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竟然打穿了?”亚希尼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他倒是对塔西姆的射术很有信心,但是一般在这个距离上,很难击穿坦克炮塔正面,就如同敌人的炮弹没能击穿他的正面一样。

    3公里外的横田大感惊讶起来,他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他本人当然很清楚自己这门44倍口径的火炮以及JM33穿甲弹的威力稍有些薄弱,但是情报表明,至少不会弱于对手的 50倍口径火炮。在上级看来,这门炮的综合性能足够最优的,当然综合性能中的主要强项在与火炮寿命。

    很明显,统合幕僚部的情报收集出现了纰漏,首先是对手火炮精度问题,显然由于有些人认为对手在2公里外没有精度,所以对中国坦克炮2公里外的穿甲弹动能衰退的研究,也就显得毫无必要。中国的军事情报一向很难收集,这使得国际间滋生了大量针对中国的情报掮客,在没有情报来源的时候,这些人总是用臆测的东西来迷惑各国情报机关。

    其次让横田吃惊的,是对手的热像仪搜索能力,他的2个小队在保持停车状态下,可以抢先射击,但是对手立即展开还击,也就是说,如果双方处于同样的行进状态下,谁先看到谁,还是未知数。

    横田中队长陷入了进退维谷之中,但是他绝对不能辜负老长官矢村的托付,目前整个联军正处于风雨飘摇当中,没有太多的纵深可以让他退回去,调整一下。

    “各车组听着,从外线迂回过来的,只是敌人的二流部队,必须坚决击退。”

    他只能闭着眼,继续相信弗林斯司令部的敌情通报。情报表明巴基斯坦装甲部队,从来没有太过抢眼的表现,人员装备,全部处于二流水平。

    弗林斯的情报单位,确实长于卫星侦察、通讯监听方面的情信息收集,不过战线上最有价值的情报往往不是靠这些东西能够得到的。亚希尼如同鬼魅般的战术,在印度一些吃过苦头的装甲部队中流传已久,不过印度情报单位从来没有重视过这样的线索。大部分时候,高级军官们会将前线报告,看到巴基斯坦部队的99式坦克,归咎为惊慌失措造成的误判,他们认为基层军官没有能力从1.5公里外分辨出99式坦克,和诸如哈立德或者96式坦克的区别。以上官僚主义,使得印度军队情报机关,从来没有将亚希尼的部队单独分拣出来加以研究。

    印度第二军情报处,每天要接到几十次前线报告,声称阵地前发现巴军99式,在这种草木皆兵的环境下,真正有价值的信息被湮没掉了。

    在印度第2集团军情报处,提交给联军的敌人序列以及各部队战术特长报告中,巴基斯坦第1装甲师有一个装备96式的营级规模番号不祥的坦克群,而集团军以下有一个装备99式坦克,很少出动的直属坦克连,他们从来没有搞明白,这其实是同一个单位。

    横田指挥的日军中队稍稍后撤,等待公路上的13式突击炮和印度军队汇合,准备重整旗鼓,他很快就与一支赶到的,装备T72M4的印度部队取得联络,这支坦克部队使用了北约通讯设备,在夜间可以勉强配合作战。横田刚刚部署了防御,就发现敌人紧跟而来。他发现正面的这支巴基斯坦军队突击速度很快,这显示出其指挥官对地形掌握的十分充分,而且求战心切。

    这一次亚希尼可以从3公里外观察到目标显现,日军坦克进行了短暂后退,红外特征直线上升。他当仁不让地率领1连正面冲过去,将左右迂回任务交给其余2个连的各2个排。尽管他不喜欢正面硬拼,不过总不能让夜视能力和装甲较弱的2连,或者经验不足,还损失了一个排兵力的3连来干这件事。

    “全连低速前行,好像有一些T72,躲在掩体后了,我建议你们射击T72坦克时,尽量选择掩体下的车体部分。”

    他下达了简单的命令。他已经看到对手的类似T72,比较低矮的坦克躲到了墙体或者土堆后面,以为可以隐藏车体。不过这些野战时仓促找到的掩护,如果没有厚到1米以上,几乎没什么用处,除了遮挡红外信号。无论什么型号的T72,其车体装甲都要比炮塔薄得多,当然这一点无需他提醒,他手下的老兵也都知道,不过在面对90式那样炮塔正面装甲几乎垂直的坦克时,策略是不同的。

    “不过,还是优先射击那些日本坦克,他们的火力更准。”

    “怎么分辨日本坦克?”

    有人问道,显然依靠热像设备在极限距离上残缺的轮廓(对手利用掩体遮挡)不容易分辨出那些应该优先。

    “那些先开火的是90式,T72应该看不到我们。”

    99式坦克展开大约400米宽的正面发起进攻,亚希尼不希望队形太宽,让敌人有机会射击车体侧面。99式坦克并没有浪费太多的重量加强侧面防御,指挥官必须深谙其中的利害。远处的对手再次抓住机会抢先射击,这使得90式暴露出来,而捷克产的T72果然停在原地,他们还无法看到目标。

    1连的低速推进,使得日军火力保持较高的准头,但是这绝对是让横田以下的官兵们绝望的一次射击,事实上这次射击的2次命中,反而起到了一些适得其反的效果,那些夜视能力不足,而无法观战的印度装甲兵,却发现自己可以清楚地看到钨芯穿甲弹在一片黑暗中,崩飞到天上的诡异景象。

    正面蛮横的冲锋,确实可以给对手施加强大的心里压力,尤其当对手的炮弹总是打不穿的时刻,这是亚希尼从来不敢预期的效果,他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被迫利用坦克坚不可摧的一面来瓦解敌人。

    “长官,我们的炮弹无法击穿敌人?”

    一名小队长颤抖的声音飘进横田的意识里,他注意到对手的大约10辆坦克就横在前方3公里,射击过后,却没有一辆停止前进的,并且也不释放烟雾。90式20年未更新的弹药和偏低的膛压,显然镇不住对手。

    “沉住气,等再近些。”

    测距数字显示敌人进入了2900米,日军坦克展开了第二轮开火,发命率提高了不少,但是仍然无一击穿。

    巴军坦克似乎忘记了开火,继续有恃无恐地推进,于是横田抢到了第三次开火的机会。震耳欲聋的炮声中,他看着一发穿甲弹直飞目标,然后撞上目标,变成了一簇碎片,带着曳光管的最大的碎片打着旋飞向了一侧,这是弹芯断裂的典型特征,但是他不甘心,继续等了一会儿,对手停了下来,但是炮塔仍然在转动,显然没有击穿。

    亚希尼的坦克车组终于开始停车反击,双方都选择停车后开火,除了增加准头,也为了保障自动装弹机的可靠。

    塔西姆将炮口转向目标,在静对静的条件下,他有把握打出接近百分之百的命中率,目标的炮口正对准自己,无力地吐着白烟,刚才这门炮已经射击了一发,但是没有击中。塔西姆不敢造次,仍然选择了一枚贫铀穿甲弹。

    巨大的炮声过后,他看着一道白光劈中了目标正面,钻了进去。这种弹药何止是更加犀利,其引发目标内部燃烧的机会也更大。

    果然对手开始冒烟,烟雾不是从两侧发射器或者后方热烟雾喷口发出,而是从座圈里钻出来,这是火灾失控的迹象。钨芯穿甲弹的碎屑引发的火势容易被自动消防系统扑灭,而这种新弹药则具备极高的,点燃目标的能力,至少是亚希尼车组观察到的2次击穿,都引起了大火。

    印度T72M4坦克开始参与进作战,他们可以看到巴军坦克开火时的火光,但是亚希尼的坦克并不继续靠近,而是停在2500米外,向所有这些目标开火,保持着极高的击中和击穿率。

    战场上所有敌人的注意力被正面无法击穿的敌人吸引,侧翼警戒的车长们也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正面,即使从公路上远道赶来的轮式突击炮也是如此。在亚希尼的火力展示下,两支侧翼包抄兵力,得意悄然行动到了对手防线的两侧,随着战场上更多的90式被摧毁,这股敌人夜间观察能力也急速下降,现在他们即将面临被彻底消灭的命运。

    从侧翼靠近的拉赫曼终于抓到了报仇的机会,他一上战场就被打了一闷棍,现在他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进,尽量不再犯错。

    凭借热像仪优势,和对敌人位置的大致掌握,他从1.5公里外,看到了群聚在侧翼的敌人T72坦克群,至少有6辆坦克和2辆步兵战车,敌人背靠公路,静静等待着。

    他命令自己的部队展开,准备一次报销全部目标,新的敌情出现,公路上出现了一队装着长身管火炮的轮式车辆,它们在印度士兵带领下,悄悄开上了预设的制高点,准备向亚希尼开火。

    拉赫曼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在权衡了半分钟后,他决定先打轮式突击炮,尽管他认不出这些车辆型号,但是对手的炮塔形状,以及那门加农炮,让他深感这种火炮可能威胁更大。他看到了第二辆突击炮上钻出炮塔的车长,正在于下面印度步兵连做手势带喊话,显然这个人是部队的指挥官。

    日军突击炮中队在2个钟头内连续倒霉,临时接替阵亡中队长的代理指挥官,再次在敌人的第一轮攻击中被干掉。这使得其余战车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而这种装甲薄弱的战车,一旦出现在战场的错误位置上,是没有太多时间重新部署的。

    拉赫曼的部队进行第二轮射击时,8辆13式突击炮已经全部被消灭干净。这次急袭唯一的疏漏在于,包括拉赫曼自己在内的几个车组,在兴奋中连续射出了贫铀穿甲弹,用来摧毁那些800米外侧面对着自己的装甲车,如果他知道亚希尼竟然还会在战后清点弹药,本该避免这样的失误。

    附近的印度T72从呆若木鸡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准备反击,但是却苦于看不到目标,只能乱打。VT4坦克群连续射击,几乎弹无虚发,很快将睁眼瞎的目标摧毁殆尽。同一时间,从一侧的96式坦克也发起了进攻,他们比拉赫曼部队更沉稳些,先切断了敌人的主要后撤通道,这次大胆的行动引起了公路上敌人的混乱,从一辆轮式战车上下来的印度士兵,在情况未明的情况下,仓皇间射出一枚标枪导弹,击中了2公里外的一辆日军90式坦克,这一击使得整个前线指挥瘫痪下来。

    10公里外的矢村已经无法在电台里找到横田了,90式坦克的信息化水准并没有达到北约的平均水准,没有车际数据链系统,所以上级指挥官无法随时获知每辆坦克的状况,只能在电台里不停的呼叫。

    矢村开始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他感觉东线可能出现了大纰漏,他立即向叶林斯基的指挥部做出报告,要求调动一支美军坦克部队利用公路,机动到居中位置以防不测。

    亚希尼的坦克以摧枯拉朽之势继续推进,不留给对手从容后撤重新组织的机会,敌人在退却中遭到了来自两翼的射击,迅速演变成了溃败。90式坦克过大的履带对地面压强,使得其在乡村地带无法随意选择机动路线,盲目的后撤使得其落在了, T72抢先逃离后留下的稀烂的泥地里,纷纷被陷住,而火炮射击加速了这些坦克下陷的速度。

    亚希尼在迅速通过战场的时候,不完整地清点了一下战场,30分钟内,摧毁了24辆敌人坦克,其中三分之二是T72,而他的部队只有4辆被击中需要修理,其中2辆损坏比较严重。

    叶林斯基的指挥部接到了各个方向的最新敌情,这一次让他深感可靠的日本人似乎没有守住防线,不过好消息是,突击到亚姆纳河畔的敌人坦克没有进一步进攻,这使得他仍然保住了进出新德里的通道。

    他被迫派出一个完整的营前去修补防线,但是他在正对敌人主力的方向仍然保持着3个装甲营,130辆坦克,虽然头上的防空区域越来越小,但是在他看来对手四面出击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们本质上,仍然无法撼动自己的主力,只要坚持几个钟头,此消彼长的一刻马上就会到来。

    同一时间,英迪拉甘地机场的争夺战进入到最后阶段。中国军队已经控制了千疮百孔的主要航站楼,王镇北的轮式突击炮也控制了主要跑道。驻守此处的印度正规军已经开始向新德里市区内退守,只有人民自卫军仍然在做不切实际的反扑。王镇北的炮火,已经可以直接打到尼赫鲁大学附近制高点上的印度雷达阵地,这使得帕斯阿德最终要的搜索雷达,被迫向室内转移。</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