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至少要把自行高射炮抢修出来。”贺凡说道,“总攻用得上。”

    “我只能尽力而为,要是轮式战车会容易得多。”

    修理连连长说道,作为修理单位主官,他觉得修理坦克实在消耗太多工时。

    王镇北的部队大量装备了8X8轮式底盘的单管35毫米高炮,除了跟随坦克能力欠佳,其防空能力对比双管的35毫米火炮并不落后太多,而对后勤保障的依赖却要小得多。

    贺凡耐心地等待着时机,他刚刚获得一些消息,王镇北的一支部队报告,看到了一架大型预警机拖着火焰向南坠去,这意味着敌人的空军出了大纰漏,不过他也不能干等着战事向有利于自己的一方变化,这样等于放弃了主动权。

    他希望能够继续调动敌人,但是一时无法找到傅小光。十分钟前,傅小光还在化学工业区以北的某个地区,当时通讯还畅通。他交代傅深入到敌人后方,好好打一下,首要目标是使得对手进一步分散兵力,这样他在正面就更有把握。

    叶林斯基以为他有100多辆M1A2可以无法无天,这只是他的一种错觉,不过这种错觉导致他不太愿意分散兵力,这一点对林淮生利弊参半。叶林斯基的指挥保守,下放权力较小,其指挥部试图通过数据链指挥每一个排,这是美军传统;某种程度上,数据链困住了下级军官的手脚。他倾向于将次要方向的机动作战的任务,交给日韩澳以及印度军队,而由自己面对主要敌人一决雌雄,这使得他面临两个困境,其一是指挥部存在被空中火力一次性解决的巨大风险,其二则是他的对手如果看穿这一层,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薄弱地区行动。

    傅小光暂时失去了联络,不过依旧在向新德里进逼,在几支围堵的敌人中间穿甲前行。敌人在夜里,变得格外笨拙,而他则是游刃有余。

    他向新德里主城区进攻,就是为了闹出大动静,吸引更多的兵力。为此,他将分散成排的的步兵战车,撒出去,利用准确的地形情报和热像仪优势,沿途偷袭,打击公路上的敌人。这些战车动静比坦克小,可以悄然靠近主干道,从1公里外,用100毫米火炮和并列机关炮迅速收拾掉敌人的卡车车队和牵引火炮,然后消失在夜色中。敌军刚刚恢复的通道,被这支部队搅和成一锅粥。

    印度部队通过亚姆纳河上4座公路桥1座铁路桥,以及11座浮桥组成的连接数条主干公路形成的运输线,傅小光的部队则跳跃在这些血管之间,让帕斯阿德恐惧不已。

    傅小光的坦克没有参与偷袭,而是一直向西机动,凌晨时分,已经非常接近了新德里主城区,如果是白天,他应该可以看到隔着亚姆纳河的甘地纪念馆了。

    为了拦截这不足1000人的突击部队,帕斯阿德调动了3个师以及大量的准军事力量进行拦截,加上调动了另外6个师在甘地机场进行拦截作战,他的大部分机动兵力已经消耗殆尽,但是他始终无法掌握敌军的具体情报。陆军元帅的大部分部队都缺乏夜间侦察能力,也不大愿意在夜间展开搜索作战,因为你那一避免友邻间因为惊慌失措以及通讯不畅造成误伤。

    傅小光趁着敌人的呆滞不动,向北搜索敌人的重要目标,他的优先打击对象,是敌人沿着朱穆纳河部署的大量防空阵地,这些导弹阵地通常有伪装,不怎么开机,但是对空军构成巨大威胁,战机从远处很难发现沉默的阵地,而夜视吊舱的搜索距离比地空导弹射程近得多。

    帕斯阿德环绕新德里内外城区,建立了国防通讯网络,他担心炮兵或者导弹阵地通过无线电联络会暴露出来,所以将这些预设阵地都纳入了这些利用电缆以及光纤建立的局域网,他的先见之明固然很有道理,但是也限制了导弹机动部署的灵活性。

    傅小光的坦克隐蔽行动,利用地形隐蔽自己。前方一辆侦察车看到了那穆纳大桥螺旋形引桥下方有一连串车辆的轮廓。

    河东的这一带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密不透风的简易建筑连绵几十公里,不过人民自卫军为了预防间谍渗透,已经用推土机在这片破烂房屋中推出了几片空旷去,然后通过几次故意的纵火,将大部分人都赶走了。这使得机械化部队可以避开大路,从这片残破建筑里靠近河对岸的一片摩天大楼和高级住宅区。

    他将坦克开到火车站月台附近的制高点上,与侦察车辆会和。远处大桥上灯光闪烁,敌人的运输车队正在徐徐前进,显然印度人知道,中国军队不会空袭大桥,所以他们在桥上并不管制灯光。

    傅小光调整视野,可以看到河对面一片灰色的高大建筑轮廓,新德里核心城区倒是一片死寂,只有寥寥几座建筑发出光亮。

    “对面的尖顶建筑就是印度最高法院?”他通过电台询问先到的侦察车车长。

    “是的,楼顶上有东西可能是轻剑防空导弹。不过距离有4公里,我们的火力够不到。”

    “旁边那座闪闪发光的大楼是怎么回事?”

    他注意到更远处的一座高楼似乎没有灯光管制。

    “我刚才对照了地图,是凯宾斯基饭店,有大量外国媒体,是绝对禁止攻击的目标。”

    “看到什么有价值的目标了吗?”

    “你看河西引桥下,好像是防空导弹……”

    傅小光顺着指点向那边望去,河上有几只拖船缓缓开动着,河对岸的引桥下,有一些车辆,大部分的红外特征不甚明显,也看不到雷达天线,也许天线放倒了。只有几辆车辆热源比较明显,很想是值班的电源车。他仔细辨别了一会儿,确认是一个山毛榉阵地。

    躲到引桥下,确实可以有效避免头顶飞过的光学侦察卫星,他们充分利用了中国军队对河上的每一座大桥不切实际的,完整接收的想法,所以躲在桥下也可以防止远程火力袭击。不过躲在引桥下,躲不过河对岸的直射火力。某种程度上,他已经比在英迪拉甘地国际机场附近的,王镇北的军队,更加接近了新德里的核心区域了。如果他带着自行迫击炮,这会儿就可以打到西北方向的总理府附近,至少可以让印度总理听到爆炸声。

    一支打着探照灯的印度车队正越过瓦砾向这边靠近,显然他们得到了一些附近居民的报告,这支部队只有一些装着机枪的吉普车,并不构成威胁。

    他下令步兵战车放下步兵,准备防御,然后继续部署向对岸的射击。坦克隆隆开动起来,寻找可以射击到对岸重要目标的位置。

    巨大的打洞机响动,立即将远处寻寻觅觅的人民自卫军引导到正确方向上,他们是少数在夜间仍然保持旺盛求战欲望的印度部队,不过一样没有太好的夜视手段。

    步兵战车上下来的中国步兵抢先利用附近的断垣残壁做好准备,中国步兵装备了大量微光夜视仪,而步兵战车拥有热像系统,占据压倒优势,而敌人只能通过坦克开动的声音大致判断方向。

    散漫的打着手电的敌人,越过最后一片瓦砾堆,他们开始喊话,希望确认发出动静的是不是自己人。

    100毫米杀爆弹突然在人群中开花,并列机枪发射曳光弹为没有夜视设备的步兵指示目标。敌人瞬间被杀伤过半。他们现在应该知道,不是自己人了。

    傅小光不为所动,指挥坦克向河对岸遥远的防空车辆开火,这才是高价值目标,并且他还要给敌人传递一个信息,中国地面部队已经到了距离总理府不远的地方,不久前印度部队和外籍军团才刚刚在引桥北面的德里门进行了阅兵式。他希望这个信息引发更大的混乱,最好能吸引一支美军装甲兵过来。

    河对岸的敌人导弹部队被一通炮火打乱,印度指挥官第一时间判断失误,他以为是城里的间谍扔了手榴弹,警戒部队四处乱开枪,这一幕被附近饭店楼顶的国际媒体拍到,居高临下的外国电台摄影记者,甚至比印度部队更先找到了对岸开火的坦克。

    大桥上行驶的卡车车队也陷入了混乱,一时堵塞起来,一些惊慌失措的司机停车逃跑,后续车辆撞到了一起。傅小光没有向大桥发射一发炮弹,他也不希望敌人把桥炸掉。不过这次袭击,仍然引发了敌人的炸桥程序,一直到最后一刻才被恢复冷静的最高指挥部制止。

    叶林斯基的指挥部内,各种敌情迅速汇总到眼前,暂时只有北方的日本人传来了好消息,而印度人防守的区域,则全部遭到了突破,开始向他求救。不过,正面敌人的炮火和机动都有所减少了,这是敌人耗尽燃油和弹药的兆头,他说服自己不能分兵去救印度人,新德里有几十万印度军队,只要坚持到白天,就能多少恢复一些战斗力,而敌人的兵力会随着时间而衰竭。他希望日本人能继续力挽狂澜,顶住北方的压力。

    亚希尼的坦克迅速从一堆堆燃烧的步兵战车旁通过,他草草数了一下,如果敌人投入了一个机步团,大约一半的兵力没有了。

    2连的一辆战车报告遭到了穿甲弹射击,没有击穿,当然敌人也没有暴露出来。夜视距离上,哪怕数百米的差距让所有车长赶到无力。这个距离随着诸多因素而变化,除了技术上的差别,以逸待劳的一方,因为发动机或者炮管温度较低,更容易在夜幕中隐藏自己。

    他将战车开到靠前位置,如果敌人从2500米,甚至更远的距离向他射击,他有把我抵挡一下。并且他信不过别的车组可以看到火光,并在对手发射烟雾的短时间内抓住机会。

    激光告警很快就探测到了一束意图不良的激光,这个设备能提供对方方位,当然最好的预防办法是发射烟幕弹避过这一击,比较傻的办法是不做防御,直接迎着激光开过去,当然至少可以用正面最坚硬的装甲碰一下,他选择迎面开过去,现在不是逃避的时刻,他换上了一发贫铀弹,等着敌人开火。

    他看到了前方地平线上一闪而逝的火光,这一击转瞬就到了。

    接近10兆焦的动能撞击坦克正面时,发出了短促而又顿挫的声音,这种震动能够传递到炮塔内,造成成员短时间的耳鸣,这意味着钨芯折断,装甲完全吸收了能量。

    选择挨这一炮使得他第一时间找到了目标,敌人不光夜视能力很强,而且远距离射击准头很好,如果说有什么缺陷,似乎是那门44倍口径的120毫米火炮,并不是这片战场上最强劲的。亚希尼敢于直面敌人,部分是因为对手刚刚远距离射击96式坦克失手,这让他心里大致有底,虽然他本质上讨厌将坦克战等同于装甲和火力的简单较量,但是今天他拖延了太多时间,只能拼一下金属硬度了。

    敌人射击后,在热像仪背景中凸显出来。亚希尼下令停车,以便于塔西姆能够稳定瞄准打出这一炮。从测距数字看,敌人也处于停车状态,距离接近3公里。稳像火控以及射击门控制,可以将高低方向的精度控制在0.1密位以下,但是对于2800米外的目标,这个数字仍然嫌不够,所以必须停车。

    那辆90式在射击后不久,开始发射烟幕弹,于是目标再次在消失在背景的噪波干扰中,不过那不要紧,因为塔西姆已经抓到了它,穿甲弹相对于炮射导弹的一个优势,就在于速速。对于一辆停车状态的坦克而言,炮弹飞到的区区两秒钟时间内,不大可能从原地逃走。

    伴随着巨大的摇晃,一发贫铀弹从99式坦克50倍口径的火炮中射出,直飞目标。

    90坦克果然停在原地等着这一炮,日本车长为了看清目标是否被击中,发射烟幕弹有一些晚,以至于被塔西姆的测距激光扫到,这意味着对手得到了射击诸元,他没有试图在烟雾掩护下逃离原地,从0速度启动并转弯,只能增加被弹面积以及露出较薄的装甲。他做出和亚希尼一样的选择,将最硬的一面对准目标,硬抗这一下,当然他预判对手很可能无法击中自己。根据统合幕僚部的情报,中国坦克的长杆炮弹在飞行抄过2公里后,弹芯会会失去稳定发生抖动,所以部队要求,务必将战斗限定在这个距离之外。

    贫铀弹直接击中90坦克炮塔正面,装甲如同奶油一样被钻破,炮弹直接贯穿炮塔,并且立即引发了内部火灾。

    自动灭火系统迅速将第一次火势扑灭,但是滚烫的碎屑飞溅到后部油路管道上,随即引发第二次大火。

    亚希尼看到了巨大的爆炸,显然目标内部的弹药噼噼啪啪燃烧起来。</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