都将是那些年轻人飞行生涯的终点。

    亚希尼的坦克群此刻正在继续向纵深前进,提供情报支援的2架无人机先后被敌人击落,他暂时失去了视野以外的其他信息,只能将第1连顶在前面,担任突击以及搜索任务,以免全营落入突然的情况中,他对1连在紧急条件下的应变能力还是非常的放心。

    他注意到,前方村庄附近被炸毁的灌溉沟渠中喷涌出了大量的水,已经将一条完好的道路冲毁,他下令减速,但不必绕行,坦克连直接从河水中开过去,他一直等着这样一个机会,给坦克降温。

    他预计敌人有可能从远距离上投入一只M1a 2坦克部队来拦截自己。M1A2具备很好的夜间隐藏能力,这是使用燃气轮机发动机坦克的独特优点,其噪音和红外特征都比柴油机坦克好得多。但是如果敌人疾驰而来,红外信号夜会增强不少,而他如果适当减速,或许可以等待一个先敌发现的机会。

    99式坦克具备很好地通过能力,在印度糟糕的乡间道路上比大部分坦克的表现要好,趟过一米多深的河水有任何问题。

    他下令打开单向排气阀,同时打开炮塔上的车长舱门,现在他的坦克发动机直接通过炮塔进气,这样可以增加涉水深度,充分冷却发动机排气口,这是容易被敌人红外设备盯上的主要区域,相对而言,如果不开火,炮塔的红外特征要小得多。

    他转动周视镜搜索前方,留心着他判断的敌人可能出现的区域。在公路附近果然出现了一片移动的白色信号,十分的密集,他将倍率调到最大,从轮廓上可以确定是敌人的坦克。但是他们躲在了公路的一侧,没有完全暴露出来。

    印度的大部分乡间道路,是泥结碎石路,或者沥青混凝土公路,路基都高于附近的农田,这样给了有经验的坦克手们隐藏车体的可能性,尤其当他们知道对手大致方位的时候。显然敌人知道亚希尼大致会出现的位置,并有所防范,亚希尼很确信,敌人正在利用他们的热像仪,向这边张望,但是没有迹象表明,他们看到了自己。敌人的炮管指向各处,这是搜索前进的典型方式。

    他下令所有车组不得开火,也不得测距以免暴露,但是他自己悄悄对着靠近敌人坦克的路面,进行了一次测距,这样可以避免激光直接照射到目标触动传感器,也可以粗略掌握以下距离。

    目前距离第一辆坦克的距离大约3公里,敌人没有看到自己,应该是得益于发动机减速以及河水冷却的结果。他的坦克慢慢离开无依托的水塘,移动到附近的村落中,企图利用建筑提供掩护。看起来敌人也准备利用公路来防守,那条6米宽的公路简直就是现成的防御工事,穿甲弹不可能击穿这么厚的路基。</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