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中国空军战斗机突然增加了30%的架次,完全打懵了对手。失去预警机的敌军战斗机,渐渐被驱逐到了更加靠南的地区,在这里只能靠着爱国者导弹来稍微震慑对手。

    弗林斯一时无法解决空军兵力不足以及缺失一架预警机的难题,尽管那不是他唯一的预警机。他急速联络印度空军参谋长比夫拉塔,要求印度空军出动战斗机进行支援。

    残余的印度战斗机在远离斗的时光里,已经经过了新的整编,印度空军将尚能作战的主力集中在了几个新的,随时可以出动的中队中,但是为了防止误伤以及数据链不匹配等问题,一直没有真的参战。美印双方只能想到一个办法增加战机架次,同时避免己方误伤,就是让美印的战机错开时间出动,这本来也是既定的方案,但是因为协调困难他一直没有采用。

    停留在二线机场的印度飞机终于得到命令起飞,协同作战的为2架EMB145预警机。这些在残酷战争中幸存下来的飞行员们,在接到命令时,难免怀着复杂的心情,一方面他们害怕压倒性优势的对手,另一方面其中不少人也渴望着一雪前耻。罗尔中校在巴雷利机场值班室内得到了作战指令,根据命令,印度飞机将分几个批次赶到任务区,暂时没有对地任务,只进行空中作战,坚持一个小时后,由美军飞机重新接替。

    中校跨进机舱时,回望了一下跑道上的其他米格29。他的三叉戟中队已经重新恢复了起来,补充了一批其他中队的型号不尽相同的米格29(老式的米格29B和较为先进的型号),经过短暂的磨合后(升空编队飞行了3次),他将和这些不熟悉的家伙,一起出动迎战强大对手,实际上正是由于三叉戟中队的战绩,才使得该中队在只剩下很少几架战机的情况下,没有被撤销番号,而是将其余的米格29部队解散,人员武器补充给了他们。

    他们首先在哈拉亚那帮南面盘旋一圈,等待美军飞机撤出,同时与赶来的苏30MKI和苏30MKM编队会和;法制幻影2000和少量阵风将在稍后一些时间赶到。空军参谋长出动了所有他能调动的飞机,他本人将在地面直接指挥这次关系到最后荣誉的战斗。

    印度空军消失的这段时间并没有闲着,他们一直在整修损坏飞机,但是今天能够出动的,仍然只有不到30架。鉴于中国空军刚才的一波迅猛势头已经过去,比夫拉塔上将认为此刻出动,或许数量上不会吃太大的亏,主要的问题是预警机探测范围不足。

    罗尔的战斗机很快就能接收到EMB145的信息,这种飞机远逊于A50I预警机,主要扫描区只能集中在两侧,前方60°范围通过机头雷达补偿,不过比较弱。他开始例行呼叫右翼大约10公里外的狮子中队,他已经从显示器上看到了他们的存在。

    地面上的上将警告飞行员们,不得提前使用雷达,只能通过预警机获得敌情和美机位置,以免打开雷达惊动美军,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狮子,这里是三叉戟队长,你们得让开些,别太靠近友军航道。”

    “明白。”

    罗尔可以看到垂直方向显示器上,狮子中队笨拙地转弯,狮子中队目前是印度空军保存最完整的作战部队,他们的表现一直差强人意。

    “小伙子们,轮到我们了,”电台里是上将的声音,“记住策略,必要时躲到新德里的导弹防空网内。”

    预警机开始向东北飞行,这样它可以在接近战场的路线上保持一定的观察能力,当然罗尔心里很清楚,仅仅靠这架预警机,无法收集到足够的信息,信息不对称情况下不可能赢得空战,索性比夫拉塔知道轻重,策略比较保守。

    很快6架敌人战斗机出现在走廊附近,他们应该看到了印度飞机,但是没有急着靠近,而是纷纷退让,也许是忌惮联军的地面导弹。在这一点上印度空军导师略占优势,新德里南面的中国军队似乎没有远程防空导弹,当然敌机转弯避开的另一种可能是给其余的战机让路。

    狮子中队的6架战机,看到对手转弯,立即紧跟上去,这是他们的风格,任何情况下,必须抢先射出中距弹,无论击中与否……至少可以较差回去睡觉了。

    罗尔知道在这片战场上,太过简单的战术不大可能得手,敌人都是些磨练过的老手,他们的预警机看得也更远。

    他小心观察着显示器,总觉得哪里会不对劲。虽然印度与美军没有通用数据链,不过如果美军的地面雷达看到什么空中雷达漏掉的,或者干脆看不到的东西,至少会通过发出警报。情报显示,中国空军也投入了隐形机部队,但是和美军一样,使用十分小心。这些飞机出动时,一般会避开美军的地面雷达,但是对他们较为熟悉的S300雷达,有过从侧面120公里外,突破的例子,那次遭殃的是一架预警机。当时S300雷达在敌人开火时捕捉到了连续的信号,但是在S300完成开火准备前,遭到了区域外干扰机的压制,电子干扰只持续了30秒,干扰消失时,那些神秘的飞机也不见了。显然中国隐形机已经有了一套复杂的战术,并且不是单打独斗。

    狮子紧追着敌人不紧不慢的编队,所有的狮子飞行员都急着抢到射击位置,没有进行必要的分散,如果编队分散些,就可以充分利用火控雷达警戒更大范围,在预警机十分薄弱的情况下,这样猴急地追击,显得十分莽撞。

    Emb145开始继续转向西北,本已视野不足的印度机群,又出现了一段漫长的信息空白,当它完成转弯时,看到了远处持续的信号反射,但是无法识别那是什么东西。

    大约同一时间,地面的美军雷达也看到了突然冒出来的空中目标,一共4个,在少见多怪的印度指挥官还在判别目标性质的时候,美军已经意识到,那是某种隐形机导弹舱门打开造成的连续反射信号。

    但是一切已经晚了,在比夫拉塔呼叫狮子转移时,敌机已经发射了导弹。转瞬间那些反射源消失不见了,停留在雷达屏幕上的,是不断闪烁、跳跃着的导弹轨迹。此刻,只有被盯上的狮子中队,仍然能够通过最新升级了软件的雷达告警,感知到对手雷达的大致位置。对手的雷达锁定,几乎和打开弹仓同时进行,之前它们的雷达要么没有使用,或者在低可探测模式下偷偷扫描,总之没有触动雷达告警器。

    在导弹还没有到达的几秒钟时间内,狮子中队进行了一次糟糕的规避,所有战机按照飞行员的直觉反应,向着不同方向转弯。他们没有考虑过之前编队过于密集。尽管在夜里,可以看到友邻机的尾喷口火焰,但是很难判断距离,这样密集的队形本该小心翼翼才对。

    2架飞机在步调不一致的转弯中撞到了一起,另有2架战机闪避时机错误,使得他们做完剧烈机动动作后,没有摆脱导弹导引头视野,远处的导弹可以以很小的过载追击过来,而他们已经失去了再次机动的能量。这两架战机几乎同时被击中。

    唯一的幸运在于有2枚导弹击中了坠落中的残骸,使得狮子的6机编队不至于在10秒钟内全军覆没。最后剩余的2架战机,一架向着新德里方向跑,另一架向着东面北方邦跑。

    罗尔立即意识到,远离新德里的那架苏30犯了致命错误,他企图挽救这架飞机,驾驶米格29转向那里。

    后方的预警机什么也没看到,但是米格29上的HUD上,形成了无法持续跟踪的信号。敌机似乎正处于某种隐形与半隐形的状态中,它正在高速追击那架倒霉的苏30MKI,或许不会再打开腹部弹仓发射中距弹了。

    在雷达告警器发现自己也在被11点钟方向某个不明辐射源跟踪后,罗尔与他的编队只能放弃拯救战友的想法,转而飞向阿格拉,向爱国者阵地靠拢,这无疑是最佳的摆脱方式。

    罗尔发现,自己退出战斗的这段时间,中国空军似乎突然间强大了几个等级,他感觉自己进入了完全陌生的境界。之前的敌人固然占尽优势,但是技术差距总是可以通过各种战术弥补,而现在,除了逃跑和挨打,已经看不到第三条路可以走了。

    夜色中,一架黑黢黢的隐形战斗机紧紧跟踪着逃跑的敌机,他的三个队友,没有紧跟过来,而是停在远处监视正面多大15架敌机,而敌人只能落荒而逃。

    那架慌不择路的苏30本可以向阿格拉或者新德里的任何一个方向跑,但是决不能远离战场。

    这架苏30挂着多达8枚的导弹,无论如何也跑不过这架外形凌厉的隐形战机,除了刚刚伸出弹仓的两枚格斗弹,这架战机没有多余的外部武器。它可以在伸出格斗弹后,关闭前弹仓,这种神奇的能力是猛禽也不具备的。

    被追击的印度飞行员无法通过数据链获得身后的情况,他远离战区的第二个弱点显现出来,如果他距离编队近一些,即使孱弱的EMB145的雷达,可以给他部分警告,而尾随的那架中国战机甚至没有使用雷达,它的主要战术都集中在偷袭上。

    当你面对这样一架各种传感器都不起作用的敌机时,纰漏只是时间问题。狮子飞行员以为自己脱险,减小油门准备向南转弯。加力冲刺时积累的巨大热量使得它在10公里外就被红外导弹锁定,但是他仍然茫然不觉。他听到三叉戟的中队长在编队频道里大喊,似乎在警告某种威胁,但是他误以为是在警告他的另一个战友。他已经逃离首都圈,飞到了北方邦的境内,无论如何也该平安无事了。

    悄然追击的杀手继续靠近,依仗着接近1.5马赫的速度和1000米的绝对高度,他已经将对手纳入不可逃逸区内。飞行员看着目标大大咧咧地转弯。

    2枚导弹飞离挂架,以大约3G的过载转弯,毫不意外地击中了目标。狮子中队的几任中队长,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作战,以保存自己的实力,但是今天他们倒了血霉,碰到到了无从躲避的对手。

    罗尔以及其他受惊不小的印度飞行员主动退,这却使得空中一下子冷清下来。中国空军的这轮击中兵力的空中攻势不是没有代价,大部分重型机都没有携带炸弹,一旦敌人主动撤退,他们就无事可做了。从昌迪加尔紧急起飞的加挂了炸弹的枭龙战机还在路上,不过即使这些小飞机赶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地面上贺凡隆隆的坦克大军,正分三路向着正面的最强敌人逼近,企图围住对手,他获知敌人调动了一个营级规模的部队去补救后方,现在他的兵力就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可以大干一场了。

    无论战斗胜负如何,贺凡的坦克很快就会因为缺乏燃料停在原地,而对手正陷入四面被楚歌的凶险境地,大致上他觉得自己的赢面更大一些,于是决心不再拖延。

    叶林斯基以一个营防守正面,同时保持几支机动兵力防范敌人从两侧包抄。双方在3公里外,各自看到目标,开始互相射击,同时保持移动。在这片诡谲的战场上,凡是不移动的坦克群,都有可能被头顶上飘过的末敏弹击中。这样的对抗,考验着双方谁更善于在运动中保持队形,并伺机找到对方的漏洞。

    几辆突破得太快的99式坦克被对手穿甲弹击中,其中一辆被击穿起火。贺凡急忙指示部队在原定的保持距离的下限,2.5公里基础上,增加300米,显然在3公里内的距离上,敌人的贫铀穿甲弹有一定的机会。正面硬撼他在弹药上略显薄弱。不过他真正的计划在于左右两侧的包抄。他拥有更多的兵力和更宽的正面,从两侧下手,可以诱使中间的敌人向两侧转动炮塔。考虑到M1A2的我炮塔异常巨大,只要它转动角度稍大,就有可能从战线上的某个点,击中其后部弹舱。

    果然左翼坦克佯动,引起了对手的紧张,侧翼移动的坦克报告,对抗系统感知到了大量的测距激光束。这与正面坦克观察到的情况一致,一些敌人坦克开始转动炮塔,它们似乎很害怕被断了后路。

    贺凡利用坦克数量摆出的宽正面阵型,十分有利于进攻,敌人一不小心就会暴露出侧面。

    左翼坦克群开始释放烟雾,增加敌人瞄准的难度,贺凡的右翼坦克群开始挺进,车长们在各自的搜索范围内寻找那些炮塔转动角度过大的M1A2。

    坦克停车后,炮手们开始瞄准目标。没有任何一种坦克是在各个方向上都坚固的,但是错误的角度,有时候也会使原本薄弱的装甲变厚。</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