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美军E3预警机突然自己可以调派的兵力十分不足,尽管第一轮中距弹对射似乎以双方各自脱离而告终,但是中国战机从后方赶来的第二批次战机,立即发起了一次攻势,预警机发现第二批次仍然多达12架战机,大部分是重型机。

    这其中并没有太复杂的战术,只是试图将单纯的数量优势发挥出来。几天来中国空军的空中调度能力一直在稳定提升中,但是迟迟不能在与兵力捉襟见肘的美空军对抗中,获得决定性的优势。中国空军似乎很难运筹得当,将数量转化为胜势,但是量变在积累中。最终,年轻的指挥官们决定发起一次决定性的空中战役,利用新到手的2架伊尔78型加油机外加巴基斯坦空军的1架同型号飞机,形成紧靠前沿的新的加油区,这大大增加了中国空军同时投送兵力的能力。在美军的计算中,轰油6型加油机有限的载油量,根本不足以对歼11编队进行加油,而中国空军的指挥能力,也不足以同时指挥大量飞机作战。

    美军E3向东达到极限位置,然后转向向西飞,几乎就是几天来的固定航线。显然这样的时刻,它们必须保持最简洁的线路,以保障视野。档在1架E3与中国战机之间的,只有几架F16C和高空无人机。

    正在撤出战斗的F15战斗机,将占据跑道和地面勤务时间,势必打乱敌人节奏,就如同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郑辉努力爬升,占据12000米高度,准备抢先攻击F16,他时刻注意着预警机,掌握着距离,但是没有使用雷达进行跟踪,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他看到了敌人预警机仍然四平八稳地在航线上飞行。

    另一个编队的歼11抢先抓住机会,向F16发射了中距弹,虽然是在极限距离上,但是对手被迫转弯,他们可以地甩掉远距离上的中距弹,但是不能迎着导弹飞行,这些导弹最终会坠落地面,但是F16很难再转回转场。

    中国机群乘势进一步压迫敌人的空间,歼11/16系列的挂载能力,使得它们不必在第一次射击后就因为导弹射尽而退出战斗。

    郑辉的编队向着逃遁的F16,4机佯装追击,他同时请求指挥部允许他对敌人预警机进行一次突袭。这不是他个人的突发奇想,作战计划的目的就是压缩对手空间,敌人预警机是最终的目标。如果预警机被逐出战区,意味着阿格拉的地面雷达无法例行机动,而地面雷达存在着很大的曲率死角,这无疑是倒下的第二块骨牌。

    指挥机立即批准了攻击请求,但是指挥机上的宋宁,要求等到那架E3离开爱国者导弹最有效的防御区,再动手。如果有一队战机同时对爱国者雷达发射反辐射导弹,至少可以瘫痪地面防空一段时间,但是空军暂时还无法协同到这么精确的地步,暂时只能等待敌人自己犯错。

    郑辉紧盯着来自东南的雷达,那部爱国者阵地上的雷达跟踪着所有的目标,但是望楼正在远离它。地面部队在英迪拉机场发起的攻势,使得印度部队在新德里的防空区域,又大大地缩小了一块,这使得郑辉有了可以实施偷袭的空间。

    他不知道那架E3为什么还要保持原航线,也许他们还有一些有恃无恐的资本,或者附近还藏着一些自己看不到的兵力?如果空中还藏着F35,那么它们反而会受到很多的限制,无法应付突如其来的制空作战,这是在巴基斯坦战斗中总结得到的经验,隐形机必须面对如何在空中如何保持姿态的问题,它们的首要原则,是将比较隐形的一面对准对方的辐射源,飞行员满脑子都是这些,并且有时候也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被看见了,这势必会限制战术能力,当然对于双方的此类战机而言,问题是一样的。

    几天来,阿格拉基地的地面雷达与空中预警机一起支撑起巨大的空中防御,如同一道无形的墙阻挡中国空军突入走廊地带。这种配合关系看似完美,预警机需要爱国者导弹提供保护,而地面基地,则需要预警机对地空偷袭目标的探测能力,以确保不被偷袭,现在这种互相掩护的共生关系,将要受到挑战。

    郑辉等到了时机,突然率领编队向西南转向,向250公里外的预警机扑过去。他并没有急于跟踪主要目标,而是对相对小的宽度进行垂直扫描,以确保看到目标周围的护航战机。如果确实存在这些东西,它们准备应战的话,无论是改变姿态抢占位置、使用雷达或者打开弹仓都会露出马脚。

    后方指挥机先于郑辉看到了2个反射微弱的目标,在大致4000米高度急速爬升,正是过大的爬升角度,将其暴露出来,敌人果然还藏着一些东西。暂时还无法判断敌机类型,也许是沉默鹰或者F35,不过不大可能是F22。根据现有的信息,前两种战机大角度爬升时,对地面雷达仍然可以保持最大隐形状态,但是其进气道,对于空中雷达则会变得不那么隐形。

    敌人双机一闪而过,进而又不见了,不过郑辉大致掌握了这些目标的所在区域,目前E3仍然在8500米高度,而隐形机在更低的高度,在中距弹对射中将处于极端不利的位置。造成这种不利局面的原因可能是F35或者沉默鹰不够全向的隐形能力,他们转弯时也许需要利用F15C编队作为掩护,并且降低几千米的高度。

    自从在巴基斯坦南部吃了一些亏以后,这些飞机的出动,就变得十分谨慎起来,这确保了它们实际上一直没有暴露,当然也没有发挥任何的实际作用。

    随着距离接近,郑辉的雷达开始有所发现,可以断断续续地看到目标,暂时无法持续跟踪。不过相控阵雷达的快速扫描可以给对手施加心里压力,一旦对手打开弹舱,自己或许无法抢先开火,但是绝不会落后太多。此时另一个歼11双击编队也加入到了追击预警机的序列中,他们可以通过数据链看到敌人隐形机的位置。

    东部爱国者导弹始终没有开火,它需要面对更多更加迫近而又真实的威胁,郑辉正在远离阿格拉的编队,在ICC系统的优先排列中,排到了后面。

    编队中的3号机,率先锁定了一架敌机,并从特征判定为F35,敌人立即打开雷达做开火贮备。半分钟内,双方距离从70公里缩短到50公里,这次歼16竟然抢先射击,而敌人还没有进入到射程内。

    郑辉没有参与开火,他将节流阀推大底,加速向预警机冲过去。对手被迫在十分勉强的,相差3000米的高度差的条件下反击,仰射将大大折损导弹射程,但是他们并没有太多选择,如果不开火,甚至没有掉头逃跑的机会,一旦转过180°意味着这架飞机会变得不那么隐形。

    按照既定的战术,它们躲在稍低于F 15C 的高度,通过数据链获取战场信息。只有机会绝佳时,才突然杀出发射中距弹,预定袭击那些高度较低的攻击机,这样可以充分发挥导弹射程。但是节奏被打乱后,空中的攻防变得变扭起来。歼16占据的高度优势部分克制了其隐形优势,更别提对手的数量,简直是噩梦。

    尾随的歼11抓到了机会锁定了打开弹仓的敌机,他们试图紧追上去。F35打开加速向南方逃跑。它们被几枚中距弹撵出了战场。

    望楼预警机没有那么强的加速能力逃走。它只能降低高度,将时速提升到大约1000公里,而郑辉利用4000米高度优势进行俯冲和短时间加力获得了接近1.8马赫的速度。这将使得导弹获得极大的初速以及额外的重力加速度。

    他在10秒钟内,发射了4枚中距弹,然后向西转弯。2架新赶到的F16试图从200公里外跟踪他,他可以强行原路返航,不过也可以从王镇北的地面部队上方绕新德里一圈回去,敌人追击时,必须小心地面上的红旗导弹。

    还没有人知道导弹是否击中了目标,也许要等第二天天亮后的侦察卫星报告,大型飞机坠落燃起的大火不容易熄灭。无论如何,敌人被逐出了空中走廊。随后赶到的作战飞机,开始将袭击重点转向袭击阿格拉的地面设施,新德里的印度防空部队突然发现自己的压力减弱了,在制空权确立前,他们不再是打击的重点。

    叶林斯基的部队正陷入苦战,正面敌军主力正轮番发起攻击,试探他的防御弱点。M1A2坦克的贫铀装甲和同样材质的穿甲弹,可以确保阻喝对手不进入2公里范围,但是对手的火力还是让他吃惊不小。3公里外忽进忽退的中国坦克,随时都处于机动状态,即使射击也不停车。中国坦克的火力反应速度也较之美军快一些。它们躲在烟雾里靠近,突然出现迅速射击,然后转瞬又发射烟雾隐藏自己。而M1A2的理论瞄准速速,在这个战场大打折扣,一部分原因在于对手的激光对抗系统,总是在破坏激光测距,而对手的瞄准却不受此影响。

    暂时叶林斯基还能站稳脚跟,但是他发现对手的侦察手段十分之多,有人甚至发现中国坦克车长们,在炮塔上投掷小型无人机。部署在M1A2坦克部队后方的猎豹自型高射炮,以及那些老掉牙的,由盟国提供的M163近防系统,已经击落各种小型无人机,其中最小的和玩具差不多,有一些甚至完全没有侦察设备,不知道飞过来干嘛的。

    叶林斯基并不知道中国军队之前与印度军队作战时获得的经验,就是用大量低成本无人机,来掩护那些真正安装了高价值传感器的无人机。当然吸引防空火力,也是一些小型无人机的使命。

    日臻完善的美军防空,除了部分独立作战系统外,主要由爱国者信息协调中心(ICC)以及前沿防空指挥与控制系统(FAADC2)组成,后者的软件可以根据一定的轻重缓急原则,通过数据链分配优先目标,一般而言其针对的都是比较靠近地面部队的低空目标,该系统强调了反应的敏捷性,可以向无人机甚至迫击炮弹大小的目标实施反击,但是实际上无法真正分辨目标价值。

    中国军队通过简易无人机,消耗高价值的防空武器的战术十分有效,即使交换一枚价值不那么高的,复仇者系统发射的毒刺导弹,仍然具备其价值,至少可以提高侦察用途无人机的生存率,使之突破到更深远的地区。

    贺凡正在琢磨进攻的最后细节,他的部队还没有贫铀弹,所以进攻必须十分小心,敌人夜间的侦察能力十分强大,与印度军队不可同日而语。2个小时前,他的一个连过分在前沿暴露出来,立即遭到了一轮火箭炮袭击,可以说损失惨重。

    目前的情况,敌人在夜视距离和击穿距离上掌握了一些优势,但是数量优势始终在自己手中。敌人发射的无人机几乎都有夜视系统,一半的无人携带激光制导炸弹,但是总数很少,他的防空系统,仍然可以有效阻挡八成以上。而对手的防空武器来源比较复杂,通过link16数据链整合的前沿防空系统效率日臻提高,其后方甚至还部署了数量不明的激光武器,可以以较低成本消灭无人机。

    贺凡紧盯着屏幕,等待一架为炮兵展开侦察的无人机钻到敌人头上发挥视频信息,他的155毫米榴弹炮营还有半个基数弹药,绝对不能浪费,他希望把这些弹药倾斜到敌人坦克后方的炮兵和机械化步兵头上,能摧毁几个指挥部的话,当然更好。他知道敌人的一个旅级指挥部就在自己火力覆盖得到的区域,而敌人也一直在侦察自己指挥部的位置,他的一支电子欺骗部队,一直在后方模拟一个团级指挥部,下午至今,已经被攻击了4次之多,其中一次,对方甚至使用了ATACMS战术导弹。

    无人机缓缓向前移动,每当收到前方出现敌人防空火力新的信息,飞机就会修改一下航程,一绕开敌人火力,飞机通过下方的一片烟雾,那是双方坦克用来隐藏自己的通常手法。烟雾后面是一些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的悍马车,旁边公路旁低速行驶的轮式战车则显得沉稳得多。画面上突然一道闪光,随后无人人视野旋转着坠落下去。

    看来情报没错,确实是激光武器。

    “修理连,你们那里进度怎么样。”

    无法立即实施炮击,他只能先问一下6公里后方的修理部队,这是一个人员和装备加强过的单位,每个排都有一辆99式坦克同样底盘的抢修车,这是他快速推进的幕后法宝,自从他发起进攻以来,该部队修复的坦克以及其他装甲车辆的数量已经超过了250辆(次)。他在教导部队时就注意到修理部队的重要性,坦克是一种很容易抛锚的车辆,平时总是是损坏行走系统,战时则可能被打坏任何部分。

    “最新有3辆战车完成了履带修理,更换了几个负重轮,一辆更换了发动机零件。但是有4辆无法战场修复,只能拆除重要零件备用了,”修理连连长说道,“你知道,被末敏弹击中总是很麻烦,我没有更多的发动机总成。”

    连长说的确实是事情,末敏弹对人员的伤害不算大,但是总是自上而下贯穿发动机舱,这意味着发动机整个报废,如果陆航的直升机运输通道还存在,这些坦克还可以迅速修复,但是现在则不然。好的修理部队总是善于在零件奇缺的情况下,将一堆坏坦克拼凑成几辆能够作战的坦克,但是一旦某支部队落入敌人火箭弹散部的末敏弹范围内,情况就会很遭,因为大部分坦克都坏一个地方。</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w88优德88